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桃夭!!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164 2019.11.08 21:38

  “青儿”不知何时,声音已经,低哑,嗓子发干,快讲不出话来。他的女孩总是有办法让他幸福又无奈,这个小傻子,这该是他做的啊!满腔的情愫融入简简单单,又厚重万分的两字呢喃。

  看到许荆冉青压抑住自己,‘挺住,挺住,还有礼未成’

  桌上,灼灼花灯,烛夜珉亮,两方鸿雁书笺,那是——浣花笺。

  红枣捣碎取汁液,花生坚果粉碎,撒上,桃汁描红的两个,许荆并不太看得懂得涂画,上面写着‘结婚证’三字。

  虽然看不懂话意,看不懂涂画,但还能是什么,这是他两的婚书笺,画中的人儿不难辨出是一男一女,这就是他两啊!

  “这是我,这是你。”冉青埋着头,娇声解释。不怪许荆看不出来,也不怪冉青非得解释一番,因为这个姑娘画的是Q版漫画人物,写真什么的真的是呵呵——相差甚远,难为许荆还能认出来了。

  但她实在也是画不出来,美美的图呀,又不愿假手于人,只好自己动手。

  “在我们那里,成亲要照结婚证的,这里不能,我就画了一个。”冉青抬头,一顿,娇妍红颜,又接着“可我不想和你离婚,我就把这个做成了糕点…………”女孩自顾自的说着,话一套一套的,但却没发现自己,说的很多话在当时是没听说过的。

  冉青说的,什么“结婚,离婚”许荆从未听过,可并不妨碍,他理解意思,该是“成亲、和离之意”许荆静静不语,看着冉青,眸光闪闪,丹凤眼发着红火的光。

  “阿荆,我们那里,离婚要拿结婚证换的。”女孩抬头,郑重的说。“还有,我那里一生只能娶一个妻”

  “嗯,所以?”许荆答。

  “所以,许荆,你想好了,我们吃了它们,就不能离婚了,你也只能有我一人。”冉青小脸蛋红扑扑的,誩琰可餐。

  “好。”许荆郑重开口,“不过,青儿,你本就是我许荆这一世——唯一的妻。”一字一句许下承诺,唇角飞扬,眉眼钤镌,一手揽过旁边的人,一手拿过桌上的‘结婚证’。

  想他许荆半生张狂,黑暗踽踽独行,何成想过,有这样一人,踏风雪,过千山,熔炼了心。

  入口即化,清香四溢,是阳光,是幸福,是港湾,是彼岸,更是归途,今后也会有一人,留一盏明灯,照亮他的归路……

  两人互相对视,容颜不改,红烛光里,心有灵犀,相视欢笑。

  两人很快吃完,冉青噙着泪,笑颜顿开,心绪翻飞。

  还有句话她没说“好呀,许先生,余生多指教。”

  “好的,接下来的仪式交给我吧,许夫人。”

  许荆缓缓一笑,骨骼分明的清瘦修长手指,挑起薄薄的云纹绉纱,娇颜初露,如仙似灵。

  冉青是被饿醒的。

  醒的时候,身旁的人还未醒,冉青看着旁边人阿荆睡颜,红满的脸庞。

  长长密密的睫毛,过分好看的丹凤眼,英挺的鼻,薄薄的唇,清润的的容颜,在日光洒满下的卧房里,静谧安静,怎么看都是无害而纯真,昨晚,怎么就,怎么就…………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呀——”女孩一声娇吟,接着整个人都滚到男孩的怀里,原来是紧紧箍着她腰肢双手作怪。

  “夫人,大早的看完了为夫了吗?满意否?”许荆清润的嗓音里挟带着一丝狭促明亮的丹凤眼渐渐睁开,眸光盈盈,似水似镜。

  冉青一愣,或许是昨夜之过,怎么听都觉得那个‘满意否’并不简单是她现在理解的意思,一刹红晕蒲然,

  “……满意。”她槑呆的回答。

  带着狎黠的问道“夫人,这回答模棱两可,到底是满意为夫什么呐?容颜?还是……”

  “许荆!”冉青确定了,不是她想多了,事实就是如此,这人现在满脑子黄色废料!!

  “好好好,不问了。”好吧,小狐狸炸毛了,不逗了,说着,伸手摸摸顺毛。

  闹了一会儿,两人起床,唤来下人,然后前往饭厅吃饭。

  吃过饭,许荆去了渠令阁。本来许荆跟冉青说,陪她出去走走,冉青却赶他离开。

  虽然是新婚第一日,但冉青并不愿耽误许荆的事情,咳~还有,女孩子的一点害羞不自在…

  许荆走后,冉青也自己收拾一番,然后去了九居楼。

  冉青走的是九居楼的后门,到场的时候,已经是申时(现在15时到17时)了,但这时的九居楼,仍旧是人声鼎沸,车马流水,熙熙攘攘。

  锦娘看到冉青的时候,吓了一跳,眉头一挑,“哟,我们的阁主竟然舍得放人。”边说着,边让人坐下。

  “锦娘,你就别笑我了!”冉青羞红了脸,有种手脚无处安放之感。

  “怎么样,穿上那件衣服,怎么样,许荆有没有,嗯~”,“扑过来”锦娘一脸八卦的盯着她,眼底的精光让冉青有种看到狗仔的错觉。

  “呀,锦娘,九居楼昨天的营业额怎么样?”冉青拙劣的拉开话题。

  “哎呀,小丫头还害羞了,锦娘是过来人……”但看到冉青躲躲闪闪的小眼神,快要蒸熟的红璞璞的小脸蛋儿,好心的不在提及“好吧,放过你了。”

  然后两人正经的讨论起营业额的事情……

  说到一半的锦娘被下人不知何事唤了出去……

  冉青紧绷的那根线才松了下去。

  ‘怎么样?’简直只能用两个字形容。

  ‘甚好’

  四个字“真TM好。”

  还有衣服,是和舞女和表演者的衣服一起赶制出来的一套衣服——一套朱红色纱衣,对的就是那种若隐若现,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不显真面目又令人向往的衣服………………

  当时衣服回来时,冉青半夜敲开锦娘的房门,在锦娘赤裸的目光下,一脸娇羞的让锦娘帮忙绣上一幅鸳鸯交颈图——因为在当时,成亲的习俗女方要自己绣新房衣。

  这对于冉青来说,不是一般的难,所以…………

  这衣服本是冉青在此计划里的重要的一环,因为许荆和她并不是第一次躺在一张床了,但除了那次,哦不对加上那次,也并没能发生什么。

  所以这件衣服的作用不言而喻,对,就是用来——咳~咳!勾引许荆的~~~

  但事情并没能如她所愿,在吃完两人的‘结婚证’浣花笺后,她的,合衾酒是被许荆一口一口,亲口哺喂,烈软茹烟——

  然后入了芙蓉帐后,一切都乱了,乱的入髓入骨,入媚入魅……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发了!!!????????????   前面两次都被吞了!哭????????????!!   自己觉得已经清水委婉的不行不行啦!但无奈¬_¬`,还是发不出来!   想看完整版那就去我的微博吧!上一次被屏蔽的那章,这次一起发出来哈!!!   还有啦!亲们!不求月票,可总得让我看见你们在看文吧!   不要潜水!不要潜水!不要潜水啦!????????

2019-11-08 21: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