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向死而生!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096 2019.09.21 22:32

  “额……就是,就是,对了!你看,‘黑夜’就指是漆黑的天空,‘星辰’是无尽的光与爱。都说人死后就会变成天上星星,守护地上的亲人,指引归途,星辰为黑夜而生,由死及生,向死而生。对对对!向死而生,你看这多么的贴切,多么生动形象……”边说还又边用手比划。

  ‘归途,彼岸,星辰,黑夜,由死及生,向死而生!可不就是吗?!’许荆笑看着眼前喋喋不休又手舞足蹈的女孩,眼里满是化不去的温柔。

  第二天,冉青突发奇想,让许荆用‘黑夜’让别人看不见她。接着更是抓着许荆在风月楼里偷张妈妈的镯子放在王妈妈的房里,偷小管事的蛋(其实是她的)……偷看看风月楼小姐姐洗澡,看小伶人哥哥洗澡……哦不,最后一项的时候被黑脸的许荆带走了。

  总之一阵鸡飞狗跳,至此之后,反正许荆就再也不给她用‘黑夜’了。这为后话。

  云京的早市特别的热闹。小铺刚刚出炉热腾腾的包子,馒头,刚煎的油饼,葱饼……街边早点小吃馄饨,面条,一句话!应有尽有。

  赶集的人群,提着鸡笼,赶着羊群,挑着扁担,装着各家的东西。大些的酒肆、酒楼、客栈稀稀两两的开着铺子,偶尔坐着一两个酒鬼,期间夹杂着小二的怒骂声。

  满大街上各类的吆喝声,叫卖声,说话声……不绝于耳,人声鼎沸。

  刚刚露出点白光的浅蓝色天空下,充满了烟火气息,人的味道。这是人间,是生活。

  冉青和许荆混杂在人群中,像两颗水珠落入大海里,悄无声息,无影无踪。

  这不是冉青第一次出来,虽然风月楼规矩深严,但冉青凭借着自己花一般的交际能力和贿赂技能,每三个月也能够出来一次。但这次有了许荆,这件事显然变得容易许多。

  想起昨晚自己跟许荆说自己要逛早市时他的眼神和态度,冉青就不住的想笑。要让这个洁癖男跟她去逛早市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但冉青经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其实就是武力镇压和碎碎念,许荆还是黑脸答应了。

  在早市,凭借冉青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口才,冉青的鸡迅速以一个很好的价格售出,冉青老母亲般慈爱的目送自己养的‘娃’离开后,眯着财迷一般的眼,拖着身旁面无表情的许荆买早点。

  由于钱实在深得她心,买包子时冉青吼得豪气云干,

  “老板!肉包子!”‘肉’字强调的特别明显。

  声音过大吓了小摊老板一跳,但也笑眯眯的回头,一见是个乖巧的女娃娃还特别温柔的问“几个呀?”。

  “三个”冉青说着还用手比了个仨。旁边的人看着女娃娃,拉着戴黑斗笠走后,也莘莘的笑了,这女娃子长得是可爱,但实在是……

  在小姑娘说出3个的时候,包子铺老板的脸明显就黑了。要不是她身边的戴斗笠的男的气场太足,他觉得老板能够和这女娃娃干一架。

  冉青买的三个肉包子,自己一个,许荆两个。因为许荆是带她出来的功臣,哦还有还有,提鸡的功臣。

  小巷子里,看着许荆一言不发,啃包子的俊俏小模样,莫名的冉青感觉自己有点委屈他。

  咳咳,想什么呐,一点不委屈,以前领她出来的小姐姐们,一个包子都没吃过!

  吃过包子,冉青在裁缝铺扯了几尺布,买了一些小零小碎,准备打道回府。

  穿过嘈杂人群,走到风月楼西巷围墙外的竹林时。看着前方提着她买的各种东西默默走路的人,

  “许荆”冉青突然轻轻出声。许荆回头看她。

  “你…”冉青低下了头,又抬起来,似乎决定了什么,再开口语调已经变得轻快

  “你不走吗?还要赖在我这儿?”她一脸戏谑的仰头看他。

  从刚开始遇见,她就知道他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人怎么会被追杀?

  西巷或许是整个风月楼这20天来紧张的气氛,虽然外院并未波及,但她不笨,她能感受的到。

  她活了两世,不知是否得罪老天,两世的身份都这么的卑微弱小。上一世无父无母被政府和社会养大;这一世是个丫鬟,他妈的还是个粗奴仆,好不容易才是个三等。

  这两世她都活的谨小慎微,默默无闻,虽然是个乐天派性子,善于在人群间游走,但其实性情淡漠,不会与人深交。如若放在芸芸众生,广袤无垠的人海中就根本看不出来,找不出来。

  她本想一辈子就这么安逸过下去,无情无欲,自由自在,但奈何出了一意外,她遇到了许荆。

   这个人和周围所有的人不一样。他有时特别好,有时又特别讨厌,他抱着一颗她不太清楚的心,确是一心一意的对她好。

  这二十天,似乎总是她在吵在闹,他好像总是默默听着,时不时逗逗她,好像这已经成为了习惯。“习惯”这个今天突然想到的词。她愣了一瞬,她心里有些发凉。

  她不在乎他是不是坏人,杀没杀过人,自己会不会有危险,就是突然想到他会走,心就漏了一拍。

  没事,才20天,这习惯不吓人,还能改,可久了呢,她不确定!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许荆回过头看着女孩巧笑倩兮,一脸骄傲的看他。虽然语气语调眼神姿势学了个十成像,可女孩毕竟不是演戏高手,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指甲掐得自己的手都泛白了,何况女孩儿语气里那一丝丝的抖动。这瞒不过许荆。

  许荆沉默的向她走来,半晌,伸手抱住了装酷的女孩。脑袋搭在冉青头顶,悠悠语气道:

  “我好饿,青儿”。

  冉青在男孩的怀抱里愣了有十秒,直到许荆幽怨的语气传来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开口“没钱了,回家吃”语气十成十像是一个母亲对个不听话的孩子。

  许荆笑了,声音悠悠扬扬,温温润润。

  冉青听到笑声,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啥,猛地推开许荆,黑脸道“笑笑笑,笑屁,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洗碗喂鸡,别想吃白饭!”

  这回轮到许荆黑脸了,弱弱的问“喂鸡,可以算了吗?”

  “哈哈哈哈”,看到许荆吃瘪,换冉青开怀大笑……

  天边,火烧云天,初阳破层,光芒四射——今天,是个好天气。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今天的正常章节哈!   求喂养!!

2019-09-21 22: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