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看不见??许荆是鬼?!!!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239 2019.09.21 21:08

  这是许荆早就料到的结果。这些人千算万算,即使想到了风月楼,想到西巷,想到景苑,终究不会想到西巷景苑外院,这个小小的地方,会有他们需要的人。更料定了他们不敢大张旗鼓的进行找人。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太阳一缕一缕的穿过纸糊的窗户,照在床上的人身上,穿着粉紫色睡衣裙的人,搭着身上搭着的薄薄凉被。漂亮的睫毛在斜斜的晨阳之下粒粒分明,白皙细腻的脸颊上细细的绒毛都能看得分明,许荆眯着自己狭长的丹凤眼,默默看着眼前的美景。

  睫毛扑闪一下,再扑闪一下。要醒了。

  冉青眨眨眼,睁开眼睛就看到逆着晨光中的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洋娃娃’,柔然的光线穿过两人中间小山高的被子,习惯的伸手揉揉许荆软软的脸蛋。

  呀!一天的好心情从rua许荆开始。嘻嘻。

  眨眼之间,许荆就在这里待了有一周了。这一周里冉青算是简单的了解了许荆这个人:

  面上温温润润,冷冷清清;可其实骨子里焉儿坏又小气,还极度缺乏安全感,特别喜欢抱‘人’。

  对!这个‘人’就是她。‘关键是,他就认识自己呀。’,冉青这样说服自己。在多次抗议无效之后,冉青默认他这个举动,关键被帅哥抱的感觉着实不错,满足了她心里那一份小小的虚荣。

  许荆也悄无声息的融入冉青的生活,更知道了冉青是个‘脑补帝’。

  只有你做不到,没有她想不到,各类天马行空,浮想联翩……。

  惊奇的是外院里竟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人的存在。不是冉青想吹这人的牛实在是这人的实力不得不让人佩服……

  有次月夜,他两走过九鲤湖,那时月朗星稀,清风微掠,红鲤跃空,波光粼粼,静影沉璧。

  冉青如同孩童发现宝藏一般欣喜雀跃的喊“太漂亮了,太漂亮了。”

  “嗯嗯,好漂亮”身后红云少女般的娃娃音传来,接着,红云的探头过来俯身看池塘。

  冉青身体僵硬了一秒,咽了咽口水,跟着小姑娘欣赏,其实啥都没看进去。

  ‘看小姑娘眼神,应该没发现许荆吧,许荆反应真快,许荆去哪里了……’,脑子的各种想法蜂蛹而出,简直快爆炸了。

  转过身,清逸俊朗的少年,沐浴在月光下,眼角含笑,戏谑的看着她。

  冉青往常看着这幅面容,总会有些痴迷,如今跟见了鬼一样。小脸惨白,杏目瞪圆,红唇微张,在月光下一副见鬼的模样,腿软的站都站不住。

  许荆没想到冉青反应这么大,一个箭步冲上去,在冉青即将软倒前抱住了她的腰。

  动静幅度有些过大,红云奇怪的转过头来“冉青姐怎么了?”一脸纯真无辜表情。

  冉青僵着身体试探的问“红云,你,咳……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红云一脸疑惑。

  ‘什么东西?拜托,小妹妹,眼瞎到这种地步了?她后面这个活生生的人呐!’

  “冉青姐,怎么了?”看见冉青一脸惊慌样子,红云焦急的开口

  ‘是她挡住了光吗?还是……’冉青将身子往旁边挪动一点,腰上的手暮的一紧。

  虽然没能移动多少,但在冉青眼里许荆半个身子都已经露出来。

  红云看着自己的冉青姐向旁边移了一步,一脸暗示的盯着她,脑子转了几道弯,也向周围望了望。有什么?没有什么啊?!心里一百万个疑问。在冉青炽热目光注视下,小心翼翼的开口“有,有老鼠?”

  冉青心里早在移动后就紧张到了极点,看着环顾四周的红云慢慢转向她身后时,更连心都快蹦出来了,随后眼神里更似有小太阳直直地盯着红云。

  背后的人似乎在笑,笑声应该被抑制住了,但是有些抖动的手和她耳畔的气息出卖了他。

  最终在红云开口之后,冉青确定了,许荆只有她!——看!得!见!。

  飞快的打发掉红云。冉青一脸不可言喻的看着许荆。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难道许荆不是个人?是个鬼?……猛地一下就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鬼片,一个人走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走着,走着,突然一个鬼张开血盆大口……啊“唔唔唔,唔”

  许荆眼看着面前的小女孩,脸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看他,一会陷入沉思,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冉青心里想的。心里一阵乌鸦飞过,真的是服了这人的脑补的想象力。

  在即将来临的‘高歌’前一手捂住的她的嘴,一手揽住了她的腰,好笑的开口:“活的,想什么呢。”又牵起她的手,向她往常清晨一样,戳他的脸。

  耳畔滑过的温热气息,指尖柔软的触感,温润又略带无奈的语气,都在告诉冉青这人是个人,是个活生生的人!

  亏自己还是个现代人,竟然相信这什么鬼神之论,罪过罪过。尴尬一笑,问“那是怎么回事?”

  “药物作用,她中了‘黑夜’”许荆回她。

  “‘黑夜’,什么东西?我为什么没有中?还有,你什么时候给红云下的?”冉青无数多的问题。

  “‘黑夜’,是一种根据下它的人要求,使中了黑夜的人不能够看见规定之人的一种药。你能看见是因为你吃了‘星辰’”好似能读懂冉青的心,又接着说,“‘星辰’就是‘黑夜’解药,还有不止刚才那个人,整个风月楼的人都看不见我”说的时候许荆轻轻摸了摸冉青的头,活像个丈夫面对不讲理的妻子的神态。

  “整个风月楼!难道你天天晚上不睡觉,去下药?你……”

  我K,男的就不说了,整个风月楼,那么多女的,半夜不睡觉,偷入闺房去下药。关键下的还是让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啧啧啧,这情节tm怎么这么像,像,对了,采花大盗!这情趣不是一般的高,这……冉青欲言又止,一脸黄色的盯着许荆上下看。

  “嗷”额头重重的挨了一下。“你打我干嘛”冉青一脸气愤的控诉。

  “你一天天,脑子里装了些什么”,许荆真的被冉青的脑补弄得的都气笑了,“我有那么闲吗?……风月井下的药。”

  风月井,对哦,风月楼的生活用水都是在那里。自己蠢死就算了,干嘛还表现出来!

  “怎么,要不我给你下个黑夜,”许荆突然出声。

  冉青抬头看他,一脸茫然,明明白白写着;为什么,为什么?

  “来个夜探闺房,这不是情趣嘛。”许荆看着她,丹凤眼上挑含笑,美若琉璃。

  沉默……冉青脸发了烧,笑嘻嘻的对着许荆眨眨眼:

  “这玩笑好好笑,哈哈哈……,呀,许兄你这药的名字取的好啊,甚美,甚美”强行转移话题。

  “怎么个美法?”知道她转移话题,许荆也不戳破,顺着他的话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