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比试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098 2019.10.08 23:46

  旁边的则红乣一脸的兴奋,“好,这这样办”江湖里行走过的就是喜欢比式,不兴光说不练假把式那一套,谁赢谁就有说话权。

  许荆听了,没说话,丹凤眼微挑,清润的绝世容颜一伫不伫的看着冉青,深邃的凤眸静静直直望进冉青的心里。

  那意思很明显,冉青看出来了,‘青儿,愿意,则去,不愿,则不去’

  冉青被许荆看着,心里暖流默默滑过,突然间就不怵了,反正不管如何,许荆都在身边,怕什么,他在呀。

  更何况管理一个酒店,虽然确实是很难,但她冉青来自未来,怎么也比古代的人们多些创新头脑的吧,她冉青可以输但是绝对不能认怂,

  “锦娘,这个战书,我接了。”娇软的语音带着一丝拦不住的英气。

  “好。”锦娘也开口,“今日,阁主和红乣,做一个见证。”锦娘的语气里,那一丝的不愉悦,已经散去。

  许荆悠悠点头,红乣也点头。

  回去的路上,冉青默默的坐着,刚刚那股子劲儿过去了,现在想想心里还有些后悔。

  她看了看许荆,脑子一转,扬起一个憨憨可巧,又眸眼娇媚的笑容。“亲~爱~的,阿荆~……”冉青压低声线,拖长音儿,声音‘装模作样’,可却是娇润柔呢有着说不出的好听。

  许荆头一转,就看见女孩,BlingBling闪着懵懂的杏仁眸,巴巴地看着他,“怎么啦?”许荆问。虽然心里差不多已经有了答案,还是想听女孩说。

  “阿荆,要是,要是我没办好,你能不能……放点水呀?”冉青眼巴巴的看他,嫩白纤细的小小柔夷抓着他乌金锦长衫,一晃一晃。

  许荆但笑不语,凤眸微微上扬,牟若星辰,还未开口。

  面前的人儿,突然有了动作,清润的脸颊上,留下樱唇刚刚印下的濡湿痕迹,鼻前好似还有那股奶馨香存留。

  许荆将刚刚的话压下去,温柔目视自己的小姑娘,冉青上道的将刚刚的动作再次在另一边的脸颊上复制。

  “好了,这下可以放水了?”冉青小脸红扑扑的,满眼的询问。

  “…青儿,我什么时候…答应…放水了。”漂亮的薄唇,往常觉得迷人的声音,此时吐出的一个又一个字,冉青觉得都很不可爱。

  “那刚刚!”冉青怒目圆睁.

  “刚刚如何?”往日清冽的嗓音如今上扬好几度,满满的坏因子的狡黠。

  冉青一时语塞。“许荆你无赖,收了我的贿赂还敢不做事!”

  许荆笑着将炸毛的姑娘拉回怀里,还边说“我还以为是青儿,想亲我呐”语气里委屈满满。

  竟还是我的错了,冉青被许荆突如其来的委屈语气弄得一懵,“不管,不管反正你收了我的贿赂……”

  许荆微笑“那好”,说着就往冉青那边去了。

  被阴影覆盖的冉青,没能明白这一句‘那好’是什么意思,等到明白的时候,那句“概不退货”已经说不出口了,因为小檀口连带着丁香般的小舌头,和这未出口的话一并被吞去了。

  最终冉青的没能让许荆对自己放水,倒是咽了不少的水……。

  冉青的贿赂之路,也是艰难崎岖,半路夭折,但是最终虽没能得到放水的权利。可某个心情极好的人,也答应了被压迫到无法反抗的孩子,场外支援的要求。

  第二日,马车。去天居楼的路上。

  “哎,明明可以做个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菟丝子娇艳花,可怎么偏偏就是如此的引人注目,光芒万丈,还是被发现了,哎呀挡不住、挡不住,我就是耀眼的光芒,蒙尘的明珠,皎皎美人,闭月羞花。藏不住,藏不住……”冉青又开始演戏了,自恋的要死的话一句一句的往外蹦。

  “……”许荆已经习惯于她的抽风,虽然不是一般的魔性,但许荆知道这是冉青的解压和缓解紧张的方式,抚抚冉青的背,拍拍冉青的手,许荆开口,

  “去吧,青儿。”

  冉青作势起来,“我走了”声音云淡风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禾苗走了”唤着就下了马车,进了天居楼。

  禾苗是冉青在离开瞿江时救的一个小丫头,不过五岁半大点就被扔弃了,冉青路过时不忍心救了她,跟着冉青三个月多了。

  天居楼锦娘在门口接到了冉青,往后面瞧了瞧,半晌发现只有冉青一个人和旁边的禾苗丫头的时候,愣了愣。

  “原以为,你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的人物,如今竟然敢单刀赴会,面不露惧,走不生怕,却是有胆量有魄力。但许荆这小子也是太放心了也不怕你被我吃了,你还是考虑下?。”

  锦娘声音爽朗,她欣赏的就大肆赞扬,不喜欢的就批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清晰明朗,单刀直入,却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冉青笑“既然答应了锦娘,就该是我一人前来,说好了我不能失约。”面上端的是一贯的云淡风轻,优雅大方,悠然得体。

  内心却是无比的悲壮,慷慨赴义‘锦娘,其实我就想当个花瓶的,当个花瓶挺好,有吃有穿,还好看,有啥不好。’当然这些话冉青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她是不会自己美好形象抹黑滴。

  “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锦娘发问。

  “首先啊,就从吃开始吧!”冉青淡淡答。

  “吃?”锦娘脸上迷惑夹带着隐隐不相信

  “青侄媳妇,我们这个赌约不是开玩笑闹着玩的啊,最后你输了,阿荆和你会输掉一万两的!”这钱是最后两人赌约的赌注。

  “我知道的锦娘,我心里有数的,现在我们吃饭吧。”冉青微笑,甜甜对着锦娘说到。

  ‘我真的不带玩的,那白花花的银子,赚了是我的’冉青心里喜滋滋的,想起许荆昨天和她说的话,赚了算她自己的,输了算他的,虽然这钱不好挣,但一想到就是满满动力呀。

  冉青将菜,每个都点了一份,被怕吃不完,冉青通知厨房弄得精致小份,不一会儿,菜陆陆续续的上齐。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冉青让奴仆将厨子从后厨房请出来。

  第一道芋圆粥,芋圆软糯,入口即化,还带着芋圆特有的味道,确实是不要太好喝。

  冉青抿抿唇“很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