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青儿,哭了T﹏T?!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240 2019.09.24 07:51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出去了,还没回来?”

  “是不是药效失效了,被被人抓了?——是不是西巷太大了,迷路了?是不是,是不是……”

  冉青想不到了,真的想不到了,她想到无数种的假设就是不愿意想——许荆是不是走了。

  明明她知道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假设,许荆办事出去,因为怕她担心,每次都是说过的。

  药效失灵的可能性,许荆被抓的可能性,还不如彗星撞地球来的大。

  至于说迷路,怎么可能呢?!冉青几次出西巷,都走的是不同的出口,不同的路,——全是许荆找的啊!

  但她就是不愿去想。她根本不承认!!

  走,许荆不会走的,他答应过她……可答应了什么,他好像只是说自己饿了。是她想的那样吗?他到底答应过吗?冉青想得脑袋疼。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怎么能想不起来呢!”冉青抬手就锤自己脑袋,忽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像山洪爆发,像河水堤坝,像台风袭卷,海啸突发…止不住了。

  冉青任由泪掉下来。她其实知道许荆走了,就是不想承认,每次起床的时候,许荆都会在的,许荆出去都会说的,许荆……

  可是她明明知道就是不想承认呀,她去木屋没找到人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许荆走了——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承认。

  她固执的认为,坚持的以为,回去的路上,她与自己斗争。

  ‘许荆走了,许荆没走’两种声音吵得她头都大了。可是她就是不死心,明明知道结局,就是抵死不认。

  她一步一走,拖慢速度,一望一喊,给自己打气。仿佛如此老天就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就如同自己希望的那样。

  但路终归是会走完的,结局总该是要面对的。

  冉青下午就一直坐在小木屋内,一会看着许荆写过字的纸,一会看看窗外的景儿,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一言不发………

  等到夜半十分,月亮高悬,茶水换了又换,冷了又冷,冉青回了院内,上了床。

  第二天一早冉青从床上醒了过来。她已经从最开始的伤心欲绝到麻木不仁演变成了如今的终极状态极度愤怒,

  “妈蛋,小白脸,吃我的,穿我的,还跟别个跑了,白眼狼#####*********”咳咳,这话听着很像包养了个咳咳。

  冉青今天好心情从骂许荆开始,她怒骂着从床上爬起来。兴致颇好的吃了饭,将工作安排好。

  对的,这才是冉青,积极阳光,像个太阳,她也从来都是这样,她允许自己伤心,允许自己崩溃,但过期作废。

  接下来的两天冉青该吃吃,该玩玩,日子又似乎回到了曾经那般……

  甜美容颜,轻轻呼吸,薄薄月色打上底色,在慢慢晕染开来……,

  许荆进屋就见到这,浮动了3天的心终是沉了下来。悄无声息的钻入被窝,温暖的气息将身上的寒意覆盖,淡淡的香馨萦绕,许荆满足的闭上眼。

  窗外一轮圆月,世界静寂,万籁无声。

  清晨的日光,暖暖的跳跃在冉青的脸上。

  眼睑微闪,冉青睁开眼,这一夜她睡的出奇的好。

  安心且温暖,如此的暖感,让她习惯的伸手,温软的触感,被揉的许荆发出几声咕囔,修长有力的手一捞,冉青就被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冉青贴着温热的胸膛,入眼的是俊朗清润的容颜,静默好久,随即立刻的反应过来。

  她挣扎的想脱离许荆的怀抱,无奈许荆箍的太紧,一时半刻弄不开。

  许荆:“青儿,别闹,好困”说完许荆箍的更紧了。

  温润轻软的调子,带着些起床时的奶气。毕竟如今的许荆不过16而已。

  冉青吃了个闷亏,但看到许荆眼下明显的黑眼圈,还是不动了。

  “别想多了,我就是等着许荆清醒了,好算账,算算他那些天,吃的用的睡的用了多少,全要还给她!!!才不是心疼,绝对不是!!!”心里立了个flag,冉青竟闭眼睡了过去。

  ‘砰、砰、砰’敲门传来,

  “青姐,青姐,你怎么了,生病了吗?”红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猛地冉青就惊醒了,“我艹,我艹,怎么睡过了”心里一片哀嚎。

  猛地坐起来,脑袋供血不足,眼前一片漆黑,眼见着倒下去,下一秒倒入了温热的胸膛。

  修长的手适当的按着穴位,冉青倚在许荆怀里,慢慢的的眼前恢复清明,见着许荆蹙着眉头的模样,果然下一刻许荆低声开口:

  “又不听,说过的别起那么急,还疼吗”心疼又无奈的语气。

  冉青盯着他,摇了摇头,忽的有种想哭冲动,冉青按压住了。

  门外红云还在询问,冉青整理了情绪,开口:“红云,我有些感染风寒,睡过了时间。”

  两人又是一番问候,最后红云带着任务离去。

  竹林,小木屋。

  木桌上,三菜一汤,许荆冉青,坐在各自对面,冉青一脸无所谓,提筷,吃饭,许荆什么都不做,就看着她。

  冉青自顾自的吃,终于吃完了。许荆的耐心也有些告罄,在冉青又熟视无睹的将自己的碗筷收拾好,准备走时,许荆起身箍住了她的手腕,

  “我们谈谈。”这是个陈诉句。

  冉青挣了挣手,挣不开,就干脆放弃,转头瞪他。

  许荆:“有事就说清楚,不要这样。”

  许荆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冉青莫名就不太敢作下去,转头又想自己干嘛怕他,一声不吭就走的人又不是她,她没错,有了底气。

  冉青:“你,坐下”抬头才看的到许荆的脸,冉青莫名觉得气场不太足。

  许荆被她这话说的愣了一秒,反应过来这小姑娘的意图,莫名就觉得想笑,但怕小姑娘炸毛,又只好装的一脸严肃。

  冉青看着许荆坐在了小木凳上,凳子不太高,冉青比许荆高了半个脑袋,

  ‘对嘛、对嘛,这样才有上司训人的气势!’冉青心道。

  冉青:“你错了没有!”许荆敢肯定这不是个问句。因为早就摸熟了冉青的性子循着的点个头。

  冉青:“错哪里了!”许荆正想着自己哪里招惹了这个小姑娘。冉青就爆发了:“许荆,你md####****……”刚开头就是一连串。

  许荆蹙了蹙眉头,:“冉青,好好的说话”清润的调子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冉青习惯性的一瞬就收住了骂人的话,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干了嘛,顿时火冒三丈,自己干嘛听他的:

  “md,许荆你nn,你还敢凶我,明明是你错了,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你还有理了,你吃我的,喝我的,还睡我的,你####******……”

  冉青的情绪,就像突然找到了缺口,爆发了!

  倏而,却忽的泪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昨晚有事没来得及更文,在此,先道歉道歉哈!本文属性甜,前期走的情感线路,属于搞笑暖文风,后期男女主长大了可能会走上腹黑的宫斗文风格,但这只是我希望的啦!最终写成怎样,还要完结后再来评断。但,入坑的小伙伴,别跑哈!都要带着小板凳,好好坐着听我把故事讲完哟!

2019-09-24 07: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