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秘密点?狗血言情剧!!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117 2019.10.17 09:19

  第二日,天居楼关门。旁立着牌匾‘停业整顿十五天,对新老顾客带来的不便,敬请原谅……’

  天居楼内

  下人1:“小姐姐,这个东西?”

  冉青:“搬”

  下人2:“小姐姐,这个屏风阁廊?”

  冉青:“拆”

  下人3:“小姐姐,这个舞台?”

  “拆”

  “…………”

  “…………”

  一上午,冉青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拆’,“搬”

  ‘小姐姐’这个称呼是冉青让别人称呼的自己的,因为这里的人见面喊一句‘小姐,’又见面又是一句“小姐”,声音语调不一,抑扬顿挫,喊得她仿佛真的是个“小姐”。

  冉青心里悲催,但要让他们喊自己夫人就是明摆着自己是个关系户,还是级别最高的那种(虽然本来就是的),今后交往很不方便,所以权衡之下,她取了这个称呼,听着舒服,用着安心。

  忙活一上午后,天居楼空了,所有的东西,搬的搬,拆的拆,空空荡荡,就剩一个结构。

  完了之后,冉青给天居楼全体人员放了半天假,也给每个人不多不少的一些分酬,上台讲了一番话,就是些,今后一起努力,将天居楼建设的更好客套话。

  下午白仁居(锦娘红乣的住所)

  冉青和禾苗上门拜访。

  锦娘:“你不专心的把天居楼建好,到我这里干什么?”

  冉青甜腻腻的笑,微微鞠躬:“晚辈之前很多得罪处,还望锦娘海涵,瞿江此地我初来乍到,有些事还得请教锦娘?”

  锦娘:“哼,青侄媳妇,别以为对我说两句好话就能糊弄我,最后你输了还是要给钱的”。

  “自然”冉青微笑。

  “行,什么事?雅苑谈。”锦娘大手一挥,喊人进苑。

  ————————

  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一个小时后八杏楼包房(如今瞿江最火爆的酒楼)

  “三位客官,吃些什么?”小二殷勤道。

  “最好的,招牌的,全上。”禾苗声音洪亮,圆润润的小手一拍桌子,黑眸睥睨小二,穿的金黄色的圆月流杏群。

  对面带着帷帽的冉青、锦娘“……………………”头顶一片乌鸦飞过。

  冉青心道‘……小可爱,我让你装的傲娇大小姐,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好的,小姐,马上。”小二一转身,退出去。

  “小姐姐,我演的怎么样。”小二一走,禾苗就笑嘻嘻的邀功。

  不愿打击禾苗的自尊心“很好”,锦娘和冉青同时说到,但解下帽子是看到对方的无奈、扶额。

  小姑娘开心得快跳起来,边开心边喃喃自语“我就觉得我还行”

  东西很快上齐了,在禾苗‘严厉’呵斥与教育下,包厢无人打扰,锦娘和冉青摘下了帷帽。

  精美的菜肴摆在方木桌上,一盘盘娇艳欲滴,秀色可餐,没吃就感觉心情愉悦,起筷,三人淡淡的品尝。

  “确实不错,不愧为八杏楼”锦娘开口。

  “品相好,味道也不错”,冉青悠悠开口,“可口味上,我却并不觉得胜过我们家很多”没有奉承,抬高天居楼贬低八杏楼,冉青陈诉自己的感觉。

  话锋一转,冉青看着锦娘开口“锦娘,不知这八杏楼,又何镇楼至宝,才能稳坐第一?”

  锦娘看着冉青,笑,“你个小妮子,确实不简单。”向着前方厢房的纱帘扬扬下颌,“重点在那里。”

  纱帘望出去,是个精致的舞台,楠木精雕细琢的背景,加上梦幻的帷幕帘子,身姿妖娆的异域舞女,一张一弛,一舞一动,极尽风姿美感……

  ‘肯定不是这个,不用问,冉青也知道不是这个。’冉青双手托着自己的桃腮,望着舞台。

  一舞落毕,赢得满堂的喝彩与掌声。

  半刻钟后,台上搬上了,屏风,帷帐……,接着上来了一个孩子般的少年,身穿白袍,一个少女,条红粉柔,穿的金丝雀锦。

  从搬上东西到舞台的时候,楼里就响起来掌声,从头到尾,持续不绝。

  冉青知道,重点来了……

  出了八杏楼,锦娘都在,跟冉青念叨刚刚的那幕戏。

  “太感人了,你说旧仁怎么就和无念死了呢?”

  禾苗也是一张小脸哭的惨兮兮的,梨花带雨。还边说“对呀对呀,太感人了呀。”

  冉青“……………………”

  内心苦笑,确实挺感人的,感人的她全程姨母笑,还TM不敢笑出声来,憋得胃疼,因为旁边两个女的,一个抹眼泪,一个连哭带喊。

  “…………”

  刚刚舞台上表演了一场戏名曰‘断肠’,一段生死恋。

  按理说确实挺好看的,一男一女,书生秀才爱上官家小姐,官家小姐父母不同意,要让女儿嫁给官家公子,………………此处省略百个字,反正就是一番波折,演变成两人双双跳崖殉情。

  今天演的就是跳崖那段,前面的一大串戏是锦娘看冉青没哭,后来给冉青说的。

  冉青听锦娘讲的时候,听到前面的时候,什么书生秀才爱慕官家小姐,什么公子,内心就差不多明白了全剧情,听完之后,才明白原来前世看过的言情在这里都不算言情,狗血都不算狗血,没有更Bug只有更Bug……内心跌宕起伏。

  本来前面的剧情还行,冉青虽三观受损,也咬牙坚持下去,但男女主跳崖的时候,冉青身上鸡皮疙瘩一身,笑得花枝灿烂,还好禾苗和锦娘专注于看戏,没空注意冉青的。

  跳个崖,跳了一刻钟……

  “女儿,你回来,前面就是悬崖了,你可千万别跳。”女主他爹。

  (冉青,扯扯嘴角,‘大爷,你这样说,她越是要跳啊。。。。’)

  “爹,你就成全了我和旧哥吧”

  男猪脚:‘无妹妹,是我害了你,我不该爱上你的善良单纯……’

  女猪脚打断她的话:‘别说了,哥哥,我是愿意的。’

  “无妹妹,那天话花海树下,你……”

  “哥哥,我也是爱慕你的,你的英俊风姿……”

  这就是TM的八杏楼的制胜秘诀——狗血脑残剧!好的好的,不怪古代人,毕竟他们永远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电视连续剧,家庭伦理档……”

  本来冉青还以为是个啥国粹精粹,打算回去让许荆给找个老师补补这方面的知识,也熏陶熏陶,渲染渲染自己,结果……

  好吧她确实也要学学,该怎么才能狗血。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真是不好意思,存稿发完了!????????很多天都没更,后期的话更文可能时间不定!但一定不会弃坑的!!????????看文的小可爱们可以养肥了再看!!最后,谢谢各位支持的亲们。

2019-10-17 09: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