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虐狗!!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262 2019.11.09 12:06

  冉青不敢想自己要是穿了,那件衣服…

  嘶~后背有点凉~

  ‘啊啊啊,不能想了,暂停,Stop!!!’冉青迫使自己不能再想了。

  迫使自己忙碌起来,冉青去各部分的视察情况。

  “客人,你需要些什么,我们这里的特色有……”

  “客官,你看……”

  “客官,慢走……”

  ‘嗯,小二儿有在好工作。’冉青点点头。

  “演的好!”

  “好。”

  “好呀!”此起彼伏的欢呼鼓掌声

  不远处的水莲台上,还上演着悲欢离合,缠绵悱恻。

  “嗯,戏演的不错,反响度很高呀”冉青再点点头。

  突然肩膀被人一拍,“小姐,锦娘喊你,不要紧张酒楼,说万事有她,不要担心,让你去休息休息。”

  禾苗的声音在背后传来,不远处锦娘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一脸‘我是过来人,我懂得的表情。’

  冉青脸上一哂,“我不累,我去看看厨房。”说着落荒而逃。

  在去往厨房的路上,冉青不住的抱怨着‘锦娘真是的。’

  “我根本就不累,好吧!”,抱怨着抱怨着就到了分岔路口。

  左边是去往厨房的路,右边是前往她在九居楼的临时住处。

  “嗯~,腰还是有点酸的哈,那个腿还是有点软的哈~~,嗯~~,锦娘掌看着酒楼大厅,不会有啥问题的哈~,厨房的话,有禾苗那个贪吃的丫头,应该也不会有啥问题的哈~~~~~”想着想着,就迈向右边…

  渠令阁。

  许荆:“白曲,什么时辰了?”

  白曲:“报告阁主,刚刚戌时(现在19点)。”

  许荆:“最近辛苦大家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说着站起身。

  一众人:“好的阁主,属下告退。”

  白曲内心又开心又悲哀,好的,就知道是这样,今天许荆到渠令阁已经是未时末了(现在15点),到现在不过四个时辰?!

  砸门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君王不早朝?呵呵真是活见鬼了,但也在意料之中,哎,伤心,阁主这么年少,都有老婆,自己呐?哎!哎!哎!孤家寡人,嘤嘤嘤~~~~

  “白曲,发什么愣?”许荆清冷的声音打断白曲的自怨自艾。

  “嗯?哦,好的,阁主,我们是去九居楼接冉青小姐吗?”白曲试探的问。

  “嗯。”许荆淡淡地答,“还有”,他一顿“是夫人。”

  “是的。”白曲立马答。

  简约大气的木色马车缓缓启动,往着九居楼方向。

  白曲内心‘我TMD是暗三附体嘛T=T,说的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许荆到的时候,冉青刚刚被锦娘唤起来用饭。

  许荆到了后,就一行人一起用过饭。

  饭毕。

  许荆:“锦娘,我带青儿回去了。”

  冉青紧接着就觉着自己的小肉手被许荆骨肉分明嶙峋的十指紧紧相扣。

  “……带走吧”,然后向冉青昂昂头,“还有你明天,也别来了,省的碍眼”。锦娘盯着面前的小年轻两缓缓开口,脸上是止不住的真诚祝福。

  “好的”冉青忽然被点名,没睡醒,呆愣的回答。

  说完许荆带着冉青出门。

  门口的时候,身后锦娘又悠悠传来一句话“小子,这丫头搁这儿,睡了半个下午”,一顿又说,“所以,省的了吗?”

  许荆偏头看了看,被锦娘雷得外焦里嫩呆若木鸡的某人,转头对锦娘回答“省得的。”

  “行,那走吧。”锦娘挥挥手赶人。

  梨园卧房

  许荆和冉青收拾洗漱好,一前一后的回了卧房。

  “青儿。”许荆坐在床边,看着梳妆台边,磨磨蹭蹭的小姑娘。

  “嗯?嗯。”冉青还神游天外,被喊的时候,懵的很。

  被小姑娘的小动作取悦,许荆轻笑一声,唤她“过来。”拍拍旁边的位置。

  “哦~,好的”小姑娘知道还是躲不过,心里壮士赴宴般的站起来,一步一顿,一步一步。

  “锦娘说你睡了一下午。”少年陈诉的开口,清清明明又包含着暖意。

  “没有,没有,锦娘那是夸大的~,”小姑娘挥手,看他一脸镇静的看着她眼睛,又急急忙忙的答,“我就睡了,睡了…三个时辰而已”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近乎耳语低呢,连白皙颈项,都爬上红晕。

  看到小姑娘急急忙忙否认的模样,俏娇可爱到骨子里,低笑一声,将人揽到怀里,下颌抵着柔软的发丝“嗯,我的错。”

  声音透过少年坚硬的胸膛,震动鼓膜,传到耳朵里,少女窝在怀里,整个人像只煮熟的虾。

  “没有,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怀里的少女娇娇软软,带着点点奶香,清润肆意,声音带着软糯娇憨,酥到骨子里。

  “青儿,你这么说,我会误会的。”少年将埋在他怀里的姑娘的头抬起来,看着带着疑惑的小脸,接着靠近姑娘肤若凝脂的耳背,低声缓缓呢喃“误会青儿,在qiuhuan”

  “qiuhuan”两字被压得极低,湮灭在唇齿,好似冉青的错觉。

  瞬间,少女脸颊爆红,整个人都快缩回去了,真的败给他了。

  “阿荆,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好不好?”

  少女,湿漉漉的杏仁大眼,直璐璐的盯着他,软软撒娇求饶。

  许荆无奈“好。”,揉揉她的发顶,轻问“还t吗?”

  话题转换太快,冉青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

  “…t的。”低低开口,带点委屈喑哑,眼梢都是满满的绯红之色。

  许荆看着眼前乖得,甜腻可爱的小狐狸,软软娇娇,糯糯旎旎,一脸朦胧的看着他,从心到眼,满满的全是他。

  昨夜的旖旎春色,历历在目,欲野燎原,要说心里没有想法,呵~,他并不是神仙,可小姑娘,杏眼湿漉漉,眼梢红润,声音娇软,的告诉他,她疼,真的是,怎么也下不了口。

  “真是要了命了。”无奈的抱过人,心里皑皑的叹口气,自己的姑娘太小了,自己得宠着,疼着。

  吹灭,旁边的油灯,躺入床,盖上被衾,将旁边的小姑娘拉入怀里“睡觉。”

  “哦,好。”女孩回答,但听得出里面带欢快。

  “…,小狐狸,别过头了,只是暂时放过你,快睡觉!”许荆颇有些恶狠狠的说。

  冉青不在说话了,闻着少年怀里熟悉的味道,渐渐地进入梦乡。

  接下的几日,冉青许荆天天腻在一起,因为不愿意打扰许荆的工作,冉青拒绝许荆陪她出去走走的要求。

  白天就跟着许荆去到渠令阁,许荆在一旁办公,冉青也在许荆给她开辟出来的小桌子上,拿自己的东西思思考考,写写画画,偶尔看着自己家的新婚小丈夫。

  晚上办完工,两人就沿着月色洒满小径,一路十指相扣,悠悠苒苒,走绕回梨园。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至于白曲他们,咳~,办公时就被赶到了一旁的屋子,有事的话,则就进去与许荆探讨。

  白曲最近觉得自己快要被齁死了,

  白曲每次进去看到阁主的小夫人,一脸满足欣然的盯着自家的阁主,然后微笑对他颔首打招呼。晚上,又看着两人,踏着月色,一路相随,在欣慰两人的恋爱终于走上正轨的同时,还是,真TM的扎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