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艹!古代字,你超纲了!!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169 2019.09.24 23:08

  看到冉青又爆粗口,许荆清润的脸本带了一丝怒意,如今却被浇的一丝不剩。

  将蹲在地上哭泣的女孩,拉起来,抱在怀里,细心擦去眼泪。

  冉青还在咕醸着什么,声音哽咽,模糊不清,但许荆还是听了个大概,

  什么他不守信用,什么他还差多少钱,什么他又不喂鸡啦,……各种理由,最后许荆终于搞清楚了最重要的,说他不告而别。

  不告而别?不会啊,他留下了纸条,虽然现在桌上纸条也不在了。如此,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许荆不大相信。

  许荆沾了沾水,在桌上写画几下,问冉青:

  “青儿,你认得吗。”

  冉青正哭着,又被问,气不打一处来,看了一眼:

  “鬼知道,你写的啥”奶冲冲的哭音。

  许荆静默一秒:

  “对不起”许荆抱了抱冉青,将她脸上的泪水一一擦拭。

  被许荆这一道歉,冉青莫名的就找不到在发疯的理由。

  调整调整自己,擦干泪,从许荆身上起来。两人又开始面对面坐着,吃饭。

  两人渐渐恢复以前吃饭的样子,夹菜的时候,冉青看着桌上那一丝未干的水迹,问许荆:

  “许荆,你那写的什么?”

  许荆盯了冉青一眼,有些古怪的样子。

  冉青好奇心作祟,又问:“到底什么呀?”

  许荆默了默:“三日后回”

  “哦”冉青回到。

  “哎,不对呀,你刚刚写的六个字,这才四个呀,还有两个什么字。”

  许荆:“青儿”

  “嗯,喊我干嘛”看着许荆一脸无奈的看她,她反应过来,“哦,你写的青儿。”

  她自顾自的嘟囔:

  “青儿”

  “三日后回”

  不对:“青儿三日后回”

  “我……”看到许荆不善的看她,艹字淹没在了喉咙里,

  ‘青儿,三日后回。三日后回,青儿。书信?’

  冉青一下子站起来,打开了角落的柜子,将她在许荆走后一天收到柜子的桌上的纸拿了出来。

  白纸黑字,笔锋锋利劲健,正正写了六个大字,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冉青还不死心,将纸拿到许荆面前:

  “写的什么?”杏仁眼大大盯着他。

  许荆看看她,一把她抱住了:“好了,青儿。”

  冉青此刻内心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能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不好意思?对不起?

  不好意思,古代字,你超纲了!!!

  乌龙不可怕,就怕是因为自己没文化。

  许荆也是真的没想到冉青不识字……

  关键平时的时候,冉青和他坐在木桌,看外边的风景,时不时的冒出一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些或美好或悲壮或伤感的诗句。

  实在是让许荆真的无法相信,冉青——bu!——shi!——zi!。

  傍晚时分。夕阳垂晚,月色隐现。

  竹林木屋前梧桐树下

  冉青:“许荆,吃饭啦!”

  不远处毛茸茸的鸡崽子堆里,许荆放下了投喂的吃食,小鸡们一拥而上。

  许荆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下。

  桌上摆上了一盘盘的精致的菜品。

  两人入座吃饭,冉青一直都表现得很兴奋,一直都叽叽喳喳讲个不停,都是许荆不在时发生的事。

  许荆在她刚刚讲话的时候制止了一下,意思是食不言,让她饭后讲,但被冉青一瞪就默默的不在开口说话了。

  自从乌龙事件之后,冉青觉得自己在许荆心里已经没有形象可言,有点破罐破摔的意味。所以从吃饭开始到结束,两个人,一个人听,一个人讲。

  饭后两人喝着小清茶,坐在梧桐树枝干上,冉青吵着要上去,上去了又蹬着腿晃个不停,许荆一边要听她讲什么,一边又要防着她一不小心掉下去了,真的是……

  但是看着冉青的样子,眼里的星辰,话里的阳光,心里的那份空缺就补起来了,暖暖的,喜悦的,欢快的。

  他就是要这个女孩肆意的活着,张牙舞爪,随心所欲。冉青一直说,翻来覆去,想到什么,又想到什么,终于还是说完了。

  冉青:“许荆”。冉青转头看这个清润的男孩,突然就想到‘陌上君子世无双’。

  “嗯”

  “许荆”

  “嗯”

  “…………你走吧,我说完了”

  许荆看着她,心里黯然失笑,对呀,这才是他的女孩,一直都是如此,明亮通透,有些话根本不用说,连眼神都可以吝啬,她就懂了。

  这样的默契惊人的可怕。也惊人的相似。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一把抱住了女孩。

  “青儿”温润的气息在在耳畔滑过,引得冉青一阵颤栗。

  “可我不愿,‘月下饮茶,念卿天涯’。”

  冉青说的不错,他确实得离开,十星阁如此的状况,还有他十星阁的千人性命,背叛,仇恨,耻辱……一切的一切,他都不可能放下。

  可是谁说他就能放下这个姑娘,从她‘招惹’上他的那天开始,许荆就刻上了冉青的名字,息息相关,福祸相依,荣辱相随,冉青早就与许荆连在一起了,不论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冉青都必须同许荆一起前行。

  “吾之爱汝,唯愿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冉青压抑了半晌的泪水忽的就落了,这次落得像是滂沱大雨,山洪爆发……

  温热的泪水润染了许荆的衣裳,也染湿许荆的那颗曾经冰凉的心,真好,从今以后,会有一个人与他一同前行,这个人将会冠上他的姓氏,突然有了热爱这世界的理由。

  许荆无奈的将人抱到眼前来:“你这一哭,我都不敢问你了,我一个不知是否被拒绝的人都不曾哭,你还哭了,这么爱哭?”一边说一边拿出帕子给她擦干净。

  冉青也不管许荆说什么,就哭自己的。

  许荆也没办法就在旁边陪着,两人在树上待了有一个时辰。

  当夜,两人相拥而眠。

  冉青早上摔碎了,一个盘子,吓了来偷吃的红云一跳。

  红云:“青姐,你没事吧”

  冉青回神:“没事没事”笑着打呵呵,然后又神神念念的出去。

  红云摸不到头脑,默默的将地扫了。

  冉青一早上很苦恼,咳,昨天许荆对她表白了,她是真的很想很想答应许荆的,但是昨天她光哭去了,现在怎么办呢?难道直接跑去和许荆说,‘许荆,我答应了’?

  不妥不妥,这没头没脑的他会不会不知道她说的什么,要不干脆说‘许荆,你娶了我吧’?

  不行不行,这样太直白了,还是应该矜持一点……哎,真是愁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