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护夫小能手!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277 2019.10.07 23:33

  冉青脸一红,也不再说些什么。

  两人一起回到千居阁,冉青将泡好的茶端上来的时候,红乣就到了。

  对着冉青一颔首后,朝着许荆就要跪下“阁主,属下办事不力。”

  “红叔,你先起来。”快手扶住红乣,许荆淡淡道。

  红乣站稳,埋头“阁主,橙二他们已将屏障形成,可我……,办事不力”语气里满满的愧疚。

  许荆早已了解情况,在刚刚的会上也就没有提及此事,如今红乣来找他,也是预料之中。

  “红叔,你已经将瞿江的制造手工业已经攥在手里了,酒楼肆业如今确是困难重重,何况是在瞿江的中莘,如今的天居楼,虽没有如计划那般,但也算是成功,红叔和锦娘不必过于自责。”许荆面带笑意慢慢陈诉。

  “没有不困难的事务,橙二他们也很难,是我和锦娘自己的错,我们经营不当,阁主不必宽慰于我。”红乣埋头,语气不低落也不兴奋。

  “红叔,现在不是探讨对错的时候,找出问题解决,才是关键。”许荆知道红乣的性格也不再一味的宽劝,他的人个个都是不服输且努力积极之人。

  “阁主说的是。”红乣道。

  “好,明日我与青儿到天居楼一趟,我们一起找出问题”许荆道,接着两人探讨议论了些事情,红乣离开。

  第二日天居楼

   许荆和冉青去的时候,是正午,来来往往,也算不少人。

  刚进门就是一个巨大山水泼墨的屏风,黑白分明,别有韵味,遮挡了外面和里面。

  再进去,是大堂,一眼望过去,四周大概有着,十五张楠木的金桌,板椅,朱红色的柱子房梁,屋脊线条行云流水,中间是一个用琉璃水晶石头搭建起来的,台上的歌姬舞妓,轻歌曼舞,妖娆多姿,引得一片喝彩。

  右侧有一个用红木搭建起来的楼梯通往二楼,楼上是一间一间的小厢房,形成独自的空间,里面是一些当地的重要的富庶人家子弟,占据着好的视野位置。

  两人并没有告知红乣到来的时间,因为许荆给钱多的原因,热情的小二一路将两人带到了视野最佳的一间房。

  房间的左侧是一幅遒劲有力的书法,还有一个案牍,上有个鼎炉;中间是一张红锦木桌子,红黄色的楠木椅子,上面放着纯白的瓷碗,玉箸;旁边还有两张藤椅,椅子正前方就是金箔纱,透过它就能看到舞台上的情形,两人落座,将菜点好,红酥皮、蒸面糕、芋圆粥、炉烤饼,牛肚汤、爆炒羊肉丝……吃饭时红乣和他妻子锦娘匆匆而来。

  冉青微笑,许荆示意两人坐下一起吃,吃的时候锦娘一脸的正襟危坐,一顿下来也没吃几口。冉青倒是吃了不少的红酥皮和爆炒羊肉丝,因为确实是挺好吃的。

  许荆也还是那般什么都吃些,但都不多,默默将冉青爱吃的夹给她。

  “怎么样?”吃完锦娘就迫不及待的发问,不怪她这般,这个厨子也是挑挑找找了很久,但也不知是否合格。

  许荆缓缓点头,红乣夫妇松了一口气。

  “那阁主觉得天居楼还有何需要改进的地方吗?”锦娘着急发问,连带这语气都有些急愤。

  “改进!那可多了,刚进门的时候,你们装的那啥屏风,来好看,吃个饭跟进个闺房一样,矫情!还有那个什么装饰,什么鬼,除了红就是黄,中华民族那么多颜色,来来去去就这两个?不会视觉疲劳吗?再看看,这服务,服务员不会推荐菜单吗?什么都要客户自己点,要他们来玩的?再看看你这布局……”

  “青儿,……锦娘不是那个意思。”许荆本来要说话,谁知身旁安安静静的人炸毛了,听了几句立马就知道身旁姑娘会错了锦娘的意思,许荆及时拉住旁边为他‘打抱不平’且快要跳起来的人,不知该欣慰还是该无奈。

  又朝锦娘低声道“青儿性子急,以为你在质疑敷衍我,锦娘你不要在意。”

  冉青听岔了……,以为锦娘是在怒问许荆,表达的意思是我这经营没什么错误,你看,人不来我这吃饭,也不怪我,你这视察又有什么用巴拉巴拉,跟现代心里骂老板MMP,表面还笑嘻嘻的员工一样。

  所以冉青作为一个护夫小能手如何能够不发怒,于是,当即怒了。

  可是许荆和红乣都知道锦娘的急性子,许荆正准备开口,哪知旁边一直闷声不响的小狐狸炸毛了。

  场上一瞬的沉默……

  冉青心里万马奔腾wc、wc、wc。然后及时改正自己寥寥无几的形象“锦娘,对不起”娇娇糯糯,和刚刚盛气凌人完全一副顾客上帝的模样大相径庭。

  红乣、锦娘看着眼前的画般人儿,可可怜怜一副爱怜模样,和刚刚维护许荆的样子,本就是豪爽之人,又怎会计较一个小姑娘的‘护夫’之举呢,但前后冉青两者确是判若两人,于是笑了,欢笑声中,刚刚严肃和紧张的只屋子留下一室的愉悦欢快。

  “阁主,你这是捡到一个什么宝贝呀”锦娘爽朗一笑,想着刚刚冉青的举动满心的欢喜,就是喜欢如此率真的孩子,不作不装,喜欢谁就对谁好,全心相送。

  许荆满脸的笑意,凤眸亮的靡艳绝姝,如梦似幻。声线低压,

  “嗯,确是宝贝,独一无二。”清润的嗓音穿透耳膜一字一字落入冉青耳里,冉青桃腮红透,嫩白的耳垂和显露的奶白脖颈也没能逃脱,晕染上红云。

  …………

  半刻钟过后,屋里重新恢复了安静,但比起之前的氛围已是轻愉很多,冉青也从尴尬中缓解过来。

  许荆首先开口“青儿,刚刚说一大堆,虽然是恶意贬低,但不乏有对的,而且对的也不少。”冷冷润润,低低郎朗。

  “嗯,孙侄媳妇,说的确实有理。”红乣开口

  惹得冉青红了脸,娇娇羞羞不说话。

  锦娘脸色没什么变化,虽说冉青是护夫之举,但接手天居楼这些日子以来一点一点,一滴一滴,就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慢慢成长。

  虽然可能这个成长不如别的孩子那般优秀,可自己家的孩子的娘总是觉得好,所以被冉青说出那些个不好,锦娘心里是隐隐不高兴的。

  所以在许荆开口说话后,锦娘开口“既然阁主这般说了,那接下来的日子天居楼就拜托冉青姑娘了,我们看看冉青姑娘能否把天居楼更上一层台阶!”语气有些急促,能够听出中间有些性情和隐隐的不服气,这完完全全就是要比试的意思。

  冉青突然被call,再一听,内心顿时内流满面,‘我这是算把许荆的娘家人得罪了?’‘不带这样玩的,啊啊啊啊……’内心那个复杂,那个百感交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