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创业是个技术活儿!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128 2019.11.04 11:29

  一连几天连着日子,冉青渐入佳境,忙的热火朝天,将一天二十四个时辰掰成三十六个时辰用。

  为了带动大家的积极性,冉青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领头作用。

  排舞,监工,算账……

  睡得比狗还晚,起的比鸡还早,真真应证那句话,‘创业累成狗’。

  但身体累的酸软无力,心里确是,满满的喜悦、兴奋、激动。

  九居阁一砖一瓦,一花一木的建立起来。

  但是与之相对的就是接连的五日,冉青,都没能回到梨园。

  对此,暗三和暗四,单挑PK数次,为了谁向许荆汇报此事;白曲等一纵等人,熬白了脸,模糊了眼,累成了狗……

  在冉青忙碌的第五日酣然入睡的时,在许荆单方面压榨了一纵人时,终于,某个心情抑郁,烦躁的男子,良心发现解放了一干人等,并且悄悄潜入了九居楼阁房。

  叶薄露微凉,皎月照厢房,万籁俱寂,无声无息。

  凉风微拂,袅袅床帐,丝丝缕缕,摇摇曳曳,拨开细密的帐,许荆一眼望见,沉睡在锦绣江丝被点少女。

  如牛奶白皙的面庞,浅浅的呼吸,铺散的青丝海藻似的渲染,樱花炫丽的唇,小巧的鼻梁,墨黑色长卷的剪毛,根根分明。

  眼睑下方,淡淡的青黑阴影,显示出该人的睡眠的不足。

  许荆无奈叹气,心里紧禁的,带着怜惜的拂了拂,少女的秀发。

  明明是他让她插手此事,可如今算不算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许荆无奈,扶了扶额,摇头。

  “没良心的,就一点也不想我?”低声话脱口而出的瞬间,许荆无声低笑,才发现自己原来有当怨夫的潜质。

  “阿荆。”女孩迷迷蒙蒙的唤,身子却迷蒙的往并不宽敞的床里让了让。

  许荆愣了一瞬,,以为人醒了,刚睡上去,冉青就跟八爪鱼一样缠上来,想说话时,就听见浅浅呼吸。

  许荆乐了,心道“原来这丫头,压根儿没醒。”

  看着怀里均匀呼吸,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人儿,那这是?

  好吧,这是冉青潜意识里的反应,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动作!

  无疑,许荆被显而易见的答案取悦了,漂亮的丹凤眼稍霞光肆意,薄唇一弯再弯。

  “好吧,看在这儿份上,就原谅你个小没良心的。”许荆心道。

  月色依然,时光荏苒,慢慢悄悄,静静流淌。

  隔壁的暗三的床上,迎来了不速之客。

  白曲安然入睡。

  “这、这、这……”暗三指着自己床上的白曲,瞪大眼睛,手指着直抖。

  暗四:“…,我睡觉了。”

  说着拍拍暗三的肩膀,又想起什么的补了一句刀“哦,对了,阁主在旁边”

  潜台词:你们别TM的闹,要打出去打。

  然后转头自己去睡了。

  暗三心里:“MMP”

  阴深深的盯了盯白曲,又看了看暗四。

  想了想自己能不能不发声响的干掉白曲,或者抢下暗四的床。

  结果……

  …………

  好吧~_~,但他暗三不是怕,只是不想闹醒阁主而已,对的,没错,就是这样!

  然后灰溜溜的去打地铺了。

  冉青迷迷蒙蒙醒的时候,天已经半亮了,淡蓝色的天空,介于黑与白之间,懵懂中带着清亮,格外的魅力,格外的风光。

  自己收拾好自己的时候,禾苗也来了,带着冉青新教给厨子的花面糕点和小吃。

  阳光一点一点透过窗,逶迤过床沿,流淌在楠木桌上。

  外面荣荣阳光,冉青心情也跟着暖意洋洋。

  冉青:“禾苗,我们出去晒被子”。

  “嗯,好的。”禾苗兴奋的跑到床边,抱着被衾出去了。

  冉青想想也去抱枕头。

  枕头上,嫩白的箜镂丝巾发带,点缀着虹红星火。

  冉青拿起来,精致的发带悠悠扬扬,似精灵洋眼。

  “阿荆来过?阿荆来过!”仅仅一瞬冉青就肯定了自己想法。

  昨晚她睡得迷蒙间,抱住的精瘦的腰,还有耳边模糊的低喃,都是阿荆。

  “小子,嘿嘿嘿,逮到你了吧!哼!还以为你要当工作狂,不要老婆呐!”眼底亮闪闪,加上脸上一脸得逞的傻笑,活像只偷腥的狐狸。

  其实她不会梨园半边原因是因为,工作忙,可也只是忙碌了前三天,这两天,迟迟不回梨园,就是想看许荆的反应,

  禾苗一进来就看见,冉青不太正常的样子。“小姐姐,你笑什么?”

  冉青见禾苗进来,整了整自己的模样,娇笑一声,傲娇脸。“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

  把手里的枕头往禾苗怀里一放,花蝴蝶般的跳妖的出去了。

  禾苗“……”

  ‘看她兴奋的亚子,实在是不忍心告诉她,自己就比她小了两周岁……’禾苗心道,‘不过怎么还弄出个代沟问题。’

  摇摇头,禾苗抱着枕头,老老实实的去晒。

  这边冉青刚出去了,就喊来了,暗三,暗四。让他们帮忙转交一封信给许荆。

  暗三这次打死不在去送信。

  暗四:“……确定?”眼皮微掀,眼睛忘了暗三一眼。

  那明晃晃的眼神,潜台词就是,你个傻蛋。

  挺胸,抬头,“我不去!”暗三确信的点头。

  以前暗四也骗他,这段时间,他在阁主面前晃荡太久,还去送一封不知好坏的信,算了算了,他最近才买了一片地,不能够后继无人。

  暗四:“好吧。”

  然后一副不可救药的看了看暗三,拿着信,走了。

  “我靠,前面的傻逼,你别插队!”

  “你别挤我”

  “推什么推……”

  “……”

  …………

  九居楼前黑压压一片,络绎不绝,车水马龙。

  真真的是一片盛景。

  两天前,九居楼开始免费发放早点。

  什么:水信玄饼,墨子酥,巨胜奴,婆罗门轻高面,贵妃红,汉宫棋,甜雪,单笼金乳酥,曼陀样夹饼…………

  第一日的,水信玄饼,晶莹剔透,萃雅欲滴,圆鼓鼓,亮晶晶,软弹弹的小糕点,最神奇的是,里面加了植物:锦葵 夕雾 鸭跖草 紫露草

  醡浆草 婆婆纳 木槿  丁香 虞美人 蝴蝶兰 仙客来……!

  一簇一簇,一瓣一瓣,朦胧梦幻,似梦似影。阳光下整个儿blingbling的,像水墨画的水晶月。

  入口即化,带着各类花特有的芬芳馥郁,沁人心脾。

  第二日的墨子酥,成品色泽乌黑,油润细腻,香甜浓郁,形如古墨。

  软糯滑嫩,糯糯弹弹,入口清香,还带着淡淡的奶香。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这几天本以为签约手续很快就办好了,结果到现在还是没弄好!   唉!不管了!这些天先好好更新吧!   把承诺的日更什么的都走起走起!????????   我们是得行的!

2019-11-04 11: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