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会面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381 2019.10.06 16:15

  但是,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名人冉青斯基说过,‘钱不过来,我就过去,机会靠创造,钱靠挣,人嘛靠摸’……咳咳,所以冉青总会逮到那一两个的机会,许荆呐总是默许了,她的这种州官放火,百姓没灯的霸权行为。

  像今天这样,是少见的。冉青默默地想,难道是我太放肆了,不不不,应该是我的美貌,已经难以抵抗,许荆已经压抑不住了,哈哈哈哈。

  沉浸与自己又变美的好心情里,冉青迅速收拾打理好一切。

  稍稍吃了一些的东西,两人一起爬上了蔚山顶,席地坐在没有树木遮挡的还微微有些夜露湿润的草地上。

  晨曦微露,万物苏醒,杲杲日出,雝雝鸣雁,旭日东升。一片光晕,跋涉而来,缈动轻纱,宇宙混莽,破云万丈,红光绽放。

  “阿荆,出来了,出来了。”冉青兴奋地尖叫呐喊,微笑,雀跃不止。

  红霞将她白嫩的小脸映照的粉若桃红,杏仁眼明泠秋水,美眸霞光盈盈,愈加显出少女的艳丽无双,姝色媚骨。

  后面的那一方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相比女孩的微微一笑,欢脱雀跃,在许荆眼里都黯然失色。“嗯”清润的嗓音,凤目深幽。

  午间时候,冉青用自己出神入化的厨艺将漫山的野菜蘑菇野味一锅炖,味道竟也是出奇的好。

  饭饱食足,两人就漫步在一条条的田间小径,穿梭在林间的小路,林间的百灵鸟,黄莺婉转娇啼,思思切切,萦绕余音……冉青欢悦的在许荆身边一蹦一跳,跟许荆说着小花小草,

  ‘这个叫,车前子,这个是丁香菊,这个叫蒲公英,这是勿忘我……’。

  许荆就听着,嘴角含笑,细心又耐心的听着前方女孩说的一个又一个他不知的名字。

  夜幕低垂,繁星密布,玄幻的云彩,海蓝蓝般,似海底的宝石珊瑚,亮晶晶,闪扑扑,躺在草丛深处,睡在许荆臂弯处,一切静谧美好,隐隐的小小亮光,萤火虫仨两个的不远不近的闪亮,映照着许荆和冉青的模样。

  许荆一手枕在头下,一手将冉青揽在怀里,微眯着丹凤眼,清润俊朗,冉青从他臂弯里钻出来,撑起身子看着一副谪仙入世。

  “阿荆你是神仙下凡。”轻柔低喃。

  “嗯,下凡来收你这妖精。”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眸子,他低头……

  静静的夜,皎洁的月,繁密的星,暖暖的情。

  夜色渐浓,不知名的小虫低叫,少年一步一步稳健又轻盈,穿梭在一条一条的小径里,背上,甜美的女孩已经酣然入睡。

  少年清润脸上的笑容漾散开来,因为呀,背上的,是他的世界,是他的余生……

  第七日小小的马车转入宽朗的大道,马车漾过,卷起尘土翻转飞扬,他们又启程了。

  瞿江云国南部的一座城,有着东西南北中五大城市,东亭、西玥、南桦,北邱、中莘、因为它环抱内陆,三面环绕瞿江。

  按照现代来看就是一个背靠陆地,外对海洋的省份,这里不仅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海洋资源,最重要的,这里是云国与外来海洋外面的国家相互通商的口岸,有着著名的‘瞿江十六行’。

  每天码头渡口,都是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搬运工,一辆辆的货运马车,来来往往,此起彼伏,车马流水,人声鼎沸,络绎不绝。集市、早市、夜市每一天每一刻,都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此地的发达程度,富庶水平简直就可以跟云京相媲美,或者是说比云京更而不为过。

  这里有着云京哦不,是整个的当时内陆别的国家都没有的发达的制造业,商业,手工业……蓬勃发展,烨烨生辉,当然青楼楚馆,勾栏瓦舍也是遍地开花……酒楼茶馆里的话本,戏曲是此地人们的日常娱乐方式。

  云国每一年里,在此地所收的税和上供物资,就足可以装满大半个国库。

  这里的先进的玩意儿物件儿,有时是连云京都没有的,或是几经辗转才能得到的,一切的一切足可见它的重要与富足。当然这也是别的国家在经济方面始终比不上原因。

  许荆他们到的时候已经近午夜,却仍旧热闹非凡。刚到他们下榻的地方,睡了不到三个时辰,白曲就轻拍房门,让许荆出去,门外的前客厅里,已经有了三四个人等候。

  “阁主,末将橙靖,前来接见汇报。”

  “阁主,末将黄烨”

  “阁主,末将绿匕”

  “……”

  十星阁剩余的九大将员,有五个都在此地。

  许荆坐在藤蔓楠丝椅上,清润英朗的的脸上,不再是冉青熟悉的柔笑万千,妖色无边。

  冷冷清清,丹凤眼一扫,薄唇一勾,按照冉青的目光,看来足足就是一副妖艳霸权,奸佞当道的样子。

  “橙靖。?”许荆看向个子瘦干面色有些淡萎黄的一个男子,真的是像一根竹竿那般瘦的有些脱型,并不大的白色衣袍在他身上都显得过分巨大,像是一个重症患者,放在当代就是妥妥的一个发育不良后遗症的男子。

  “阁主,按照你的要求中莘、南桦,北邱已经拿下,网已撒下,屏障已成。”男子说着,脸上是明显的兴奋激动,消瘦的脸上竟也染上一丝神韵。

  许荆听完,淡淡点头,“辛苦了。”

  橙靖摇头“不辛苦”说着他话锋一转,脸上扬起笑容“中莘,TMD好地方,天天玩乐,睡到天醒,还大把钱币,这钱太TM的好赚了。”略带尖细的语调一字一扬。

  “南桦也是,就这两天,我足足拿到三千万两”黄烨激动的快要跳起来,魁梧的一个中年男子,激动的有些手舞足蹈,有些反差般的神奇。

  “黄叔,不要过于激动。”旁边许荆面带笑容,语气淡淡的看向另一个一直站的笔直的人——绿匕。那时一个跟许荆年纪差不多的孩子,话很少,按照冉青的话来将俊美的一个小正太一枚。

  “绿匕,你呢”许荆轻声发问。

  绿匕被点名颔首低头,“阁主,属下不力,北邱在前七曜(前一周)拿下,如今收纳有一万两千五百七十九两。”

  “我TMD,小绿,你这还办事不力。”黄烨眼睛爆瞪。

  “小绿,你这小子,不错不错。”白曲笑眯眯的。

  “橙爷,你这徒弟不耐呀”蓝谷也笑,说着拍拍绿匕的肩膀。

  “小绿什么都好,就是太低调了,橙鬼才你这徒弟很好。”红乣看着橙靖发出由衷感叹。

  许荆冷润的脸色也是一片安详暖意“确是如此,小绿很优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