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信仰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039 2019.11.14 08:20

  “佛祖在上,请,受我一拜。”

  “民女冉青,在此求祷……”

  “众生皆说,你普度众人、救苦救难,可你可曾看到?听到?可,会降临?可能降临?!你看见了吗?!……”

  “你看到了吗,这如今的四海天下,山河碎裂、风雨飘摇、满目疮痍。如此荒乱、荒诞、寂寥、繁杂,你真的,看到了吗?”

  “您说:“众生皆苦,此后是甜”,可,民之不民,国之不国,何处为甜?又何处寻甜?”

  “是否?六界八荒的迷乱飘零也让你恶心,让你闭上了眼?可现在,请你、求你,睁开啊?”

  “为夫许荆,征战沙场、梦里山河、万里江山。不过是为换一场众生之太平盛世,求一个万世的安居乐业。”

  “那您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也给,百姓一个生机?”

  “我这两世,可谓荒唐,前世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红颜祸患,一张皮囊,受尽甘苦,蹉跎度日,荒唐一生;现世生而为奴,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只求安稳,泯然众人,芸芸众生”

  “所以我一切随己,我命由我不由天,无欲无求。”

  “但如今,我有一人,所幸得遇,我想要他,喜乐安康,得偿所愿。”

  “你能不能,能不能,答应我?”

  ………………

  ………………

  三千万盏的求愿灯,徐徐绕绕着力燃烧,梦幻明晃的木鱼声嗡嗡旎旎,划破时空。

  庙堂门外,锦娘看着女孩,一跪一叩,再跪再叩,烛光照在她的脸上,斑驳泪痕清晰可见。

  换做平时,她会笑这个,曾经一脸桀骜,说出“我命由我不由天,佛祖?那是什么?”的女孩。

  可如今,她想她明白了《青蛇传》话本里的那句话。

  青姣姣对阎王的那句话‘一世无君,生亦何欢,死亦和难。不过锥骨之痛,怎及他万千?’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而这一边,当余晖落下,光明被黑暗蚕食殆尽时。

  波光微凉,天转微亮,满脸血污,一身血色浸染的许荆,连带着仅剩余的10人楚军,从囡槐山口,缓缓冲博而出。

  白曲一行人,跪冲向前,接住了摇摇欲坠的许荆。而许荆陷入昏迷。

  囡一战,一场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次以少胜多的战役,影响之巨大,盛况空前绝后。而其中的计谋,决策的运用,更可以说是古今之秀,后被无数军事家津津乐道……

  后世的史学家赋予了其无数多的赞美之词,壮烈、盛大、举世……;也给了其谋划者数不胜数的美溢之词,足智、多谋、英勇……

  可只有参与者方知道,那是一场极其惨烈,又极其壮烈的战役,那是信仰者、追随者抱着坚毅,果敢,必死的决心,用生命、用血液、更是光明,铺染的、搭建的、一条向死而生的路。

  因为他的生,就是他们的生,他们虽死犹生。

  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

  正午的阳光,穿过万丈韧壁,让黑深深的囡槐显出些许光亮。

  照耀在每个人的脸上,身上,心上,暖暖的,洋洋的。

  光明啊,希望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又触手遥望。

  这是他们围困在此的第二个时辰。

  囡槐外有他们的敌人,也有他们的亲人。

  带着坚毅与信念,迎光追阳。

  在前一个时辰前。

  午间的阳光,伴着翻飞飘扬的黄旗,悠悠奏乐,扣人心弦,在天地间翻腾着最美的乐章。

  拾光转移,阳光洒落,偏移,淡化,模糊,消失。

  “行动吧。”白衣锦袍的男子,在光晕落下的一瞬间,淡淡开口,还是一贯的清冷调子。

  背影在余光中,勾勒出隐隐光珲。

  那是他们的光,是信仰,也是执念。

  “是!”

  落阳泗水,黑暗终究来临。

  “放箭!”一声令下,袁媛军队和月石族同时行动。

  剑雨如下,梭、梭、梭穿透风刃,密密麻麻,密不透风。

  落在地上、撞击壁壳、更多的,穿透在、无遮挡物的人体、胸膛铺展开端人墙。

  一人倒下,后面的人补上,默契、信任、无声静默,穿透的风刃,山谷风起,仿若吟泣呜咽,无声静寂。

  血液汩汩流淌,汇成小河,潺潺涓涓,血液喷洒,飞溅,落在后面的身上,融入泥土,刻入石壁,镌刻一幅恐怖的血染壁画…

  堆起的人墙后,白衣少年,衣角翻飞,眉眼剑镌。

  半刻钟后,剑雨停下,风动而至。

  白衣少年,展开眉眼,桀骜的丹凤眼,红烧的眼角梢,嗜血般的微笑。

  “行动吧。”冰凉刺骨、十晨寒凉。

  两旁的人闻声而动。

  随着他们行动倒下的,一排的尸体,身上的还温热着,不过血早已流干,每具尸体上,插着无数多的,数不尽的剑,血肉模糊,淋淋祘祘,瀑染,旋开,浇洛。

  队列四排,分为两边,每一边的人,其中一排紧紧的贴着石壁蹲下,剩余的一排,站立,紧贴身后之人,环抱身后之人,尽可能的挡住,各方面都袭击,毫无疑问,这是自杀般的列队,用前面人的死亡换后面人生的希望。

  这是囡槐,毫无遮拦的内部,唯一保存实力,唯一存活的方式…

  当许荆开口时,一切都在无声静默中,有序进行,合作的两人,相视而笑,默默不语,谁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渴求

  ‘兄弟,交给你了,把那个人,带出去’

  ‘也替我看看、万里江山,锦绣繁华’

  这是一场盛大的诀别,也是一场繁盛的宴席,是嘱托,是托付,是憧憬,更是信念。

  剑雨来临的瞬间,无数的利刃划破长空,守护住身后的人,是他们唯一的信念,所以哪怕,蚀骨锥心,咬牙坚持,不能倒下,坚持、坚持……到血液流尽的最后一秒。

  所以当许荆虔诚的放下身前的人落地,发出命令,剩余的300人,都是同一个动作。

  将身前之人,扶住,落地,闭眼。

  ‘兄弟,交给我了。’泪水腮落,滑面入骨。

  再起身时,只剩下了坚毅,只有一个念头。

  ‘将阁主,送出囡槐!’

  隐没,缘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