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序引之红玉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入夜

剑序引之红玉图 拾遗生 3404 2018.07.12 05:46

  天空被夜色笼罩,浓郁而阴沉。满天的飞雪虽未停止,却也渐渐地小了下来。

  白沐陪在蓝月娘的房间整整一天,因唐四等人已回转唐门,再无留下的借口。这才不得不离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此时的云彻正倚在窗边,吹着冷风,喝着热茶。瞧他那样子,竟是颇为自得。

  白沐看到敞开的窗子飘进零星的雪花,对云彻的举动也不奇怪,知道这是舅舅的怪癖,极为喜欢这种冷热相交的感觉。

  云彻见白沐回来,不由嘴角微扬道:“回来了!怎么?不陪用她?”

  白沐摇了摇头,无奈地回道:“不了!我在的话,她睡不踏实!而且,唐四等人已经离去,她也不会再有危险!我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说话间,他长长地出了口气,瞧那模样却满是沮丧。

  云彻扫了眼白沐,将伸手到窗外,抓了一把雪花,拿到近前,轻嗅道:“我有些气闷,将窗子打开通一通风!你若是畏冷,可将它关上。”

  白沐笑了笑,摆手道:“不用关!我不是很冷!若真的冷了,就坐到火盆这边!”说话间,他搬过椅子,坐到屋中的炭盆旁边,接着道:“我在月娘的屋中待了一天,也是有些气闷,通通风好。”

  云彻将手搭在窗边,随意地摇晃,好似在驱赶着飘落的雪花。

  白沐见他如此,暗自感到有些好笑,出言道:“舅舅的习惯还是如此,一点儿都没变!”

  云彻淡淡地回道:“人就是这样,一旦养成了习惯就很难改变,哪怕明知是恶习!”

  白沐道:“这倒是实话!”

  云彻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淡淡地说道:“吹雪配热茶,我喜欢这外冷内热的感觉,就好像人们喜欢在酷暑之际,饮食清凉之物!那层次分明的滋味,真是美妙无比。”

  白沐听到这话,知道自己的舅舅泛起了酸劲。不由暗自摇头,转换话题道:“眼下这雪势已稍减了不少!应该不会影响明天的行程!”

  “嗯!但愿如此!谁也不想顶着风雪赶路。”云彻说到此处,有些感慨道:“这一路行来不算太平!希望剩下的路程能顺利抵达。”

  白沐想了想,站起身来,朝着云彻道:“舅舅在此稍坐,我出去一趟,检查下马车。明天就要上路,还要谨慎一些,免生变故!”

  云彻点头道:“嗯!你去吧!自己小心!”

  白沐应了云彻的嘱咐,随即推门而出。

  屋内的云彻听到关门声响,耳边传来一道低吟浅诵。

  “淅淅风雪挂冬梢,冽冽衣襟引风飘,迟来相望...”

  后面的声音随着白沐的走远,渐渐地飘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白沐出了客栈,来到后院的马厩。找到了自己的车马,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认无事,这才放下心来。正要回转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在远处的夜幕中,似乎有道人影一闪而逝。

  他眼见及此,不由心生疑惑。对方何人?怎会在雪夜出行?会不会是客栈的住客?要去哪里?做些什么?他心中的好奇在疯狂地蔓延,驱使着双脚追寻而去。

  深夜雪幕下,鬼面人迎风而立,好似在等待着某人。

  不大多时的功夫,一道人影朝向此处飞速行来。

  鬼面人瞧见来人,缓缓道:“你来了!”

  那人见到鬼面人,似乎有些不耐烦道:“咱们先前说好,抵达天山前不再相见!怎么今日却又要我在此见面?”

  鬼面人摸着脸上的面具,用他沙哑的声音,低沉道:“今夜约见在此,是想送你两件东西。”

  那人一听此言,面露疑惑道:“送我两件东西?什么东西?”

  此刻,两人相距只有七八步远。借助微弱的月光,依稀可以瞧见来人的样貌,竟是天山派的陆无极。

  鬼面人朝着陆无极道:“你自己打开,一看便知!”说话间,他将手中的包裹扔到了地上。

  陆无极上前一步,打开地上的包裹,朝内中一看,竟是一副面具和一对笼手。那面具由黑铁所制,狮面獠牙,威风凛凛。不过,这狮子的模样却不常见,它的脸上有三只眼睛,猛地一看颇为诡异。而与之相比,那对笼手却不见丝毫奇特,乃是铁拳正宗最常见的兵刃。

  他摆弄着面前的笼手与面具,好奇地问道:“你送我这些东西有何用处?”

  鬼面人解释道:“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将武功发挥到极致,没有任何兵刃比得上铁拳笼手!”

  陆无极稍作沉吟,微微颔首,认可了对方的说辞。随后,他又晃了晃手上的面具道:“这是什么?我实在看不出这面具的用处?我若想隐藏身份,只需黑巾蒙面,何必如此麻烦?”

  鬼面人看着身前的陆无极,耐心地解释道:“此物,唤作蝾息三目驮,是大理南明教的镇教之宝。带上此物,不仅能掩人耳,还有两样奇妙的功能。一是面具的双瞳,能增加人的目力。二是口内的獠牙,能使人百毒不侵。”

  陆无极听闻至此,有些惊讶道:“哦?既是如此宝物,你为何轻易送我?”

  鬼面人无所谓道:“我让你帮我,自然要许下好处,并护你周全!你无须奇怪!”

  陆无极思索了片刻,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却之不恭了。”

  “这面具里侧的唇齿出有个内锁,一旦将之带上,除你自己谁都摘不下来!哪怕是砍掉你的脑袋。以后咱们见面,你最好将它带上,免得暴露身份!”鬼面人道。

  陆无极应道:“行!我知道了!”

  鬼面人道:“你将这两样东西穿戴在身上,试用一番!哪里弄不清楚,我会为你讲解。”

  陆无极依照对方的吩咐,将面具与笼手穿戴整齐,化身为三目狮面的怪客。在夜色的衬托下,竟隐隐散发出骇人的恐怖。

  他颠了颠双臂的笼手,皱眉道:“这东西好重,戴在手上很不舒服!”

  鬼面人道:“与用剑相同,习惯就好!现在,你来攻我,我帮你熟悉笼手的用法。”

  陆无极以言照办,纵身而起,挥拳攻向鬼面人。

  两人斗在一处,鬼面人对陆无极的进攻只是一味躲闪,却不还击。

  “力量够了!可速度太慢!不要只记得挥拳!你要明白,笼手与长剑不同,其手指能够灵活的擒拿。若对手的身法在你之上,你就要想方设法将之擒拿,封住对方的行动。”

  陆无极心领神会,立时由拳变爪,努力封锁对方的身形。几次交锋,终于寻得机会,一把抓住鬼面人手臂,扭腰转胯,过肩摔出。

  鬼面人虽被摔了出去,却倚仗身法卓绝,人在半空强行转身,平稳落地。

  “不错!有长进!但还是不够!你的弱点在于身法,你的优势胜在内功。因此,若能拿住对手,千万不要将之摔出。而是要拉住对手,与之正面交锋。以你现在的功力,几乎没几人能吃下你三拳。”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补充道:“作为武者,你要学会利用自己的长处,修正自己的短处。”

  陆无极虚心受教,在鬼面人的指导下,逐渐习惯着铁拳笼手的用法。

  “这铁拳笼手果真好用!我练了几十年的天山剑法,从来没有这般畅快!”

  “这没什么奇怪!你眼下的功力精进如斯,用起这铁拳笼手自然威力惊人!”鬼面人稍稍沉吟,朝其道:“而且,这铁拳笼手乃铁拳正宗的开山祖师所创,后经几番修改,自有其独到之处。”他说到这里,却是摇摇头道:“其实,你的资质并不适合习练天山剑法,反倒更加适合铁拳正宗的功夫!”

  陆无极听他所言,却是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我为何要生在天山派,而不是铁拳正宗?”

  鬼面人对方陆无极的想法,暗自摇头道:“莫要感慨!我们的时间不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帮你掌握笼手的用法。”

  白沐跟随着拿到身影沿路追寻,却因飞雪茫茫,夜色暗淡,四周难辨。找了许久,也没能找到对方的踪迹。直到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打斗声响,这才为他指明了方向。

  他追随着声音,悄然寻往。那打斗之声断断续续,若不仔细分辨,极难察觉。不过,那打斗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细碎的交谈。可两边距离太远,根本听不清楚说话的内容。

  白沐凝神听了片刻,察觉说话停止,打斗再起,心中的好奇一时更甚。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悄靠近,很快便找到打斗的两人。

  只见,两个头戴面具的身影纵横交错,战在一处。其中一人他还见过,正是一直寻找的鬼面人。而另一边头带狮面的,却是初次得见。

  他观察了片刻,却骤然发现,这两人并非在厮杀,而是切磋武艺。而且,从演武的情况来看,二人的修为皆要高过自己。他一念及此,顿时明白不能在此逗留,便想悄悄溜走。

  可就在这时,却从脚下传来枯枝的断裂声响。那虽然这声音微弱,但在这宁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刺耳。

  白沐暗道:不妙!行踪暴露,必须尽快逃回客栈!否则,极有可能性命不保。

  而事情的发展,也正如他所料。鬼面人与带着面具的陆无极察觉到异常,俱都寻声望来,立时便瞧见一道人影在飞速逃离。

  陆无极眼见及此,心下一沉,焦声道:“不好!有人偷看!他有可能看到我的样子......”

  鬼面人看了看陆无极,平静道:“你紧张什么!难道不会杀人灭口?”说话间,他袍袖一挥,扫起三枚石子,打向飞奔的白沐。

  白沐全力奔逃,耳轮微动,察觉到背后有破空之声,连忙翻身躲避。奈何心下慌乱,虽然避开了要害,躲过两枚石子,却仍有一枚打中了左脚。随即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鬼面人朝着陆无极道:“他已被我所伤,无法逃走,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熟悉一下,我教你的东西!”言罢,竟是转身离去,消失于夜色之中。

  陆无极见其离去,不由冷哼了一声,迈步而行,逼向倒地的白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