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唐文娱大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阅兵开始

汉唐文娱大拿 塞北花朵朵 2101 2019.01.11 23:09

  朱雀大街,听上去只是条街道的名字,实际上北直京城之明德门,皇城之朱雀门,宫城之承天门。宽约150米,长5020米。将长安城分为东西两部分,街东归万年县辖,街西归长安县辖。

  南大门是由皇城朱雀门延伸开去,由廓城明德门作为长安城的第一南大门的。朱雀大街是唯一进入长安内城的大道。每天,来自世界许多个国家的使臣和商人,都要经过明德门进入长安城。

  今日朱雀大街的热闹更胜以往,不仅有诸多外国使臣和商人位于大道右侧聚集等候,道路的左边也占满了熙熙攘攘的汉唐百姓,两边泾渭分明!

  “听说今天负责演武的是个同我们一般也是个读书人,可不要剁了我汉唐的威风才是。”人群中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就是读书人的年轻男子。

  “可不就是吗,听说这次吐蕃使臣被他折辱之后,实在是不堪其辱才选择要在这演武场上找回场子的。”年轻读书人身边的伙伴附和道。

  两人说话的声音即便是在嘈杂的环境下也不算小,更像是故意说给众人听的。

  “我看这曹十四倒是演砸了到时候怎么收场。”年轻读书人带着嘲讽说道。

  同样的情况在汉唐百姓的这边人群中,在分散的各个地方同时上演。

  “看样子你也是个读书人,这个时候先不说你听到的消息正确与否,难道身为汉唐的子民不应该站在自己人的这边吗?”这时候有人在一旁说话了。

  读书人朝着说话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是一个锦衣玉袍的老人,看上去颇有威严,身边还站着个俊美不凡的年轻人。

  “你个老寡头懂什么,今天这是什么场合,要是届时输了,那汉唐的脸面可都被他曹十四丢光了。”

  读书人本就是抱着目的的,见对方看上去只是爷孙两人,口头便没了顾及,虽然瞧着穿着打扮老人看上去不像普通老百姓。

  可自己等人待会结束之后就各自散去了,他又怎么会在乎呢?

  面对读书人的出言不逊,老人倒是依旧一副和气的样子,还朝着身边做了个手势,在读书人看不见的地方,有几个人影停下了动作。

  “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可不是什么老寡头,家中美妾成群,年初还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祖父!”老爷子身边的俊美孙子这时候开口制止,似乎是觉得自家祖父的回应有些荒唐。

  年轻读书人听得俊美孙子的娇嗔,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再一看老人的孙子俊美自是没话说的,可是这自然透出的姿态却像极了女子。

  “老爷子风光不减当年,可惜若是后辈子孙都如你身边这位这般的娇柔做作,怕是再多生几个也是白搭吧。”

  他自诩读书人,自然也看不惯老人之前荒唐的回应的,此刻说话也是尖酸刻薄的很。

  听完这话,老人终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家孙子的头顶。

  “要说我的子子孙孙,还是有些出息的,年轻人不要仗着年轻就口不择言,须知祸从口出。”

  年轻读书人还想要多说两句,结果被身边的伙伴扯了扯一脚,似乎在提醒他不要忘了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而接到提醒之后,他也懒得继续搭理这两位爷孙,继续和自己的伙伴一唱一和起来。

  读书人在任何时代都是比较受人尊重的,渐渐的以他们为圈子核心,周边注意到他们讲话的老百姓也越来越多。

  而年轻读书人瞧见这个样子,更是起劲讲的唾沫星子乱飞,要说内容无非都是讲些曹奋对待使团如何蛮横,今天要是输了他曹奋罪过如何之大的言语。

  “老头子虽然知道的不多,可是据我所知,这曹县男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小小年纪也是在边关战场上历练过的。

  怎的到了你口中就如此的不堪了?”

  老人又一次打断了读书人的讲话,被打断的读书人这下就极度不爽了,他正讲的兴致勃勃的时候被打断了心头不舒服。

  正要开口说话,不料老人继续开口道。

  “还有我听说这次是吐蕃使团无礼在先,表面上说来求亲的,可是现场却直接挑选起来,当我们汉唐的公主是萝卜青菜?”

  “还有你口口声声这个场合,那个场合,好像那曹奋输了就罪该万死一般,可是你可曾看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场合?”说话间老人大手一挥,指向了对面。

  在场的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对面也就是大街的另一边,那里满是外国人,此刻都一脸兴奋的瞧着呢。

  对啊,先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事情到了眼下的场合,就不是去管个人立场的时候了,此时此地,只有汉唐!其他皆蛮夷!

  年轻读书人见到本来被自己聚拢起来的人群被老头子几句话有散去的趋势,急眼了。

  “要不是他曹十四挑衅在先,我汉唐大可以任派一位大将担任演武之事,也不会被吐蕃人指名道姓的要他曹奋上场。

  曹奋就是个文弱书生,虽说有点歪才,可是这种场合岂是儿戏,让他这样的竖子白白折损了汉唐天朝的威仪。”

  说来说去这人就是针对曹奋,在场的众多老百姓虽说还是不明就里,可是到了这一步看到读书人的表现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不对劲的。

  就在这时,朱雀大街的另一头一阵整齐的步伐声传了过来,本来热闹非常的街头声音也渐渐的降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都被街道那一头走来的百人方阵吸引了过去。

  曹奋身穿银甲领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是正好百人的虎豹骑军士一身黑甲跟在身后。

  一排一列各十人的方阵此刻正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仔细看去每一次抬腿和落地,这一百个军士像是同一个人一样没有丝毫的误差。

  “嗒,嗒,嗒。”

  每一次脚落地的踩点声,更像是重重踩在观礼众人心脏跳动的节拍点上,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心跳都跟着换了拍子。

  每路过一段街道,两边的人都出奇一致安静了下来。

  朱雀大街的道路两旁再不复之前的热闹景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虎豹骑行进的脚步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