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活死人墓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弄盐的骚操作

活死人墓大师兄 牧马江南n 2142 2020.03.08 22:40

  “难道所有躲进深山的黑户,都是这般赤贫?你们不交易吗?”

  “稍有差别,大体上差不多!胡鞑人不让汉人私用铁器,铁质的农具、菜刀、斧子等等,都是里长、保长等人保管,好多人共用,逃出来的时候,根本带不走铁器!

  老朽手里的这柄破斧子,还是原打算就要逃走,借来连夜出逃,才带带进深山的!

  一年到头的收成本就没多少,种了一坡、收了一车、打了一斗、煮了一锅,年年都是灾年,纳粮交税是从来少不了,胡鞑官家和地主拿走了所有的收成,却还要反欠他们一屁股债……

  卖儿卖女、东求西告,实在活不下去了,趁夜带着父母妻儿悄悄逃进深山……

  进山之后,才发现被逼得活不下的人,有很多,大家自然一撮一撮凑在一起,在林间垦荒、打猎、摘野果、掏鸟窝,勉力糊口,到也不难!

  虽说没有铁器,干什么都艰难;缺医少药,生病就等自然好了,或者死了;有时候,官兵会进山来清山,抓一些黑户回去,我们凭着地形熟,再加上所有黑户形成了相互警示的约定俗成的规矩,官兵进山慢慢的就抓不到什么人了!

  不要看我们过得苦,其实比起外面的日子好多了!老朽年轻时,还是女真人管着这一片,家境尚可,读过几年蒙学,知道陶渊明桃花源,现在看来,与世隔绝,有些东西根本无法自给自足,譬如没有铁器,就不可能产生屋舍俨然;没有铁器就无法制作精巧的织布机,时间长了,人人只能穿成这等野人模样;时间长了不吃盐,就会无力、毛发变白……

  现在我们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已经不是黑户,而是也野人了!

  只是,大家觉得就算是这样,还是要比外面好多了!因为这里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吃饱肚子!而外面不是被逼死,就是饿死!

  所以,大家除非生死关头,再绝不和外面联系,被逼无奈躲进这里的人,刚到的一般会被大家盯几年,直到确定真是黑户,不是混进来的官家探子,才会放心交往!要是发现混进探子,我们会毫不犹豫吊死他们!所以,我们这种人现在与官府彻底决裂了!

  清山的时候,有黑户被抓到外面的,也会被官府当着原来同村同乡的面吊死,并且极力警告……

  所以,和外面交易这种事,早就断绝了!至于躲进来的黑户各部之间交易,是有的,只可惜大家情况差不多,实在没有什么好交易的!”

  话事老人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的情况,王仲西总算是对这里的黑户大体上有了一个了解。

  “这么说,我带来的这百十号人,也会被山里的黑户盯几年?”

  “对!按规矩就是这样!”

  “怎样确定进来的人就是官家的探子呢?”

  “只要他们试图和外界联系,我们不问缘由,立即围攻,抓住处死!这里的山连着茫茫秦岭,秦岭纵横数千里,现在谁也不知道山里到底有多少黑户,但黑户对待官家探子,向来都是一个态度,心狠手辣!”

  王仲西心里叫一声苦!这不是扯了么?也就是说,从今而后的几年时间里,自己和自己的师兄弟们,再也不能和外界有半点联系了!

  “……额,其他的事,都好说,只有一点,食盐总是要吃的,要不然我们很快就会得病!这个是怎么解决?”

  “这山里有一种树,每到夏季,树干就像热得出了汗。“汗水”蒸发后,留下的就是一层白似雪花的盐。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后,就用石片把盐轻轻地刮下来,味道和外面卖的盐一样,吃下去身体也无不良反应,我们给了这种树一个恰如其分的称号——盐肤木!

  这大山里这种树并不是很多,但整个夏季,妇女们四处寻找刮盐,积累下来的盐,勉强可维持一年之用……”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个操作!王仲西对逼进绝境的人的求生欲和生存智慧,也是服了!

  和老者谈了许多,总算是把这里的情况规矩摸清楚了。

  到了夜晚,死圣派众人聚齐,围着火堆继续露营,现在谁也不指望能很快住进房子里了,经过一整天的劳作,石器、木器、刀剑、那把破斧子等等工具的作用下,只平整了小块的地方,伐木慢得可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弄下不多几根可做房梁的树木!

  狡黠的山民其实手上有木头,他们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就在伐木,木头放干了以备不时之需,只可惜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好处,要不然换一些木头,房子也很快就建起来了!山民们夯土墙、打土坯倒是飞快,现在最缺的就是木头!

  王仲西趁着大家都在,就把这里的大致情况和规矩跟大家说了一遍。

  “这么说,近几年我们就完全与世隔绝了?”杨无尘问道。

  “没错!”

  “这也挺好!”这个冷淡的女子,其实没出过山门,对外面的事物知之甚少,所以她无所谓。

  至于其他人,原本打算集体战死山门,现在却活了下来,所以对能活成什么样子,也并没抱太大希望,师兄弟们平日里感情都好,觉得只要大家在一起生活,练武,就算是苦一点,也无所谓!

  “这个现状,我们要设法改变!要不然在这里隔绝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王仲西看着篝火,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身边的人说。

  “也不知道山门那边怎么样了?”女人总是恋家的,郭葭萌似乎没有听见王仲西的话,也是自言自语道。

  杨无尘问道:“掌门师兄,您从圣地搬出来那么多东西,祖师在那下面是不是建了一个巨大的仓库,专门储藏东西呢?而且,储藏的好东西全是外面没有的?”

  “那下面确实有许多好东西!只可惜就我们目前的现状来说,用处不大,等我们人马壮大,再次回到圣地的时候,那下面的好东西,将有大作用!”王仲西认真道,“所以,我们得设法改变一下现状了!”

  “改变什么?”

  “缺什么补什么!”

  “这里缺铁!”

  “缺铁啊!是铁啊!这真的好难……”王仲西瞅一眼四面群山、茫茫老林子,觉得铁这玩意不是吹点牛就能解决的!不过,挖点泥巴,折腾一下陶器,这点可以办到!

  

举报

作者感言

牧马江南n

牧马江南n

土拨鼠一样高呼——啊——!

2020-03-08 22: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