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活死人墓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嚣张的胖货

活死人墓大师兄 牧马江南n 2033 2020.03.10 22:37

  “哦!你是来抢陶器的?”王仲西眉毛一挑,笑道。

  他一看来者不善,自己立刻先表现出不善来!自己不会打架,只好从气势上震慑敌人!

  “不敢!不敢!一看各位,人人手里拿着刀子,就知道都不是善茬,区区小可,不过是一个没用的胖子,岂敢来抢各位的东西!我来只是提醒各位,你们这里整日里烟气冲天,你们知道打仗用什么传信吗?就是烟!所以,你们在这里放烟,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官家的探子,现在正在放烟通知你们的人来围剿我们!”

  “你说的好有道理啊!”王仲西掏掏耳朵,道:“再说一遍,爷们听听,我们是什么来着?”

  “我们怀疑你们是探子!理由是你们烧烟,暴露我们的位置给官家!”

  “理由真的好强大啊!我竟无言以对!”王仲西抄起一个罐子,劈脸就砸过去了,笑道,“可是,你算老几啊?”

  然而,想象中哗啦一声陶器摔碎的声音并未响起,只见那胖子稳稳地接住了陶罐,笑道:“在这地方,不要糟蹋东西!不然就是罪过了!哦,你问我算老几,真正要算起来的话,怎么着也算是老大吧!”

  “哦!”

  王仲西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有点冷场了,在场的弟子和正在赶来的弟子,都拔剑待命,只要掌门师兄一声令下,就要砍人。

  然而,那胖子云淡风轻,兀自提起一口陶锅,轻轻叩击,发出清脆的金石之音,笑道:“手艺不错!这时候,就冒冒失失对我出手,而且从一开始,人人都是明刀明剑,最主要的是手艺不错,我突然觉得你们不像是探子了!”

  “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

  “只不过是一群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江湖人!”

  “看的挺准!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本就是江湖人打扮啊!”

  “难道我们不能假扮么?”

  “江湖气息在哪里放着,无法扮!”

  “你还懂江湖气息?”

  “因为我以前也是个江湖人!不过,你身上却并无江湖气息,是一股散漫的书生气!”

  王仲西简直惊呆了,这死胖子不光身体肥,胆儿肥,这目光也挺毒辣啊!

  “哦!不过你错了,我只是一个陶工!”

  “不!你身上是一股书生气!”

  “你一个江湖人,如何看出我有一股书生气?”

  “因为我成为一个江湖人之前,也是一个书生!”

  “失敬失敬!”王仲西拱拱手,道:“说了这么多,你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砸我的场子?”

  “不不不!我不敢砸你的场子!这样吧!任我选十件陶器送我,烟火暴露位置的事情,我帮你摆平!要不然暴露位置的事我说出去,山民们会立刻驱逐你们!”

  “哦!原来你想勒索我!”

  “不不不,真是来帮你摆平事情的!”

  王仲西想了一下,确实存在浓烟滚滚暴露位置的嫌疑啊!这事情就算见多识广如王仲西者,现在困于如此境地,也是束手无策的!

  “愿闻其详!”

  “答应送我陶器了?”

  “只要方法有效,十件就十件!”

  “好!我要这件……呃,这件!对,还有这件……”不得不说,这个死胖子,目光真的挺毒,调走的毫无疑问,确实是烧的最好的十件陶器!

  “好吧!答应送你!说吧!”王仲西在这胖货挑选陶器的时候,细细想了一下,觉得就这种条件下,无论如何烧的只能是木柴,不冒浓烟不可能……就算用木炭来烧陶器,而木炭本身也是木柴烧成的,总还是要有个冒烟的过程……

  实在是毫无头绪,毫无办法!不过,这胖货说的有道理,这确实很容易暴露位置!必须得改,否则官兵、山民都不会放过自己!

  “说吧!有什么好方法不冒浓烟?”王仲西看着敲击陶器敲击得很有韵律的胖子,再一次问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再烧了!不烧自然不冒烟!”

  “你妹啊!这就是你的办法?你确定你不是在消遣我?”

  “嘿嘿嘿,活的太苦,太无趣!打趣一下,看着你生气,我乐呵一下!当然,不烧不冒烟,这的确是最好的方法!只是想来你肯定不用这法子,你还指望着陶器立足呢!

  除了最好的办法,还有次之的办法,还有再次的办法!不知你想听哪一个?”

  “能不能少扯淡,谈正事!”

  “好吧!告诉你我叫东方朔!”

  “你妹,没问你名字……东方朔?”

  “对!江湖人称东方朔!因为多智,故有此称!告诉你次之的法子:晚上烧!一般来说,陶器烧三四个时辰就可以了!天黑点火,天亮正好封窑,夜晚远方是看不见你里的烟气的!”

  王仲西拍着脑袋,恍然大悟,光想着如何不产生浓烟,却忽略了夜幕可以遮盖浓烟的事!

  “那再次的法子呢?”

  “东方朔”真的吧几只大小不同的陶缶敲击出了乐曲般的韵律!他白胖圆润的指头,在馒头一般的手上,十分灵活地敲击着陶缶,笑道:“再次的办法嘛,我还在想,稍等肯定想得出来,且静心听一曲…”

  这个时候,已经围了许多看热闹的,只是那些山民不知道为何都没有近前来的,王仲西没耐心听这个胖货击缶而歌,扫视一圈,看到这附近山民的话事老者也来了,就冲他招招手,叫他到自己身边来!

  没想到这老家伙摆摆手拒绝了!

  王仲西只好趁着那胖货击缶而歌到了兴致浓处,闭着眼睛享受的空档,箭步跨出,拉住了老者的衣袖,问道:“怎么回事?这个胖子是什么来路?为何你们都不敢近前?”

  “他说的没错!您不是问他算老几,他说算起来他该是老大!没错,他的确是老大,是方圆百里老山林里,这些黑户的老大!”

  “哦!好牛×啊!你们这些黑户山民的老大,是干什么的?”

  正等着老家伙回话呢,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让这老家伙溜了!王仲西纳闷,回头一看,发现胖子往这边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