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活死人墓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放了他?

活死人墓大师兄 牧马江南n 2045 2020.03.05 21:33

  胡鞑人作战,善骑兵,善野战,自从使用回回炮,也善于攻城了,向西一直到多瑙河,所向披靡,杀人如麻。

  但他们并不擅山地战、丛林战!草原长大的胡鞑人,一生所见的树,都是屈指可数的,何谈山地、丛林战?

  当然,胡鞑人不擅长,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擅长此类作战的人。

  汉人,从不缺少铁骨铮铮的英雄,从不缺少宁为玉碎的好汉,也从不缺少誓死抗争的战士和忠魂……但更多的人是麻木的、蒙昧的、逆来顺受的!他们只顾一口吃的、只顾吊命活下去,其余一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在乎谁来统治。

  就算是一头猪来统治,只要不耽误吃饭,他们就绝不理睬。这是绝大多数……十分可悲……

  当然,这群人也蕴藏着巨大力量,当碗中没饭、完全活不下的时候,他们会洪水猛兽一样爆发,席卷天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群人,有奶便是娘,给个馒头就叛国,这群人后世有个专有名词,叫做汉奸,也是层出不穷,有时候多起来,也数不胜数。他们全无礼义廉耻,禽兽不如,只顾踩着同胞的尸骨,喝着同胞的鲜血,对外族卑躬屈膝,逆来顺舔!对同胞面目狰狞,敲骨吸髓!

  他们仗着对这片土地、对这群人的熟悉,对这片土地上人们习惯和规则的熟悉,反过来尽情欺压同胞!

  郭葭萌派出探查的弟子回来了,胡鞑大将不花派出一个偏将,唤作呼格日的,现在正带着由汉奸组成的千人队,进入了终南山……

  “掌门师兄,按照他们目前的行军速度,如果顺利的话,天黑之前就能够到达我派山门……”一个精瘦精瘦的、看上去目光炯炯显得很精神的汉子道。

  “消息准确吗?来的全都汉人降卒先锋?”

  郭葭萌在一旁道:“‘电光猢狲’孙隼,向来是我派负责打探消息的弟子,消息从无差错!”

  “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吗?”

  “禀报掌门师兄,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妥当了。”

  “好,那就烧了这里,我们进林子吧。”

  “烧了这里?”

  “对!我们不烧,他们会烧的。而我们烧,就是要告诉胡狗,我们已经放弃了。”

  “烧吧!”郭葭萌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水滚下来……

  杨无尘的脸,冷若冰霜。

  通过这两日了解,死圣派弟子,大多都是师兄们一代一代从乱世流民手里买来的将要饿死孩子,将他们代师收徒,作为师弟,从小在山上养大……这个收徒规矩是杨不错和龙仙立的,他们自由孤苦,所以总是看不得孩子饿死……

  所以,这里不仅仅是个门派这么简单,这里是每一个人的家。

  “只要大家都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这些房子和瓶瓶罐罐,不过是泥土和木头而已,烧了之后我们还会建起来。

  只要有人在,就有一切在!

  烧吧!”

  郭葭萌擦干眼泪,坚定了信心,第一个拿起火把,投进了自己和丈夫杨非鱼自成亲一直住到现在的屋子。

  杨无尘面无表情地点燃未婚女弟子住的房舍,其实也就是她的住处,这山上一切资源都比较紧张,就算杨无尘是掌门师兄的女儿,也只能和其他未婚女弟子住在一起,并没有单独的房间。只有成了婚的男女,才会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他们生出来的孩子,在未婚之前,分男女和其他弟子住在一起。

  开了头之后,所有人也就忍痛把火把扔进了房间,不一会儿整个山头平地上,大火熊熊燃起……

  黑胖恶僧不脱,被铁链五花大绑,提了出来。

  这家伙看着熊熊燃起的大火,哈哈大笑,笑声如雷。

  “哈哈哈哈,自己住的老窝都烧掉了!哈哈哈,佛爷不是这么好抓吧?快快备轿,把佛爷抬还了不花将军,说不定大军过处,还能给尔等留个全尸……”

  这黑胖恶僧十分嚣张,大笑不止。事实上,此人的心里虚到了极点,眼看这群人连自己住的房子都烧掉了,这是铁了心,要死战到底!

  而死战到底之前,杀他,破釜沉舟,坚定死心,这是最好的选择……

  王仲西当然看到了这恶僧内心的恐惧,淡然一笑,道:“黑秃驴,不必心虚,爷爷们杀你,嫌脏了我们的剑,到时候一定会把你交还给你主子的!

  至于留全尸这种好事,爷爷从不打算干!来来来,穿件新衣服……”

  大火燃起来的时候,众人撤进了后山的树林。王仲西跟不脱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林子里,而且已经听得见前山的喧哗了……

  王仲西笑眯眯的,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戴起了一个口罩,从一个黑色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件看上去十分臃肿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不脱紧张地嘴唇哆嗦。

  王仲西一手提着臃肿的衣服,一手拿出了那个手电筒式的电棍,狞笑道:“这两日你也受苦啦!被我的兄弟们揍的体无完肤,送你回去之前,总要给你穿一件新衣服。要不然就显得我太不够意思了。

  来来来,乖……穿上吧,穿上吧。”

  不脱抖着浑身上下哗啦啦的铁链,道:“怎么穿?”虽然他十分不解,这个时候给他穿这么一件臃肿的衣服,到底是何用意?但这个蠢人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好说,好说,你不要调皮,我亲手给你穿上便是。”

  不脱虽然不理解这么做到底是何用意,但武人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很糟糕,很危险,所以他十分抗拒,十分紧张,身上的铁链抖的哗哗的,嘴里发出嗬嗬的威胁声,犹如被困猛兽……

  “这就是你的不对啦!说过了,叫你不要调皮,你偏要调皮,这就怪不得我了。”王仲西云淡风轻的说着,就把电棍戳在了这家伙的身上,噼里啪啦一阵,这个家伙就倒在地上,羊癫疯似的抽搐着。

  王仲西命人解下这家伙身上沉重的铁链,竟真的亲自动手,给这家伙穿上这一件臃肿的白色衣服。他戴着口罩,让大家离得远远的,整个过程都小心翼翼的。

  众人十分不解,但他们不质疑掌门大师兄,也不问为什么这么做。

  “你真的要放了他?”杨无尘冷冷道,“此人与我,有杀父之仇,我必须要杀了他。”

  “等着吧!我这么费尽心思的要放了他,自然有放了他的理由,你等着瞧吧!”

  王仲西已经越来越有做掌门大师兄的感觉了,虽然面对杨无尘这张无辜而又冷漠的脸,他还是用坚决如铁、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话。

  “一切都听掌门的吧。”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色逐渐笼上了一层寒霜,郭葭萌拉着女的手,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