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活死人墓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物力维艰

活死人墓大师兄 牧马江南n 2160 2020.03.09 21:46

  清泉石上流,茫茫大山石头缝的水眼里,汩汩流出的水,清甜甘冽,这样的泉眼有很多,逐渐汇聚成小溪,沿着山沟奔向远方。

  躲在这里的黑户山民,每一小撮都占据这样一个山沟,清理完山沟里的杂树杂草,就近水源搭建了简易的土木结构房子。

  简单一点的直接用黄土夯墙,木材搭架子做屋顶,树枝晾干之后,铺在椽子上,糊上泥巴,挂上茅草,就成了房子;稍微复杂一点的,就用土坯砌墙,土坯又叫胡基,在青石板上,用木模框,填上湿黄黏土,用石头礎子捶实,制成四边棱角分明,两面光平的土块,晒干后,即可做建筑的主体材料,砌墙、盘炕、泥炉灶。

  据老人说,这东西现在只做盘炕之用,毕竟现在逃离官家的黑户,躲在深山老林,官兵经常会突然围剿抓人,大家草木皆兵,时常要做好逃跑躲避准备,官兵一旦进入黑户山民的村落,就会捣毁一切建筑和生活用品,精致的土坯房,是没必要花费时间去建的!当然,土炕是过冬必要的,不少土炕,冬季没什么衣衫被褥的黑户山民,就有可能被冻死……

  王仲西看着几个精瘦精瘦、黑得像半截烧焦的木棍一般的汉子,用树皮串起来些许茅草遮羞,鼓着肌肉,正提着石礎子嗵嗵作响,打胡基打得正欢。整个过程干得热火朝天,充满劳动的美感、力量感,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湿黄土粘性大,打成型的胡基从石板上剥落下来,不是太容易。

  “为什么不在石板上先撒点灰,然后上土,剥离起来就容易多了!”

  王仲西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有个汉子飞快地跑到他们的村落,用树枝编的筐子搬来一筐子草木灰,试了一下,剥离起来果然容易多了!

  几个汉子连同村里的话事老者,都竖起大拇指,夸赞新来的办法大!

  打胡基的在他们原本打过胡基的土坑里,挖生土就容易多了!而夯土墙的,就不是那么容易,按照王仲西的要求,必须向阳的山坡上,平整土地,然后建房子,这些人由于缺乏工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平整完土地,挖出了生土,开始夯土墙。所谓粪土之墙不可污,林下一般有着厚厚的腐殖质、根系,都是熟土,要在这里建房子并不容易!

  王仲西带来的人,相对来说就是废物了,他们以前过日子,靠的就是接一些复仇、保镖、提供保护等业务,赚取钱财,最狠就十来个杀富济贫,风高月黑的时候灭几个恶贯满盈的豪强、贪官,夺取些钱财……

  现在到了这个境地,只会挥刀砍人的他们,面对各种农活,都傻了眼……

  他们现在能干的,只有听从这些熟练的庄稼汉吩咐,打打下手了!

  杨无尘这样一个翩然若仙的小姑娘,干活倒是很主动,现在小脸上沾了泥巴,衣裙上沾了土,看上去像一枝带着泥土的荷花。

  生存,生存,强烈的求生欲,让这群人即便到了这种境地,依然勉力求生,而且这个劳动场面,经营造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王仲西看着眼前的种种,觉得任重而道远,几年时间,不准接触外人,是什么概念?如果不想法子,等省上的衣服破烂腐朽之后,就只能穿着兽皮、树叶?冬季睡在光秃秃的土坯炕上瑟瑟发抖?穿着树皮树叶茅草,拿着石头磨的工具,在林间开垦的荒地地里拼命劳作?天哪……

  “无尘,你和你母亲找几个伶俐的女弟子,跟我来!”王仲西喊了一句,大家看着这个无所事事、跟老头四处乱转的掌门师兄,不知道他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山民们用树枝编的筐子每人两筐,挑了许多,到了杨无尘等人编树枝网的地方,不一会儿堆积了许多。王仲西要求他们用干净的石头把这些粘土砸碎,碾细,然后借来几个珍贵的用木头磨制的取水勺,把这些碾细的粘土活了稀泥,吩咐女弟子在刚编好的树枝网上衬上细树枝,上面衬一层树叶、再上面衬一层草、铺一层石子,用石头架空了,才把和好的粘土稀泥一勺一勺舀上去,慢慢过滤,过滤下来的稀泥,就不含粗颗粒、柴草等杂质了!

  然后,就等着这些细腻粘稠的稀泥慢慢蒸发水分、发酵。

  接下来,王仲西用石头和普通黄土和的泥土,在几个女弟子的帮助下,开始砌烧陶窑。

  王仲西不是圣人,没有心胸和山民共享技术,所以这个时候,帮忙的全是女弟子。山民毕竟是小民,有着升米恩、斗米仇的人性,不能一次性给他们许多好处,小恩小惠、利益捆绑才是控制他们的最佳方法!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要让所有山民都离不开自己和自己的人,这样,以后有所图才能让他们感恩戴德心甘情愿追随……

  当然,这个阴暗的心思,不可语外人!

  “您这是要干什么?烧砖吗?”杨无尘问道!

  “你觉得我有闲情逸致烧砖吗?”

  “那是?”

  “请问以后你用什么煮饭?用什么吃饭、喝水?用什么洗漱?”

  “呃……煮饭自然是用水煮,至于吃饭喝水,自然是用嘴!洗漱?这么多水,洗漱随便啊……”

  “神啊!你什么脑回路?我说的是容器……”

  “什么是脑回路?哦……我明白了,你是要烧制瓷器……”

  “天哪!你果真还是个孩子!”

  “难道不是吗?”

  “你觉得就我们这样的条件,有可能烧出瓷器来吗?”

  “这就要问掌门师兄了!我不懂!”

  王仲西只好道:“不过是烧陶器而已!”

  “陶器?和瓷器有什么不同吗?”

  “好吧!干活吧!我无法解释!”

  黄泥加石头,砌好了窑,用塑料袋跟山民换来许多干柴,这一夜,死圣派的弟子就在溪水边露营,烧了一夜的,窑终于干了!过滤下来的稀泥,由于摊开的薄、加上夏季温度高,水分蒸发差不多了,具有可塑性了!

  早上,大家都干活去了,女弟子留下来,按照王仲西教的,开始徒手制作陶丕!这些女弟子还算心灵手巧,捏了一段时间,总算是学会了捏简单的锅、盆、至于罐子、瓶和壶,比较复杂,王仲西自己捏了各一个。

  “掌门师兄,你竟然还有这手艺?”

  “哦,这都是师父教我的!”王仲西嘻嘻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