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活死人墓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扑朔迷离

活死人墓大师兄 牧马江南n 2053 2020.03.25 23:33

  杨甫渠看着杨无尘走远了,这才喃喃道:“实在对不住啊……”然后,他从从容容的放下朴刀,来到王仲西身边,道:“对不住啊,又耽误掌门时间了……”

  “你们的人,难道个个都像你这么厉害吗?”王仲西问道。

  “在掌门面前,杨某实在是班门弄斧了,不敢言说厉害……当然,我们进了这林子里的,都是劫后余生的人,能在当年胡鞑人围追堵截中、快马乱刀下存活下来的,自然还是有点本事的……

  不过,刚才这位师姐的剑法其实也很不错啦!我们的人十有八九还是打不过的……”

  王仲西点点头,道:“那好吧,不说这个了……刚才你说得对,铠甲和鱼鳞的作用其实差不多,大概设计起来也差不多,现在我画出来,如果你觉得行就点个头,然后我们就开始铸造。”

  “一切但凭掌门做主……您是有见识的,不像我们这些人,都是些只会吃喝拉撒的棒槌……”

  王仲西不理会这个说着谦虚的话,实则十分傲慢的家伙。

  他拿起炭,随便在树皮上画出了一些鱼鳞状的东西,然后又画出了一个把这些东西串起来穿在人身上形状的样子……

  小时候学过几天素描的王仲西,用炭笔画物,功力还是有一点的,很显然,如此栩栩如生的铠甲图样,已经打动了眼前这个小子。他的眼睛在放光。

  “对对,铠甲就是这个样子,当年我们杀过很多穿铠甲的人……可我们都没有穿过铠甲。

  不得不说胡鞑人射箭的本事,其实挺好的,不穿铠甲,会直接被人的箭穿透……我们有很多弟兄。其实并没有死在胡鞑人的弯刀之下,而是死在了箭下……”

  王仲西并不理会杨甫渠的絮叨,又画出了自己想象中的几种箭头。

  “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仔细想一想,试着设计一下,我甚至可以设计出一种拉起并不那么费力、但威力很大的弓,适合我们并不强健的汉人使用……

  好了,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那我就按照现在这个图样,开始铸造你所需要的朴刀、铠甲以及箭头了,置于弓这种东西,并不是我们想做就能做的,这已经不属于铁器了,需要的材料可能我们这里比较稀缺,牛筋什么的都没有,这些需要你们想一想办法……”

  王仲西突然明白、或者说猜到了东方赢得一点用意,那就是他只派这些棒槌似的人过来,需要兵器,却连个图样也不带,这其实是在试探自己。

  王仲西猜测东方赢的意思,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懂多少东西,想看看他是否连兵器这方面都比较懂……

  既然如此,王仲西就要表现得让他大吃一惊,让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确实是块宝。

  价值越大的东西,就越有人小心翼翼的保护……在一切还比较朦胧,事情扑朔迷离的时候,让自己首先立于不险之地,小命重要,只有好好的活着,只要有充裕的时间,才能保证看得透,盯得稳,伺机而动……

  已经炼出的精钢,还储存有一些,不大规模烧烟,点火打铁铸剑,一般不会有什么暴露位置的大问题。所以,王仲西和那群经过筛选,信得过的新收孤儿师弟们,开始架火打铁……

  当然,王仲西的强项,是提供方案和优质钢,据图和方案,以优质钢来打造东西的,当然是一些心灵手巧的山民,这些心灵手巧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现在打出的东西已经有模有样了,刀剑、铠甲甲片、箭头等,自然不在话下……

  这些东西,既然能交给山民打造,自然是允许东方赢手下的人观摩的。

  杨甫渠等人,也帮着打铁的师抡大锤,也留神学了一下如何打这些东西……

  王仲西心里暗笑,既然从一来就嚷嚷着要学铸剑,就满足你们的心愿在这里学吧……

  把一切理顺之后,已经到了夜里,点燃两个高炉,就等待明日炼化之后除铁了……

  王仲西离开工地,到了矿区的屋里睡觉,核心区让孙隼安排心腹弟子,轮流盯着……

  凌晨时分,王仲西被铁铃吵醒……

  这是王仲西立下的规矩,在他睡觉的时候,一般不允许别人来打扰,除非有十分紧急的事情,可以通过拉屋外的绳子,摇响床头的铁铃叫醒自己,然后,自己允许了才可以进来……

  “谁?”

  “师弟彭满月!”

  “进来说话……”

  天已经很凉了,彭满月带着一身霜气,出现在了王仲西眼前。

  “掌门师兄,我们一点一点的挖线索现,使出许多珍贵的铁器,譬如钢针就用了不少,妇女们十分珍视钢针……所以,一般从男人那里问不出的东西,渐渐地从一些妇女的口中,得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情况……”

  “意思是你找到了第三方势力?”

  “对!这片林子里除了我们,并不存在另一个烧陶器的人,之前在林子里交易的陶器,甚至还有极少量的铁器、布匹和针头线脑,其实来源于外界……”

  “啊?竟然来源于外界?这算什么玩意?话事人长老会不是不让和外界有任何接触吗?他们怎么会自己破了自己的规矩?”

  “现在还没什么证据,这些只是单纯从那些妇女的口中打听到的消息,一点一点汇总,剖析出来的结果……

  这个团伙很神秘,具体受谁的控制,现在还没有查清楚……山民们也没有明说他们和外界有接触……

  只是一些货物,曾经出现在山民的交易当中,这些东西在大山里,在缺乏优质钢铁的情况下,无论如何是产不出来的……

  基于这个情况,我们就分析出来,一定有人和外界联系……”

  “那山民明白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吗?一不小心就暴露,被人干净杀绝啊!”

  “他们的话已经说到了那个份上,其实明白告诉我们了!小弟以为,就算是妇女,也明白早先那些货物,来自于外界……”

  “既然他们知道这些东西来自于外界,难道没有引起恐慌吗?这些年,他们还四平八稳的生活在这片林中?”

  “就这个问题,小弟也曾问过几个性格比较直爽的妇人,他们直言告诉我,话事长老安然无恙,其他人就不会有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