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玉源宫

朔元 薛九千 2131 2020.07.01 23:55

  第七章:玉源宫

  今天,魏元润难得起了一个大早。

  早早梳洗完毕,用过早膳。魏元润就动身往玉源宫走去。

  玉源宫,是当朝太后王氏所居住的宫殿。对于玉源宫,魏元润没有什么概念。是因为这所谓的皇祖母,在当今皇帝魏东临登基之后,就开始以青灯古佛为伴。并不怎么与自己的孙子孙女们打交道,甚至连自己的皇帝儿子想见她都难。宫中甚至有传言说,皇帝和太后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太友好。但这原因为何,也无人可知。

  在魏元润的印象里,除了每年几个重要的节日,太后会踏出玉源宫,其余时间都很难见到老太太。而这次去玉源宫,魏元润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玉源宫前,魏元润和他的“阔别已久”的兄弟们再度碰面。除了还在狱中的老大,其余五个都悉数到场。年龄最小的老七魏元和还朦胧着睡眼,一看就是刚刚被宫人喊醒过来。

  魏元润环视了一周,唯有二哥襄王元礼向他点头致意。而其余的兄弟则将他视为透明人一般无视。魏元润咧了咧嘴,这种情况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这时,从玉源宫内走出了一位嬷嬷,对着宫外的诸位皇子说到

  “太后已经起了,请各位殿下入内觐见。”

  诸皇子听完,就紧随着这个嬷嬷身后鱼贯而入。

  玉源宫内

  地龙正烧着火热,纵使室外还是寒冬腊月,一走进宫内,当即就能感受到层层的热浪。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正坐在上首。笑眯眯的看着殿下的诸位皇子。

  “皇祖母在上,皇孙在此向您请安,祖母万福金安。”殿下传来了诸位皇子此起彼伏的声音。

  “不必多礼,孙儿们快快请起,我老太太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皇祖母在上,孙儿知道祖母喜欢吃斋念佛。孙儿前几日偶得空闲,就亲手为您抄写了一部释家经典,今日特地献与祖母。”殿下的二皇子说着便从袖口拿出一本小巧的经卷。

  太后坐在上首,点了点头说道:“世人皆知元礼书法独具匠心,而其墨宝更是千金难求。今日这佛经,老太太我就笑纳了。”挥了挥手,立侍于其左右的嬷嬷就上前接下。

  而后,济王元朗也拿出了一柄早已备好的玉如意送出。而在场的其他皇子也拿出了一些“小玩意”送予太后。说几句讨吉利的,惹得老太太喜笑颜开。就连七皇子元和都学着哥哥的样子,送出了一株雪莲,看着他那憨态可掬的模样,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但是,在场却有一个人尴尬至极,以至于都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而这位,正是咱们两袖清风的六皇子殿下。此时此刻,魏元润心里不知道把杨信痛骂了多少回,为什么不提醒我来玉源宫要携带礼物。也同时在心里腹诽着这些兄弟:从小到大就没见你们这么团结过,怎么?难得来一次玉源宫,也来演一场“兄友弟恭”的唱本?那好,为啥没人通知我!我也是皇子啊!

  身无长物的魏元润在玉源宫内如坐针毡,就连旁人所投来的视线都觉得火辣辣的。等着临近饭点,太后才下达逐客令。魏元润才感觉如蒙大赦。

  而后那位带路的嬷嬷所传来的话语,又使得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六殿下,太后她老人家想留您吃一顿饭。请殿下离去时,慢些走,在偏殿等候一会。”

  “好..好的!”魏元润木讷的应下。按照嬷嬷的指示来到偏殿等候。

  过了一会,那位嬷嬷来通知魏元润前往正殿用餐。

  在前往正殿的一会时间里,魏元润诚恳的向嬷嬷打听着

  “请问嬷嬷,为何太后要单独留我一人用饭?”

  “这个老奴也不知,还请殿下待会亲自去问问太后吧。”

  没能从引路嬷嬷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魏元润也只好作罢。眼看着正殿就要到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魏元润光脚不怕穿鞋的。“毅然决然”的迈进了殿内、

  正殿里,太后已经坐在桌前等着了,看见魏元润进来,立马热情招呼他。

  “元润,元润。快来祖母这身边坐着。”

  魏元润已经不知道多久没人这么亲切的呼唤过他了,自他记事起就尝遍了人情冷暖,也让他明白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多么的冷酷无情。而现在,突然有人这样亲切的呼唤他,他一时乱了方寸,怔在了原地。

  太后看见他半头都不挪窝,干脆就亲自下桌,拉着他的手,强行把他拉到身边坐下。

  “像,真的太像了。太后用她那干枯苍老的手掌抚摸着魏元润的眉眼。

  在这玉源宫正殿所发生的一切都超乎了魏元润的预料,太后语焉不详的话语也让他倍感疑惑。像谁,难道是向他的便宜老爹吗?疑问满腹的魏元润,极其迫切的想去询问太后,询问她的真实意思。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过了半晌,太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为了破解尴尬,她连忙招呼着魏元润用膳。

  而后,看着魏元润正在“努力”里的消灭着这桌上的饭菜。老怀大慰的笑了。

  饭过三巡,太后开口问道

  “听说,皇帝让你去查上元节的刺客?”

  一听这话,魏元润立马就意识到真正的内容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碗筷。

  “回皇祖母,是的,父皇是命孙儿总领这件事。”

  “可有头绪?”

  “没有......”

  “皇帝可有对你提出什么要求?”

  “父皇限定孙儿七天内将凶手捉拿归案。”

  老太太狠狠的拍了拍桌子,怒道:“他想的倒好,七天,他怎么不自己去查呢!”

  看着突然盛怒的太后,魏元润谨小慎微的说到:“这不关父皇的事,是孙儿“自己”接下的差事。”

  太后慈爱的摸了摸魏元润的头,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

  同时,她看向那位嬷嬷。嬷嬷立刻心领神会,从内室里取出了一个碧玉扳指。说道

  “哀家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只扳指就送予你了。在宫内你若遇到什么阻碍,这只扳指即可代表我。倘若有人敢欺负你,你就来找哀家,玉源宫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

  魏元润诚惶诚恐的接过嬷嬷手中的碧玉扳指,此物入手冰凉。稍微稳住了他混乱的思维。毕竟,在这玉源宫内的见闻,实在是超乎了他的预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