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乞儿

朔元 薛九千 2064 2020.06.30 14:07

  第六章:乞儿

  “臭要饭的,赶快走开。别挡着路,咱家还得做生意呢。你们这臭烘烘的,不是挡我的财路吗”?一位面黑的酒店伙计斥责道。

  “大爷,求您了。赏我们一口饭吃吧,我妹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您看这寒冬腊月的,您行行好吧!”薛原恳求着说,旁边的小女孩,则是睁着亮晶晶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伙计的黑脸。

  “滚蛋,别搁这卖可怜,咱家不吃这套”伙计说着,就撸起袖子,意欲动手赶人。

  “来上一碗羊汤,再加三个饼子。给这两小鬼送去。”大堂里幽幽的传来一道声音。

  门口三人,回头一看。一位身着锦袍气度非凡,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翩然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单论皮相,南梁魏氏可谓是自成一派,坊间传言魏氏开国太祖的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但再怎么差,大量的美女涌入皇宫,这么多年的“基因改造”,也算的上是卓有成效的。魏元润七个兄弟,确实没有出现一个歪瓜裂枣,来败坏魏氏门风的货色。

  伙计一看魏元润发声,黑脸陡然一变,谄媚的说:“好勒!羊汤一例,饼子三个。大爷这就给你安排。”

  魏元润之所以会帮助薛氏兄妹,并不是良心发现,只是看着他们兄妹俩的模样,想起了一些往事。

  金陵城虽然地处南方,但这里的冬天也不会对你客气。所以薛原在接过汤、饼之后。也没进门。就在酒楼大门左边的小巷子寻了一背风处,招呼着自己妹妹过来。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虔诚地将炊饼撕得稀碎,再就着羊汤送入腹中。在冬日里,又有什么比得上一碗滚烫的羊汤呢?

  金陵城,自古就是河海通衢之处,再又有南梁定都的加持。其中繁华,寥寥几笔根本无言分说。然而也正是因为繁华,往来的客商汇聚,客商们南来北往自然也带动了各种口味的流通。金陵的美食,也正是由这些不断地交流和碰撞,融会贯通之后不断进步。

  这一顿吃下来,魏元润很满意。尤其是那羊汤,一碗下肚,浑身毛孔都舒张开,通体舒泰。

  酒足饭饱,魏元润踱着步,慢慢沿着这金陵城的街巷,往皇宫里走去。他久居深宫,而这金陵城内的衮衮烟火气,正是他以往接触不到的,所以,他的脚步放的很慢,很慢。

  “嘭!”一声碰撞声响起。

  神游天外的六殿下被一个乞儿所撞到。

  “大人,对不起大人。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尊驾。对不起,小的在这给你道歉了”小乞儿诚惶诚恐的向魏元润告罪着。

  魏元润挥挥手说:“罢了,罢了。你且走着,我还不至于向一个小鬼置气。”

  突然,魏元润发现手中不知道何时塞了一张纸条,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小乞儿,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借着人群掩护,魏元润快速浏览了一遍纸条的内容:‘大人,您身后有尾巴。跟着他可以甩掉。’而在纸条的末尾,留下了一个“羊”字。

  魏元润仔细审视了一遍面前的乞儿,敏锐的发现了他嘴角残留的一丝狡黠。于是他计上心头。

  “喂,我的玉坠呢,是不是被你顺走了?你说话啊!不说就是默认了!你这蟊贼,还敢在这金陵城内公然行窃。看我怎么教训你”魏元润怒上心头,从身旁的小摊上借了几根草绳,“捆住“”乞儿,马上就往着官府“押去。”

  说是“押送”,其实是由这乞儿带路。在这大街小巷里,七拐八绕了好几次之后,乞儿将魏元润带到了一个荒废的城隍庙前。而后自己就转身离开了。

  魏元润看着这荒废的城隍庙,大马金刀的就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有人了,甚至还是魏元润的“熟人”。

  一位少年郎见到魏元润进来,毫不犹豫的就向他跪拜下来。这位少年,便是在悦来酒楼,和魏元润有过一面之缘的两兄妹其中的哥哥。

  “大人吉祥,大人大恩小子没齿难忘。”

  “不值当,不值当。男儿膝下有黄金。先前帮你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你已经回报于我了。”魏元润四处望了望

  “怎么不见你那小妹?”

  “回大人,舍妹体弱,在吃过汤饼之后就睡下了,无法向大人您道谢。请大人海涵。”

  魏元润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而地上的少年突然问道

  “大人,最近是否得罪了什么人?”

  魏元润眉头一挑,不予置否。

  “可否要在下为您查探一番?小人名叫薛原,在金陵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是有着一些自己的门路。”

  魏元润摇摇头,拒绝了薛原的请求。

  他魏元润现在所牵涉的层面太高,单独拎一个出来都是庞然大物。就连他倘若行错一步,都会被轻易碾碎,更何况薛原这小小的乞儿。

  魏元润从袖口里拿出那枚“失窃”的玉坠,对他郑重其事说道:

  “我现在有另外的要紧的事交给你去做,第一,我要你现在去查明,从上元节到现在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现在金陵城;第二,我要你去了解关于上元皇帝遇刺的坊间舆论。等这两件事有了眉目,你拿着这个玉坠,到城西找一个叫做杨勇的人,把玉坠和消息都给他。放心,事成之后报酬少不了你的。另外,在探查时,务必小心小心再小心!”

  说完,魏元润将玉坠交到薛原手上,自己就走出了城隍庙。留下呆若木鸡的薛原一个人,

  要问为何?因为,玉坠上的纹路是金陵城内家喻户晓的纹样,而这纹样金陵城内就只有一个家族能使用。那就是南梁魏氏!想到这,玉坠主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魏元润不知道的是,自己随手给出去的玉坠在薛原幼小的心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不过知道他也无所谓,毕竟对于他来说那就仅仅是一枚玉坠罢了。与其关心这个,还不如想想今天自己身后的“尾巴”来自何处。会是便宜老爹?羽林卫副统领关良?还是潜藏在暗处的刺客?

  魏元润现在就像一个过河的卒子,进则进退维谷,退则粉身碎骨。魏元润看看了天边皎洁的明月,一声轻叹。加快了回宫的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