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誉王府

朔元 薛九千 2120 2020.06.28 19:10

  第四章:誉王府

  魏元润回到皇子府,不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豆大的雨点淅沥而下,在坚硬的石板上重重砸下。在石板间,有一抹嫩绿吸引了魏元润的目光。夹缝之间,体态虽纤盈,但却有着不尽的向上动力,纵使身处绝境,也得展现出自己的风采。魏元润看着夹缝中的那株小草,久久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叫喊将魏元润拉回了现实。

  “殿下,该用饭了!”杨信端着御膳房的饭食来到魏元润面前。

  “哦,那先放着吧。”

  杨信看着魏元润魂不守舍的样子,欲言又止。但最终,也只是将饭菜放下就默默退下。

  御膳房云集南梁城内厨艺精湛的厨子,再加上皇宫内的优良食材的加成。自然是色香味俱全。但魏元润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佳肴,却没有丝毫的食欲。原因无他,早上便宜老爹给他安排的“差事”,实在是太过于复杂。

  端妃、誉王、羽林卫、刺客......这一切的一切都相互交织,交织成一张复杂的“网”,而他魏元润就如同一只小小的虫豸被束缚于其中,一步错则步步错,焦头烂额的他又该如何完成那个“差事”呢?

  囫囵吞枣的吃过午饭,他决定去自己那个大哥的府上看看。

  ---------------------

  晌午刚过,魏元润就站在了誉王府门前。

  魏元润已经忘了上次来誉王符是什么时候,或许是五年前那位大哥出阁辟府之时吧。想当初王府内门庭若市,王府门前甚至还出现了一段时间的交通堵塞,似的京兆尹府不得不派专人来此维持秩序。这在当时也是名传京城的一段佳话。

  而今誉王府大门紧闭,门前早已冷落鞍马稀。他的主人今早被押入大牢生死未卜,而这消息早已在京城里不胫而走,冷落如此也是自然。

  魏元润叩响其门,马上就有小厮向内通报。马上,誉王符长史裴纶就迎了出来。

  “六殿下大驾光临,令本府蓬荜生辉啊。这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人多眼杂,请六殿下入内一叙”

  随即裴纶便领着魏元润向着府内走去。誉王府不愧为当朝皇长子所居住之处。其中雕梁画栋,鳞次栉比的假山园林星星点点的坐落于其中。园林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月色下的花园景致更是千变万化,别有一番洞天。

  路经一座别院,而里面的人吸引了魏元润的目光。

  浅青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伴随着轻声娇喝,玉手抻出剑鞘里的青剑,手腕轻轻旋转,青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女子那抹青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青色的剑光在空中画成一弧,女子的腰肢随机顺着剑光倒去。青色的剑光笼罩于整个院落之中,肃杀的气氛油然而起,令人望而生畏。

  裴纶顺着魏元润的目光看去,为其介绍到:“院中女子为我誉王府客卿李可寅李先生,一手剑术出神入化,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士,是主公花费重金聘请而来的。”

  李可寅,魏元润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而后继续跟着裴纶的脚步去往中堂。

  中堂之上,誉王妃谢氏早已等在那里。看起眼睛红通通的想必是刚刚哭过。

  魏元润上前对谢氏说到:“嫂嫂安好,皇弟现今唐突到访,是由于父皇委任于元润以探查昨日刺杀一事,有些问题还需嫂嫂为皇弟答疑解惑。”

  “府中之事皆由元泓和裴长史打点,我一个妇道人家又怎会知道这些。而今元泓在狱中,若有问题且自向裴长史问询即可,我身体有恙,请恕我待客不周。”谢氏粉面含怒,不咸不淡回复道。旋即,向后堂走去。

  这时裴纶马上上前,诚恳的说:“不知六殿下想问些什么,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好,昨晚刺客所用的凶器已然查明,是由羽林卫所流出。因此父皇勃然大怒,所以今晨才会将大哥下狱。关于凶器,敢问裴先生可知其中的关节?”魏元润问道

  “羽林卫之事,主公都不与吾等家臣讨论。可就在前几天,主公在休沐期间,却由一则羽林卫传来的消息,而急匆匆的出了门。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遗失了。如果六殿下还想了解更多,请移步羽林卫官署。”

  “失窃?哦,我了解了。那事不宜迟,我这就去羽林卫官署一趟。”

  “六殿下且慢,这是主公的腰牌,虽说主公已被下狱,但仍还是羽林卫统领。殿下您带着这块腰牌,想必羽林卫内没有人敢敷衍与你。”裴纶郑重其事的说。

  魏元润接过腰牌,就往府外走去。而裴纶由于还有要事处理,就吩咐了一位小厮带他出去。

  再次经过那位女子剑客的院落,魏元润好奇的往里张望,可惜这次未能看见那一个青色的身影。

  “小子,你家大人没教过你男友授受不亲吗?女眷的屋子也是能随意窥视的吗?”一位女子指着魏元润斥责道。

  女子身穿一袭绣黄色色绣金薄衫,外披青绿色云锦纱衣,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整齐的秀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双髻,将一支清雅的赤金点翠如意钗点缀其上。显得整个人飘逸出尘,风姿绰约。

  看来这就是那位女子客卿,李可寅。果然是习武之人,风姿确实非比寻常。但这脾气可不敢恭维。魏元润连忙摊手,表示无辜。

  “姑娘,是在下孟浪了,在下在此向姑娘你道歉。在下是南梁六皇子........“魏元润话没说完,可那女子头也不回的就进入了院子之内。

  魏元润心想:苦也!苦也!还记得圣贤曾言:“唯小人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我们的六皇子殿下,第一次体会到了社会的险恶。)

  经历一番波折,魏元润终于抵达了羽林卫位于外城的官署。而且,魏元润明显的感觉得到,金陵城的护卫力量加强了不少,看来经过那一次刺杀,自家那位便宜老爹警戒了不少。

  ------------------------------------

  养心殿内,

  有两人的身影

  “老六他查怎么样了。”

  “回陛下,六殿下今天去了誉王府,而现在应在羽林卫官署。”

  “他还是一言未发吗?”

  ......

  “我的这些儿子看来一个个的都闲不住了,但他们别忘了,老虎的屁股可是摸不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