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羽林卫

朔元 薛九千 2117 2020.06.29 20:15

  第五章:羽林卫

  羽林卫在南梁的历史上可谓是留下了光鲜亮丽的一笔,当年跟着南梁开国皇帝——那位大周南候,席卷南方,建立了累累功勋。但自从南梁定都金陵之后,诸多的将领都在那位南候的分化下,流入南梁各地。

  在此情况下,羽林卫实力遭到了层层削弱,渐渐退出了南梁战略部队的的范畴,成为了“撑门面”的部队。虽然如此,但诸多当年出身与其中勋贵都将自己的子侄辈借着自己的荫庇,送去羽林卫中进行“镀金”。所以,羽林卫在金陵城内还有着“少爷军”的别称。

  --------------

  此刻,羽林卫官署内,副统领关良正于公厅之内接待魏元润。

  魏元润看着关良,此人有着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为何如此良将会沦落自此,看来自己的消息是过于闭塞了。看来自己得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了,不然在这个波诡云谲的金陵城,难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魏元润心里暗自想到。

  “不知殿下,今日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若无要事,请六殿下改日再来,近期乃是多事之秋,还请六殿下海。”关良不卑不亢的话语中,言语间暗含的提醒被魏元润敏锐的所觉察到。关良这个人,被他暗暗记下。

  “此次前来,是奉父皇之命,魏元润向东方拱了拱手继续说道:“查明近日金陵城的刺杀事件,因为现场所遗留之凶器,已证明是羽林卫流出。敢问关统领,近日是否有军械失窃?”说完,魏元润从袖中拿出了得自誉王府的腰牌。

  看见腰牌,关良面色一怔,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苦笑,回答说:

  “看来殿下是有备而来。没错,十五天前,一批从将作监运来的军械,在运送到京畿地区附近就离奇失踪了,而押送的一伍羽林卫军士也人间蒸发了。在事发之后,我曾和誉王殿下一起前往失窃之地附近查探,但却一无所获。也正是这样,誉王殿下才会蒙受无妄之灾。”

  魏元润听着关良这一席话,其中所含之情不假。看来这位关统领也是一个性情之人,也不知道那位大哥,给他灌了何等的“迷魂汤”才把他骗到自己的羽林卫里来。这个关良,看来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看来得找机会,了解了解这个家伙了。

  “关统领,可否告知在下,十五天前的那一批军械是在何处失窃的。虽说大哥和统领已经探查过了,但圣贤有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所以在下想再去现场看看,寻找一些遗漏的蛛丝马迹。”魏元润如此说道。

  “倘若殿下意已决,那么关某告诉您也无妨,军械失窃于金陵城以东五十里的云飞渡。而现在天色已晚,此去云飞渡路途遥远,殿下不如改日再去探查,毕竟此时刺客还未归案,殿下千钧之躯可千万不可一身犯险。”

  “这是自然,此番叨扰,还请将军见谅。”

  事已至此,魏元润明白自己是无法再从关良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了。两人寒暄了一阵,魏元润就向关良请辞。

  在离开羽林卫官署时,路经校场。虽然天色渐晚,但校场上仍然人声鼎沸,看来是有一场比斗正在校场上如火如荼的展开。魏元润本意是避开人群,想着赶着晚膳时间回去的。但校场上比斗的一方所使用的剑法,却吸引了他的目光。总觉得再哪里见过。

  校场上比斗的双方皆未着甲,甚至就连手里所拿的武器也是木制的。毕竟这只是一场比斗,大家都是袍泽,点到为止即可。这点魏元润是明白的。

  场上双方一位使剑,一位用刀。剑客所用的剑法,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走的是俊逸出尘的套路,一剑使出,不含一丝烟火气。而另一位的刀法则和剑客截然不同,他的刀法大开大合,霸气无双,一刀劈下,裹挟这锋利无匹的锐气。魏元润看着双方的比斗,陷入了联想。

  南梁宗室有着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所有的适龄皇子都应当修习一定的武艺。之所以有着这种规定,一是因为魏氏是因为弓马定鼎,若是传出南梁皇子不知武艺,岂有脸面见列祖列宗;二是适当的练习武艺,也可以强身健体,以免皇嗣过早夭折,导致魏氏嫡系香火凋零,以致皇室大乱。

  而诸皇子的武术教头皆出于京中禁军,自然所授之武艺属于军中武艺范畴。多年的耳濡目染,魏元润自然可以认出场上二人的武艺并非属于军中武艺,反而具有着江湖的风气。看来自己的大哥,多年经营的羽林卫也卧虎藏龙啊。

  出了羽林卫官署,天已擦黑。

  现在返回皇子府也赶不上晚膳了,择日不如撞日,早已听闻金陵城中有三大楼,其中珍馐佳肴饱受老饕们所追捧。正好,三大楼之一的“悦来酒楼”就在这外城的西边,离着羽林卫官署也算近。于是六殿下就算去往那里打打“牙祭”。

  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句话换在悦来酒楼其上也可行得通。

  “三大楼”的盛名,为悦来酒楼带来的是无数的客人,而这些客人既然光临,自然也不会吝啬手中的金银。正是这样,悦来酒楼才显得越发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

  而我们的六殿下,被跑堂的安排在了大厅靠近大门的位置。这也没办法,谁让魏元润来的时间不恰当呢?但六殿下不在意这些,只吩咐伙计快些上菜,好让他安慰“五脏庙”。

  金陵城纵使在繁华,也是有着乞儿的存在。这些乞儿乞讨多年,也了解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艰难。所以他们选择了联合,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丐帮”。虽然只有三四十个帮众,但起码有了一个组织,他们还起了一个洋气的名字——聚义堂。

  按帮主薛原的想法,聚义堂现在虽然小,但在以后将会遍布整个南梁,乃至整个天下。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一顿胃紧张。

  为了温饱,薛大帮主正带着妹妹薛兰,站在悦来酒店的门前。盘桓不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