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朔元

薛九千

  • 历史

    类型
  • 2020.06.26上架
  • 1.51

    连载(字)

23位书友共同开启《朔元》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朔元 薛九千 2212 2020.06.25 19:06

  世有四国,皆为当年中洲周氏分封镇守四方之诸侯国也。

  但天有不测风云,百余年前中州震荡,周氏宗室同室操戈,天下大乱。四大诸侯揭竿而起,代周自立。几经征伐,天下四分。

  东齐、西楚、南梁、北燕四国鼎立于世,尔来百余年耳。

  ---------------------

  南梁,金陵城。

  朔元十六年,正月十五。

  上元佳节,当代南梁皇帝魏东临于德元殿内设家宴,皇太后、后宫妃嫔及众皇子皆出席其中。但说是家宴,但也暗流涌动。

  当今天子二十六登基,至今已在位十六年,在内鼓励民生,轻徭薄赋,对外出兵岭南,擒获南蛮王彭旭,设象郡,以节制岭南诸蛮。可谓是一代明君。

  但是,当今天子虽功勋卓著,但太子之位始终空悬至今。“太子者,国之根本者也”,国本迟迟未定,虽有天子的文治武功稳定民心。但是,始终无法满足朝堂衮衮诸公之口舌也。

  所以,立储之事摆上了魏东临的御书房的案头,此次家宴也是魏东临设置的一场对于各皇子的考校。

  自古以来,皇子夺嫡导致骨肉相残,同室操戈之事,屡见不鲜。虽然魏东临并不希望自己的骨肉也因皇位而反目成仇,祸乱宫廷,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种事,即使他身为九五之尊也不能避免。因为自己当初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登上的帝位。想到这,一些往事涌上心头,他摸了摸自己日渐泛白的鬓角,暗叹一声.......

  宴会觥筹交错间,魏东临轻咳一声,原本喧闹的德元殿归于沉寂,大家都将目光投向这位东齐地位最高的男人。期待着今晚真正的重头戏。

  “今夜正值上元佳节,不知诸位皇儿有无良诗佳句,以佐这无双月色?”

  梁人善文,路人皆知。单论文气,南梁于四国若称第二,则无人敢称第一。南梁地处南州,因地制宜,风景秀丽,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尽折腰。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文章。所以魏东临以月为题,考校诸位皇子之文采,并无不妥。毕竟南梁自诩礼仪之邦,若其执掌者,对于诗词歌赋一窍不通,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魏东临话音刚落,德元殿周遭卫士已将早已备下的桌案及文房四宝准备妥当。七位皇子迈步而出,站定于各自桌案前,开始思索。

  魏东临看着殿间的诸位皇子。就仿佛看见当初的自己。当年的自己也如同他们一样接受着考校。一晃十多年,自己也成为出题之人,个中滋味只有自己能知晓。

  南梁魏氏七子,其中三子被立为太子的机会最大,坊间称之为“魏氏三虎”。

  长子誉王魏元泓,自幼喜欢武事,辟府之后授羽林卫统领,再加上其母族严氏之父为当今工部尚书严宽,且占着长子的名分,所以在朝野支持立其为太子的呼声很大。

  次子襄王魏元礼,则和大哥截然不同,此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弱冠之龄就以一篇《望江南》名动金陵,而今二十有一,更是拜入南梁文坛宗主丁子友门下,文名更胜一筹。

  四子济王魏元朗,上榜的理由很简单——“肖父”,据传祁王之貌与当今年轻时的相貌无出一二,而且所封王号“济”,坊间猜测“济”通“继”,并且济王之母乃为东齐汝阳侯嫡女,种种相加。在当今心中,济王是不是有着优先顺位呢?大家都不得而知。

  但这些和六皇子魏元润都无关系,他现在的心情可谓是糟糕透顶。自己作为皇子中的小透明,一直都是被忽略的存在。原因无他,因为他是魏东临一场宿醉后的“产物”,自己的母亲只是这皇宫中的一个小小的宫女。一朝临幸,且还诞下龙子,本以为能够母凭子贵,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但可惜,这是皇宫,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一个小小的宫女哪里可以经受这里明里暗里的倾轧,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连自己的性命也丢了去。

  魏元润由于年幼,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虽有皇子之名,但无皇子之实,魏氏惯例,皇子成年之后即可出阁辟府,可他魏元润早已成年,但宗人府却无动于衷,自己的便宜老爹更是不管不问。所以他魏元润只能和他的七弟魏元和住在皇子府中。

  此次考校,他也明白其中蕴含的真正含义。但又如何呢,这个机会属于的是他的六个兄弟,但却唯独不属于他六皇子魏元润。他心里也早已放弃了争嫡的想法,只求一个安稳度过这段时间,能做一个寄情于山水的逍遥王爷。一念至此,魏元润泼墨挥毫,于面前的宣纸之上,宣泄者自己心中的苦闷。

  魏元润的动作自然是引起了周遭目光的关注,没办法,全场六个皇子那个不是眉头紧皱,面露疑难,可你魏元润好家伙,大刀阔斧的仿佛同市井屠夫一般,你是在写诗文还是在杀猪啊?魏元润的异常表现也引得了魏东临的注意。

  但也只是略微注意一下而已,他魏东临膝下七子,五子以出阁辟府,唯独六子虽已成年还羁留于皇子府中,这其中与难道与他无关吗?所谓天子凉薄寡恩,可不是空穴来风。

  一番泼墨挥毫后,魏元润的“大作”业已完成,他自己明白,当这篇诗文呈上给自己的便宜老爹之后,自己会面临的是什么,但又有什么比他现在的境遇更惨的呢?这篇诗文与其说是给便宜老爹的考校之作,还不如说是给自己这些所谓的“兄弟”的自白书,向他们自白,表明自己对于皇位并无念想,只求安稳过这一世。

  “父皇,儿臣诗文已做好,请父皇一阅,另外,夜已深了,儿臣有些乏了,父皇能否准许儿臣先告退?”魏元润沉声道。

  “张忠,去把元润的诗文拿上来。时候也不早了,你既然已写好诗文,自是可以回府休息。尔等诗文还未写好吗?难道要朕在此等到明天吗?”魏东临登基已久,所养成的威势岂是这些个乳臭未干的皇子们能够承受的,此刻发怒,在场众皇子皆惊恐不堪。

  同时各位皇子心里都记上魏元润一笔,你写的快等着便是,为何要连累吾等?不过魏元润已不在乎这些了,将诗文交给便宜老爹的贴身内侍张忠之后,就快步离开了德元殿这一令他压抑的地方。

  魏元润走在回皇子府路上,开心的还哼起了歌,周围路过的宫人们看着他的样子,皆退避三舍,心里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六殿下怕是在德元殿里受了不小的刺激,魔怔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脱离夺嫡的漩涡中心,但是,树欲静则风不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