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风雨欲来

朔元 薛九千 2019 2020.06.27 18:00

  第三章:风雨欲来

  日上三竿。

  魏元润慵懒的从床上坐起,伸了伸懒腰,开始一天的“摸鱼”皇子工作。至于昨天的那首诗所造成的余波以及之后的事,他是一概不知。

  “殿下,宫里传来消息,让您晨起之后到养心殿去一趟。”贴身伴当杨信看着魏元润起床,提醒到。

  哦,看来是昨天那首诗的缘故了,便宜老爹应该是要敲打敲打我了,哎,人在宫廷身不由己啊。魏元润心想

  “哦,好。知道了”

  杨信看着六殿下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服侍皇子是多少内侍梦寐以求的活计,所谓皇子即为潜龙,他日若其荣登大宝,自己岂不就能够体会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可自己这位六殿下,也太不着调了一点,在当今圣上心里,怕是早就排除在皇储名单之外了。可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呢?

  哀,莫大于心死。杨信不求名利,只求安定。毕竟自己和六殿下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梳洗完毕,魏元润不紧不慢的向养心殿走去。

  养心殿,是南梁皇帝的固定寝宫,位于皇宫内的核心区域,距离皇子府还是有着一段距离的。

  一路上,一队一队的禁卫军从魏元润身边经过,神色肃穆,表情凝重。就连周围的宫人也行色匆匆。

  魏元润心生疑惑,感觉整个宫内弥漫着一种沉重的氛围,阴沉压抑,使人透不过气来。

  魏元润来到养心殿前,看见便宜老爹的贴身内侍张忠正站在殿前,正和一位虎背熊腰的男子说着话,纵然魏元润在这宫中生活了十八年,也无法将这汉子的容貌,和他印象里的人对号入座。

  “许将军,您请先回。皇上目前受惊未复,不易见您。您先去御书房,首辅大人可恭候您多时了”

  男子一听这话,仔细瞧了瞧张忠,最后望了一眼养心殿紧闭的殿门,跟着张忠唤来的小太监,由他领路向御书房走去。

  张忠应付完这男子,就转身向殿内走去。而看到这,魏元润连忙唤住他。

  “张公公,劳烦您通禀父皇一声,皇子魏元润求见。”

  张忠回身,看着魏元润,马上将其拉到一旁。

  “殿下为何会来此?”

  “不是父皇派人到皇子府通知我晨起之后,到养心殿面见父皇吗?”

  “什么?陛下何时唤您觐见?”

  突然,殿里传来魏东临沙哑的声音

  “张忠,放他进来,是朕的意思!”沙哑的嗓音盛满了疲惫。

  听闻魏东临发话,张忠为魏东临打开殿门,便退下了。

  进入养心殿内,

  魏元润,从未见过如此虚弱的魏东临。从小到大,魏东临在人前,都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而现在的魏东临,就如同一直垂暮老矣的雄狮,威严尚在,但却了无精气神。

  魏元润跨步上前,向魏东临请安道:“父皇在上,儿臣见过父皇,问父皇安。”

  魏东临点了点头,他坐在床前,床上好像另有其人。

  魏元润借着余光瞥向床前,等他看清床上为何人时。冷汗立刻就从他身上冒了出来。

  床上的是端妃,而她正昏迷着。端妃肩膀上被包扎的严严实实,想必这就是他昏迷的理由。魏东临手上把玩着一柄短剑,而短剑上的花纹,不知为何,魏元润觉得十分眼熟,但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但他知道,宫里一定发生了一件大事

  “昨晚在你离席之后,朕带着其余的人登上紫霄阁赏景。也就在那个时候,出现了刺客。若非是她,朕或许已经见不到件提案的太阳!”魏东临说到此时,突然站起身来,凌乱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四处飘荡,右手把那柄短剑用力一掷,刺入了地面,直至没柄。

  魏东临突然发怒,实在出乎魏元润的意料。他暗道一声苦也,五体投地,叩拜于地面之上。

  “你猜这柄短剑出自何处?想不到啊,想不到!我魏东临竟然有朝一日会被自己的儿子所刺杀,那柄短剑来自京中羽林卫,来自你的好大哥!昨天夜里他已经被押入大牢候审。你说下一个跳出来又会是哪一个?”

  魏东临的语气不疾不徐,冷漠的就好像一个旁观者。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子凉薄吧。

  魏东临说着说着,取下了自己的佩剑。望向了膝下的六皇子

  “你说你愿意当一个逍遥王爷,那么朕就给你这个机会。你拿着朕的佩剑,为朕去查明真相。你持此剑,如朕亲临,允许你便宜行事。七天之后,朕要凶手捉拿归案,朕就赐你丹书铁券,许你一生自在逍遥。倘若未能找到刺客,那你便用此剑自裁了吧!”

  语毕,魏元润面前的这便宜老爹终于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一样的不怒自威,一样的凉薄寡恩。

  事已至此,魏元润已无退路。只能接下这一桩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任务,因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知道这是魏东临对自己的“敲打”。

  魏元润捧着尚方宝剑,心事重重的走出养心殿。突然看见之前为那虎背熊腰的汉子引路的小太监,连忙拦下。

  “你之前引路去往御书房的精壮汉子是何人,为何要来养心殿求见父皇?”

  “回...回殿下的话,那人姓许,听干爹(张忠)说他是朝廷的将军,好像是从南方来的。”

  魏元润摸了摸下巴,思索着小太监的话,想着那几个关键字,南方、姓许、将军?

  少顷,魏元润想起来者为何人了。岭南象郡守备许山海,正是他擒获了南蛮王,并把他献于朝廷。

  南梁律法规定,地方大员需定期入京述职,但却没有规定具体的时间。那么许山海,为什么是这个敏感的时候来到京城呢?是巧合还是刻意呢?

  魏元润思考着,放走了小太监。

  小太监临了提醒了他一句:“殿下,您还是快些回府吧,奴才看这天气,可是快要下雨哩!您金贵,可别淋坏了身子,那可不值当呦。

  魏元润抬头看了看,天昏地暗,风雨欲来。他这小小的皇子又有何处可栖身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