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血色

朔元 薛九千 2194 2020.06.27 00:27

  德元殿内,

  张忠将魏元润的诗作呈上给魏东临之后,便立侍于其左右,眼观鼻鼻观心,对一切事务,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因为他在当今身边已经当差了多年,对于这位的脾气秉性可谓是,摸得清清楚楚。当今圣上,看似随和谦恭,待人如春风拂面。但在这外表之下,潜藏的是对于一切事物的绝对掌控欲。

  皇子考校是小,但立储之事所系重大。不是他这个宦官所能参与的,他所能做,也只能做的就是对于皇帝的忠诚。这就是这么多年来,他安身立命的根本。

  魏东临,拿起诗文,细细观之。

  但其上之内容,纵使他登基多年所修成的养气功夫,也无法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刺啦”一声,魏东临将魏元润的诗文,撕得粉碎。他双目圆睁,将手中斟满佳酿的酒樽砸向地面。

  “哐啷”酒樽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其中的酒液迅速浸满地面。

  天子震怒,殿前所有人皆吓得叩拜在地,惶恐不安。

  ———————————

  魏元润诗文如下:

  世事无常耽金樽,

  杯杯台郎醉红尘。

  人生难得一知己,

  推杯换盏话古今。

  圣君三万六千日,

  年年岁岁乃乐何?

  在殿前所有人都叩拜于地时,梁帝魏东临双手紧抓着座椅的扶手。

  他自然明白魏元润诗中蕴含之意:纵使九五之尊之位,白送与他。我魏元润也志不在此,我不陪你们玩了。

  扪心自问,魏东临确实没有将自己这第六子归入自己的皇储名单中,不然也不至于等到现在也不应允其出阁辟府。但他魏元润身为皇嗣,却没有对皇位的向往,虽然这样高调的宣告自己退出皇位的争夺,选择明哲保身,实际上对于南梁,对于魏氏,对于他自己都算得上是幸事。但是,身为他魏东临的儿子,岂有临阵脱逃的理由,这让他这个皇帝该如何自处?

  这是皇位啊,为什么你魏元润就可以大大咧咧的直接放弃。甚至还有一丝的不屑。就随随便便的将这个竞争的机会弃之如敝履。

  而最让魏东临难堪的是,这首诗的语气如此轻佻,明摆着就是看不起这次考校。那么,他这个君父将置于何处?

  正当魏东临在对于魏元润的“无所谓”态度所恼火时。

  殿下传来了一声轻柔的女声:“陛下,您之前说好要带臣妾,在上元节登上紫霄塔,眺望金陵的佳节盛况,所谓君无戏言,您可不能食言哦!”

  端妃款款起身,一双剪水双眸望着魏东临。

  说起端妃,宫里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是梁帝魏东临最为宠幸的妃子,更有人说,南梁空悬的后位就是魏东临为她准备的。但是,这也是宫里人对于端妃的最大认知了。

  她就如同一朵空谷幽兰一般独自为魏东临盛开,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都无从知晓。

  一听到端妃的言语,魏东临紧皱的眉头,马上舒展开来。

  确实此次家宴,皇子考校只是一个小插曲,宴会的目的是为了给忙于政务的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放假”机会,也是为了看看自己治下的国家,底层百姓的生活到底如何。

  而紫霄阁作为皇宫中最高的建筑,正好能够俯瞰整个金陵城,是一个绝佳的观景处。登至其上,观那万家灯火,也是魏东临皇帝生涯的一大乐事,正是因为他的垂拱而治,才有全城的灯火阑珊。至于那不思进取的不孝子,找个时间得敲打敲打。

  一念至此,魏东临怒气消了大半,站起身对端妃说道:

  “朕未曾忘记,爱妃,来朕身边。诸位皇儿也都歇息吧,随朕登紫霄阁一观这金陵城的万家灯火。”

  端妃挽起魏东临的胳膊,半倚半靠于皇帝身上。迈步向紫霄阁走去。后宫众妃,诸皇子紧随其后。

  紫霄阁,南梁皇宫内最高的建筑,也是金陵城内最高的建筑。始建于梁文帝时期,而后南梁历代皇帝几经翻修,现已成为南梁魏氏的核心建筑之一,其中收藏着许多名家名作、当世孤品和奇珍异宝。正是因为如此,平常紫霄阁都处于封闭状态。但今天,阁内却一反常态,门庭若市。

  魏东临挽着端妃,登上紫霄阁顶。望着金陵城内的万家灯火,一股豪气自魏东临心里油然而生。当年那个年轻的皇子,在经过十六载的励精图治,内轻徭薄赋,予民生息,外擒蛮王,设郡岭南。文治武功,皆有功于社稷。就算现在入太庙,也有颜的对魏氏列祖列宗。

  端妃看着意气风发的当今天子,姣好的面容流露出一丝的不忍。但下一刻,灿烂的笑容又重新绽放。

  突然,紫霄阁梁上,发出一声异响。

  大家都把目关投向上方。

  只见一个身着夜行衣的蒙面刺客,手里拿着一柄明晃晃的短剑从斜刺里杀出,笔直的刺向当今皇帝魏东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皇帝身边的端妃突然挤上前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皇帝身前。

  而这都超乎了刺客的意料,出现了些许迟疑,前刺的节奏稍微有些滞后。本来刺向皇帝心口的短剑,却插进了端妃的肩头。

  刺客一看一击不成,连忙舍弃了短剑,乘着夜色以及夜行衣的掩护,直接往阁楼下一跳,兔起鹞落之间,就消失在众人眼中。

  刺王杀驾,魏东临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遇到了。那种,自己的生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魏东临很不喜欢。所以他很生气,也很害怕。但看着身前昏迷的佳人,看着端妃染血的肩头,乌云在他的脸上凝聚。

  皇帝遇刺,还是在自家的皇宫内,这无异于实是在打皇家的脸。这消息若是传到其他三国去,南梁魏氏的脸可就丢尽了。

  得知消息后,禁卫军马上加强了紫霄阁的护卫工作。魏东临身前,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武士。

  少顷,禁卫军统领江厉跪在魏东临身前,沉声道:

  “陛下,您受惊了。如今刺客还未捉拿归案,还请陛下您摆驾回宫,您的安危才是吾等的第一要务。”

  “请陛下摆驾回宫!”禁卫军将士异口同声喊道。

  魏东临面沉似水,头发也因为先前的骚乱而变得混乱,抱着昏迷的端妃,对于周围的请求声无动于衷。

  而后,回过神来的魏东临,抬起手,用力的向江厉脸上挥去。

  “啪”一声脆响,响彻在紫霄阁前沉默的氛围里。

  “你还知道朕是皇帝,你还知道这里是皇宫?你可以再懈怠一点,等朕的牌位进了太庙,你再来跪我。江厉,我给你三天时间,不把刺客给我找出来,你就提头来见朕!”

  “回宫!太医,宣太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