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时空神的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本座

时空神的传说 掉线的素平生 3021 2021.05.05 01:02

  假山堆的规模和两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这里也是湖山一中曾斥巨资建造的特色校园景点之一,假山纵深有致,曲径通幽,加上竹林的点缀,真有几分世外秘境的意蕴,在校园里置上这么一片假山堆,整个学校的格调都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原先假山堆所处的位置并不是这么的偏僻,甚至一度是学校的焦点,只不过在几次校园翻修后,考虑到现代化校园的建设需要,不得已将其迁移到了偏僻的角落里。

  后来,不少学生都会偷偷带违禁品来假山堆,手机,烟,零食,这些东西随便塞在哪个石缝里,别人一辈子也找不到,着实是个好去处。

  不过江楠二人的目的可不是来假山堆观光游玩的,她们来这里,是来见证都市传说的。

  江楠左手牵着身后的卢琳,右手举着手机,借着手机自带手电筒的亮光照亮道路,在假山堆里摸索着。

  假山堆的路可不好走,一不小心就会迷路。

  修跟在两人的后面,一边观察二人动向,一边寻找着井盖的位置。

  “楠,你,你说这里会不会真的有鬼啊……我怕。”

  “你不是就是来找鬼的嘛?”

  “但是我还是很怕啊,楠你不怕吗?”

  怕鬼还来找鬼,这妮子真是个极品。修在心里暗暗感慨道。

  江楠对着卢琳翻了个白眼:“我怕你。”

  “你怕我?我有什么好怕的,难道我比鬼还可怕嘛,我觉得我长得还挺可爱的啊……诶楠你等等我!”

  江楠不理会她,径直打着手电朝前方走去,卢琳警惕地回头看了看背后幽深的黑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她打了个寒噤,赶忙追了上去。

  接下来的几分钟,都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卢琳,你说,咱们学校的假山堆有这么大吗,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出口?”江楠看了看时间,有些困惑地问道。

  “难道是鬼打墙?”卢琳弱弱地说道。

  两人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一股无名的恐惧渐渐爬上了江楠和卢琳的心头。

  “江楠……你说,你说我们会不会困在这出不去啊?要是咱们出不去了怎么办,我还很年轻,我不想死……”

  “别碎碎念了,还是省点力气想想怎么出去吧,话说琳你不是专门研究这种东西的吗?对于鬼打墙应该有了解吧?”

  “嗯,我听他们说,说只要待在原地别动,等太阳出来了,鬼打墙就会消失的。”

  “他们,他们是谁?”

  “和我一起讨论都市传说的网友们啊。”

  “……卢琳,我觉得我们还是再走走看吧……”

  “嗯,我跟你走,你说停我就停,你说走我就走。”

  两人继续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与此同时,修也发觉了这里的不对劲。

  就像江楠二人说的一样,这个假山堆修之前来过,远不如现在所处的假山堆大,更奇怪的是,在这里,他居然感受不到井盖的存在,如果没有特殊法器的阻隔,方圆百米内他都能定位。

  这里有蹊跷。

  难道是幻术?

  修将神力汇于双眼处,发现四周并无异样。

  等等……

  修同时望向左右手两边的假山堆,两边竟然一模一样!都是以修所处的这条小径为对称轴左右对称,怪不得他们一直走不到假山堆的尽头,他们,他们是在空间镜面上啊。

  (PS:空间镜面,指因强大能量波动造成的翘曲点或平行空间对撞产生的位面交界处,镜面本身无限长,同时会根据切面周围的景物拟态出一个空间闭环)

  首尾相接,前后呼应,这是个无休无止的死循环,这肯定是人为的造成的空间扭曲,如果不是他的井盖出了故障,就是这片完全对称的假山堆里混着一只强大的鬼魂,至少比现在的他强。

  也就是说……

  不好,江楠她们有危险!

  修急急忙忙向前方奔去。

  那些伪装成的小径岔路口尽数消失,只剩一条直直的路。

  “江楠……你看路变了诶。”

  “嗯,可能快出去了,我们加快脚步。”

  “好。”

  修赶上两人,发现前方的路不再曲折,而是变成了一条直线,心中大呼不好,刚要上前劝阻,却在交界处被一道隐形的墙壁挡住了去路。

  一道漆黑的虚影出现在墙壁外,它用沙哑的声音对修说道:“尔不是人……为何来此?”

  “那两人是在下的朋友,无意冒犯,还请高抬贵手,放了二人。”修拱手说道。

  “哦?本座在此修行百年,这两小儿不知礼节,贸然闯入,扰了本座的清净,本座自当要治罪,尔是何人,敢让本座放人?”

  修行百年?不对,百年的修为怎么可能做到扭曲空间,而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眼前这只鬼少说也要有上万年的修为了,实力深不可测,远远凌驾于现在的他。

  “我乃神庭在职时空神,修,她们二人本是无心之举,还请恕了二人不敬之罪。”修只好报上神庭和自己的名号,希望藉此能有些用处。

  “神庭?那是什么,本座问尔,现在是什么时候?那夷符之战,鸿循打赢没?”

  “回前辈,现在是公元2018年,夷符之战已是万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晚辈还未化神,不知结果,更不知前辈所说的鸿循前辈是何人。”

  修听到“夷符之战”几个字,整个人先是一怔,接着立刻反应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道。

  “万年?本座才闭关了百年光阴,何来万年之说?”

  “晚辈也不明缘由,无意叨扰前辈清净,还请前辈放了后生的朋友们。”修如是说。

  “也罢,本座也不屑于尔等计较,今日正逢本座出关,本座也不想开杀戒,已经给尔送回去了。”

  “晚生谢过前辈不杀之恩。”

  修告退,沿着来时路走了数米,出了假山堆,看到江楠和卢琳二人躺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井盖!

  他回头看向假山堆,却见山石中有霞光迸出,紧接着一道传音飞入了他的脑海:

  “对了,本座还有一件事须提醒尔,本座出关时三百米之内威压无法尽收,尔的朋友们可能承受不住。”

  “你刚怎么不说……”

  “尔等也没问啊。”

  “你这和杀了她们有什么区别吗!”

  “本座不杀她们本就是开恩,能不能活下去看她们自己,尔安敢质疑本座?”

  算了,先不和这老东西计较,还是想想怎么救江楠她们吧。

  “本座听得见,这次姑且先饶恕尔的不敬,若有下次,本座立当诛杀尔。”

  ……

  现在唯一的法子是将井盖召唤出来,自己带着两人进入井盖,开起空间维度庇护,才能逃过这位老前辈的威压。

  古神前辈的威压,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曾经也出现过古神单靠威压就能将神庭一半天神镇压的例子,他是领教过的。

  方圆百米之内,他才能感召到井盖。

  前辈的威压或许下一秒就要释放,百米之内已经隐约能被感受到了,离前辈越近,受威压的影响就越大,以他现在的实力,进入进入假山堆的百米之内,怕是连动都动不了一下吧。

  为了救江楠二人,这个险必须冒。

  他一步步朝着假山堆走去。

  “尔在做什么?尔难道不怕本座的威压?”

  修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朝着假山堆移动着。

  “还有……三米。”

  此时的修已然被威压镇得直不起身来,却依旧固执地向着假山堆挪动。

  “还,还剩两米。”

  “尔不可再近,否则后果尔等自负!”

  修没有回答,只是整个人的身子越来越低,当距离还剩一米的时候,他终于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扑通”一声跪下,双膝擦出了殷红的鲜血。

  “还有,还有一米。”

  “尔问你,那两人是你什么人?”

  “朋友。”修一边喘着气一边答道,跪着向前爬动。

  “那两人,当真对你如此重要?”

  “晚辈欠她的,不得不还。”

  修运起神力,升起一层护体的能量罩,重新站起身,顶着越来越强的威压向前。

  到了。

  进入百米威压范围的一刹那,神力护罩立即破碎,修体内一股真血逆流,染红了修发紫的嘴唇。

  修颤抖地抬起手,井盖受到了召唤,从假山堆里飞了出来。修操纵井盖飞到了江楠二人的上空,打开盖子,将两人吸纳了进去。

  就在吸纳完成的一瞬间,假山堆里也传来了真正的古神威压。

  假山在威压之下顿时化为了齑粉,天则无云遮月,地则无草覆野,狂风怒号,阴风阵阵,走兽飞禽,皆尽啼鸣,方圆三百米之内,只有修还立着。

  他在威压释放的那一刻,将井盖封闭了起来,高维度的空间庇护能保护井盖免受任何低维度上的物理攻击,江楠她们在里面是安全的,只不过,他就无法幸免了。

  威压逐渐减弱,威压的中心处缓缓走出一个人影,脸上戴着一张狰狞的由青铜制成的半脸面具,整个身子都隐没在黑布中,黑衣无风自动,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上是一双银色的金属手套,将他的每一寸皮肤都遮盖得严严死死的,下身被黑衣所掩,走路无声,似是飘行一般。

  “正式介绍一下,本座乃万鬼之祖,半面鬼是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