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祝你幸福平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疑似病例(1)

祝你幸福平安 萧饭 2075 2020.03.15 12:22

  往年回老家过年,沈雷生一家都是坐飞机回去的。今年因为暖暖要带小鸟一起回去,怕不好上飞机,所以沈雷生两口子商量后,决定坐高铁回去。

  这夜,沈雷生加班加点给小鸟搭个小屋。因为明天就要回老家,路上冷,老家那边也更冷。暖暖担心小鸟冻着,总是用一顶毛线帽子给它当窝。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已经快凌晨三点,许存锦一直陪着沈雷生,给他搭把手。不过她太困了,哈欠连天。

  “去睡吧。”沈雷生小声地对她说。

  怕敲敲打打动静大吵到女儿睡觉,他们俩躲在厨房里搭小鸟的窝。

  “快好了没有?”许存锦没打算自己先去睡,就想他快点捣鼓好了。

  沈雷生嘴里叼着一条细绳子,准备用来捆紧小窝用的。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你还笑?要不是你,她怎么会抱回来那只小鸟。”许存锦嗔怪道。

  沈雷生把绳子拿下来,开始给小窝扎绳子。他说,“我看这未必是坏事,自从有了小鸟,暖暖变得更加有责任心了。”

  最近女儿每天都细心照料小鸟,给它擦伤口,给它喂水,帮它准备食物。以前的她,只有被照顾的份,从来没有这么勤劳过。

  许存锦想想有些道理。

  忙到凌晨四点左右,小鸟的窝终于搭好了。这窝真的精致,许存锦再一次为老公的手艺折服。

  才睡了几个小时,许存锦就又按时起床做早餐。她一边忙着厨房的事,一边走到浴室,想把昨晚上换的衣服拿去洗。

  女儿的卧室就在浴室旁边,她轻轻地推了推门,想进去看看她有没踢被子,但是门打不开。再试着用力一把,还是打不开。

  “这孩子。”许存锦无奈地摇头。最近女儿心事越来越重了,才短短半个月,就变得像另外一个人。防她就跟防贼一样,哪像两母女。

  等她从浴室拿了换洗衣服出来,发现暖暖正在厨房。

  “你怎么起床了?”这会儿还早呢,许存锦诧异。

  暖暖没理她。

  “你到底在找什么?”许存锦又问。

  暖暖找到了那包小米,原来是找小鸟的食物。她拿着离开了厨房,始终没跟许存锦说一句话。

  许存锦又郁闷又生气,一把拉上厨房的门,发泄心里的情绪。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吃得很慢,暖暖却迅速扒拉几口,馒头也是猛咬下肚。

  “慢点吃。”许存锦早就忘了被女儿冷落的事,又关心上她。

  暖暖没想搭理她。

  许存锦踢了老公一脚,对他递了递眼色。沈雷生微微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暖暖,吃完饭跟爸爸到阳台看个东西。”沈雷生笑呵呵地说。

  暖暖绷着脸,不回答。

  “爸爸给你个提示,我们要带这个东西一起回老家的哟。”沈雷生逗女儿。

  暖暖的表情有轻微的变化,但是还是不肯说话。

  “昨晚你爸爸赶工了一夜呢,特别做给你的。”许存锦兴奋地说。

  暖暖抬眼,用仇视的眼神看着许存锦,“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何必兜弯子。”

  许存锦的笑容僵住了。

  “你们不就是想送我一个礼物,好跟我换小鸟吗?不,我绝不可能放弃小鸟的。”暖暖咬牙切齿地警告父母。

  沈雷生重重地放下了碗筷,非常生气。

  暖暖浑身抖了一下,心里是害怕的,但示弱是不可能的。心里的那根弦,绷得紧紧的。

  “我们是那么不讲信用的父母吗?我们什么时候要扔掉你的小鸟?”沈雷生气愤不已,“你爱护小鸟,爸爸一百个赞同,因为爸爸也喜欢小鸟。可是你不能因为一只小鸟,就把自己的父母当成仇人。”

  暖暖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指的是她而已。”她用眼神的余光对着许存锦。

  妈妈竟成了女儿口中厌恶的“她”,许存锦无比心寒。

  “她?她是谁?她是生你养你的妈妈。养小鸟没错,你妈妈也没错,为什么非要搞得有这没那?”沈雷生替老婆打抱不平。

  暖暖低头不语。

  一家人正闹不愉快,有人来敲门。

  许存锦去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陌生女人。

  “你是?”许存锦问。

  女人看起来面相不错,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楼上新搬来的,我姓汤,叫我小汤就行了。”

  “哦,有什么事?”许存锦奇怪。

  女人说,“我家浴室水管堵了,我能进来你家看看吗?”

  以前小梅一家住楼上也发生过这种事,所以许存锦没觉得大惊小怪。

  “你进来看吧。”

  女人进来,看到客厅里摆放着两个大行李箱,便问:“要回去过年啦?”

  许存锦“嗯”了一声。

  女人到浴室去看了看水管,看起来挺在行的样子,撸了撸袖子就要干活。

  “你自己会弄?”许存锦好奇了。

  女人用随身带来的工具,一边捣弄,一边回答,“会,怎么不会。”

  许存锦站在浴室门口,没说话,静静地看着。

  女人问,“老家远吗?自己开车还是坐飞机高铁?”

  “坐高铁。”许存锦说。

  “我老家W城的,我都很多年没回去了。”女人讲话豪爽,不扭捏。

  “那巧了,你那房子原先住的一家人就是W城人。”许存锦说。

  这女人说,“知道,小梅嘛,她是我的小学同学。不过她可比我本事,换房到自然家园了。”

  “是啊。”许存锦由衷地说。

  “小梅也不回老家过年了,听说他们把公婆接来新房子一起过年了。”女人说。

  大过年的,住上了新房,还把老人接来一起高兴高兴,真是令人羡慕。

  沈雷生和暖暖在阳台上,他拿小鸟屋给她。暖暖一看到这么漂亮结实的小鸟屋,高兴得都说不出话了。

  “喜欢吗?”沈雷生问她。

  暖暖狂点头。

  “现在你相信了吗?我跟你妈妈不会扔掉小鸟的。小鸟有家了,对不对?”沈雷生说。

  暖暖将小鸟放进鸟屋,那么小心翼翼。

  看楼上的女人走了,等许存锦关上门,沈雷生拉开阳台门,问她:“老婆,我们可以出发了没?”

  “走吧。”许存锦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差不多到了出门时间了。

  “走咯,回家过年了。”沈雷生手舞足蹈的,想到要回老家了,甭提多开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