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祝你幸福平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孩子们的同意

祝你幸福平安 萧饭 2137 2020.04.02 00:28

  沈雷生坐在饭桌前发呆了好一阵,然后用手摸了摸盘子,发现菜都凉了。女儿还没起床,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一点,想来也差不多该起床了。

  正当他抱着盘子,准备把凉了的菜拿去厨房加热,听到女儿在喊他。

  “宝贝,爸爸在客厅呢,你等等啊。”沈雷生赶紧把盘子端进厨房,先放在灶台上。

  “爸爸来了。”他快步走进女儿的卧室。

  暖暖侧脸,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台上的小鸟屋,说:“爸爸,我怎么觉得小鸟不太开心。”

  沈雷生看了一眼小鸟,恹恹的,确实没什么精神。本来动物是很灵动的,有了灵动,也才显得可爱。

  “可能小鸟觉得孤单吧。”沈雷生告诉暖暖。

  暖暖觉得震惊,“怎么会呢?它有我呢,我把它照顾得这么好。”

  沈雷生不知道该怎么跟暖暖解释才好,说重了怕她情绪不好,说轻了又描述不到位。况且他心里有些乱,更没心情说这个了。

  “暖,爸爸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

  暖暖爬起来,问道:“爸爸,你有什么事?”

  沈雷生挣扎了一小会儿,还是决定说了:“爸爸想回超市去上班。”

  暖暖问,“什么时候?”

  沈雷生一脸抱歉和纠结,都不好开口回答。

  暖暖看他这表情,大胆地猜测问:“难道是今天?”

  沈雷生小心翼翼地点头。

  暖暖马上说,“我不同意。”

  这个答案在沈雷生的意料之中,否则他也不用闹腾了好几个小时,就是知道女儿会这样说。

  可是工作群里的消息一直在跳出来,情况看起来真的很紧急。

  “孩子,交通管制了,很多人都不方便出门买东西,爸爸是服务行业的,本就是服务大众。”沈雷生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执着。

  暖暖捂住耳朵,歇斯底里地喊着,“我不听,我不听。”

  沈雷生只好作罢,说:“好吧,爸爸不去了。”其实他也不放心把女儿单独留在家里。

  “赶快起床穿衣服,吃早餐。”他拍了拍她的被子,说道。

  暖暖一向很喜欢爸爸,刚才那么大声地对爸爸说话,一下子就后悔了。

  她语气缓和些,解释说:“爸爸,我不敢一个人在家。”

  沈雷生点头,“爸爸知道。”

  在陪女儿吃早餐的时候,沈雷生的手机一直跑进来各种信息。有各渠道发的疫情信息,也有同事朋友发的信息。

  暖暖看他一直忙着看手机,而且眉头紧锁,于是问道:“爸爸,你生我气吗?”

  沈雷生抬眸,笑了笑,“傻孩子,爸爸怎么会。”

  暖暖乖乖地继续吃早餐。

  沈雷生刷着别人发的朋友圈,已经有不少人奔赴自己的岗位,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疫情出一份力。

  他很受鼓舞。

  店长在群里问,“有谁在Z城的,赶紧回来支援吧,超市太忙了。”

  沈雷生又看了看女儿,嘴巴动了动,想开口又不敢。

  他发愁得很。

  这时,暖暖的电话手表响了。

  “家宜,怎么了?”

  林家宜激动地跟她汇报情况,“天呐,你没想到吧,我们班的杨杨可了不得了。”

  暖暖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赶紧问:“他怎么了?”

  “听说他爸爸妈妈都出门了,就留他一个人在家。”林家宜告诉她。

  “为什么?”暖暖不信也不解。

  “他爸爸可伟大了,公交停了,他没有舒舒服服地留在家里,而是去给人送外卖了。”林家宜说。

  沈雷生一听到这,立刻竖起耳朵。

  “你怎么知道的?他吹牛的吧?”暖暖撇撇嘴。

  林家宜说,“刚才我们家叫了超市送菜,你猜是谁给我们送的?”

  “不知道。”暖暖说。

  “就是杨杨爸爸,他戴着口罩,我们没认出来。但是他却认出我们了,因为他本来就住在我们这栋楼。”林家宜说,“我爸问他怎么这时候跑出来送外卖了,他就告诉我们连杨杨妈妈都去工厂做口罩了,家里只剩杨杨一个人在。”

  暖暖怕爸爸听到这些。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她有些不高兴地责怪林家宜。

  “你昨晚跟我打电话说妈妈没回家,你有些不习惯。我就想着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心里会好受点。其实,不止你的妈妈,你看雨乔的妈妈,杨杨的爸爸妈妈都加入抗疫了。”林家宜安慰她。

  和林家宜通完电话,暖暖特意看了爸爸一眼,小声跟他说:“都是林家宜瞎说的。”

  沈雷生温和一笑,细声回答:“明白。”

  暖暖匆匆吃了早餐,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她想了想,先给雨乔打了电话。

  “你还好吗?你妈妈到W城没有?”

  从视频里看到雨乔好像刚哭过,眼睛红肿,而且鼻音很重,“听说到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妈妈了?”暖暖关心她。

  雨乔说,“我想妈妈。”

  暖暖看着很想给她一个拥抱,“别难过,你妈妈是了不起的,她要去打怪兽。”

  雨乔点点头,然后说:“你妈妈也去打怪兽了,她们都很厉害。”

  暖暖想了想,也轻轻点头。

  她又给杨杨打了电话。

  “春节快乐。”杨杨语气很轻松。

  暖暖问,“你爸妈不是都不在家吗?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过?”

  杨杨大方地问,“我为什么要难过?”

  像个小男子汉。

  暖暖被他一句话问得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了看手表视频里,问他:“你在干嘛啊?”

  杨杨说,“我在写日记,今天是我爸妈离开家的第1天。”

  暖暖被他的淡定和勇敢感染了,问他:“你一个人在家不害怕吗?你不怕爸爸妈妈回不了家吗?”

  杨杨仰着头,镇定地说:“老师跟我们说过,有困难要勇于冲在第一线。我爸爸妈妈是好样的,是我的榜样。”

  这句话令暖暖深受触动。她一个人在卧室里想了很久,对小鸟说了很多话。还问小鸟同意不同意她爸爸出去工作,如果同意就叫一声给她听听。

  小鸟没有叫。她喃喃自语,“你看,连你也觉得爸爸不该出去,对不对?”

  沈雷生都快愁坏了,眼看超市不能缺人,他明明就在Z城,却一直缩头不敢去。

  在客厅踱步了好久,他实在憋不住了。走到女儿卧室门口敲门,“暖暖,爸爸有话跟你说。”

  暖暖开了门,竟然出奇冷静地对他说,“爸爸,我同意你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