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天明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一诺玲琥 2417 2018.11.24 10:08

  杨云若回到房间简单的处理下头部的上—抹牙膏。这是前世的时候母亲告诉杨云若的两个土方法之一。烫伤了,抹牙膏;蚊子咬了,抹牙膏;受伤红肿了,抹牙膏。还有一个方法是山茶油,牙疼了,含山茶油;痒了,抹山茶油;上火了,用山茶油炒菜炖汤。似乎这辈子只要是有牙膏和山茶油就能百病不侵,长命百岁。

  这个方法有没有用,杨云若并没有去分析过,只是习惯性的或者说心里作用的,习惯地抹上了牙膏。白色的牙膏抹在额头上,丝丝凉凉的,应该还有有一定的用处的。只是,额头上抹着牙膏,着实有点有碍观瞻,不过这些都无所谓。

  回到房间的杨云若,原本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的,只是想到苏晴那盛气凌人的样子,自己要是拉着箱子走了,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怕了她?虽然自己没什么大男子主义,但是也绝对不能向女人低头。嗯,杨云若自以为自己没有大男子主义。

  杨云若忍着疼,或者说是为了找些事情做分散一下额头的疼痛,拿电脑把第二章‘同居规则’抄上微博。记得《和空姐同居的日子》实体书只有十六章,而网络版却分出了七十二章,杨云若电脑上的排版是跟着实体书来的。抄道一半的时候,黄思杨已经在窗户下喊道:“杨大哥,依然姐下来吃饭了”。

  杨云若看看外面的天,六点多的样子,只是在湘南这个属于南方的小城,这个时候天并不算黑,漫天的火烧云,映地整片天地都像是铺了一层金光。想了想,杨云若就把下午的不愉快搁脑后了,毕竟就像是黄叔说的,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有锅碗不相碰。稍微收拾就锁上房门,拔出钥匙下楼来。

  下到楼下,周依然已经坐在院子中的一个矮圆桌子旁,手在一个烤肉机上烤着烤肉,在残阳的照射下,有着别样的风采,苏晴跟黄思杨在桌角聊着什么,不时发出银铃般地笑声,而黄叔黄文斌再一旁的小炉子上翻炒着菜肴。杨云若走近,却没有人搭理他,他也不知道怎么搭话,有些尴尬的他只好走到黄叔旁边道:“黄叔,我来帮你吧。”

  “没事,小伙子你休息一会,马上好了。”黄叔拒绝道。

  “还是我来吧”杨云若抢过锅铲,让他坐在女人中去休息,两个还是仇敌,怎么都有点坐不下来的尴尬,还不如在这儿炒菜。

  “成,今天叔尝尝你的手艺”黄叔看着杨云若抢过了锅铲也就不坚持,走到女儿旁边去跟女儿他们说话了。

  杨云若拿着锅铲,看着锅里烧着的菜,他觉得下楼是一个错误,还不如自己做自己吃呢,下楼还得做给别人吃。只是已然下来了,只好拿出自己的全部手艺了。

  好容易把旁边的菜都做成了美味的菜肴,杨云若擦擦手坐到了黄叔的旁边,左边是周依然。

  “来来来,这些菜都是......”黄叔卡了卡才想起来昨天女儿告诉他,这个小伙子叫杨云若。“杨小子做的,昨天我上去的时候他就在炒菜,是个好小伙。”

  “哪里哪里”杨云若谦虚道,尝了尝先前黄叔抄的菜,论炒菜,他不怵。

  “小伙子喝酒啊”黄叔问杨云若。

  “谢谢,不喝”从小杨云若就对酒精过敏,一喝酒就全身长红痘痘。

  “没事,啤酒不醉人”黄叔硬给杨云若斟了慢慢一塑料杯的啤酒,杨云若看着这一杯黄黄冒泡的啤酒就有些头疼,你都说啤酒了,还说不醉人,啤酒也是酒好吧。

  “来来来,干一杯”黄叔看着沉默的餐桌,有些不知所措的举起酒杯。“为了我们大家以后好好生活,没有误会”嘴不是很利索的他找不到什么好的说辞。

  “来”周依然也举起酒杯,拉着苏晴也举起来。

  “怎么的,姓杨的,你还是不是男人”苏晴举起酒杯不屑的看着杨云若,虽然事情确实存才误会,只是她就是觉得看杨云若不顺眼。

  杨云若好想说一声不是男人你试试啊,只是想到苏晴的暴力确是有心没胆,只好默默地举起来碰一下,然后轻轻地喝一点点,跟以前世界的啤酒一个味道,不喜欢的味道。

  “养鱼呢”喝完一整杯苏晴不满道。

  “先吃菜,先吃菜”黄叔来打圆场,都有点后悔把房子租给这两个房客了,要不是为了多赚点钱,怎么回把房子租出去,毕竟自己白天不在家,只有女儿黄思杨在家。只是,黄思杨的病,出租出去也算是补贴家用了。

  “来,我单独敬你一杯”苏晴拿起酒瓶加满一杯,也把杨云若那稍微下去一点的酒杯斟地满满地要溢出来。“算是对下午打你一棍子道歉”

  “咱们干了”苏晴挑衅地道。

  “呵呵”杨云若摸摸头上的大包,继续轻轻地抿一口,前世养成的习惯,怎么可能受你的激将法。

  看着杨云若油盐不进的样子,苏晴气结,只是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只好和周依然碰杯喝着闷酒,只是每喝一杯都要拉上杨云若,即使是杨云若只喝一小口,那也要自损以前杀敌八百。

  都说酒桌是感情最好的催化剂,有些醉醺醺的杨云若看着周依然和苏晴都觉得顺眼了很多,心中的气愤也都慢慢地消散了,道后来,苏晴对杨云若碰杯的时候,他也满满的一杯喝下去,颇为豪迈。

  .....

  雨下的很大,马路都成了一篇没脚深的汪洋,来来往往的出租车似乎看不见人的招手,呼啸而过,带起一阵阵浪花。杨云若脱下自己的外套撑在欧阳明月的头上,护着她往前跑去。两边都是小商店,只是,两人谁也没有提出在这小店躲雨的意思。毕竟,他们的爱恋还没有公开。像欧阳明月说过,公开出来对杨云若的事业不好,杨云若相信欧阳明月的话,在这个圈子里,欧阳明月是他的前辈。要是进去躲雨被人认出来,不公开也得公开了。

  “我在前面小区有套房子,用来做琴房的,我们先去那躲一躲吧。”看着杨云若浑身湿透,欧阳明月道。

  “好吧,这该死的雨,早上的时候看了天气的,不是说不下雨吗。”杨云若起床嘘嘘地道,要帮欧阳明月架着外套不能让外套遮住了她的眼睛,还要跟欧阳明月的快慢,不能让雨淋湿了她,杨云若的体力消耗的很快。

  “天气预报不能信”欧阳明月很享受这场雨,缩在杨云若的腋下,任由杨云若帮他遮风挡雨,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哎,本来还说带你出来逛逛这种小商品店的。”

  “以后还有机会的”

  “是啊,以后还有机会的”杨云若开心的笑起来,心里甜丝丝地。

  “快进来快进来......”欧阳明月雀跃地招呼着。

  跑到欧阳明月琴房的时候,杨云若已经全身都湿透了,鞋子里面都能踩出水来。欧阳明月除了头和被杨云若遮挡的部分,也都湿透了。

  雨水浇湿的衣服黏贴着身子,显得玲珑有致。

  杨云若咽了咽口水道:“你这儿能洗澡吗,得快洗个热水澡,要不然你要着凉感冒了。”

  “我先给你拿个浴巾再去。”

  杨云若用宽厚的浴巾擦着头,擦着衣服上的水柱。浴室传来潺潺的水声,敲打着地面噼里啪啦地。客厅一边摆放着小沙发,另外一边摆放着一架钢琴,旁边还有些其他的乐器。阳台的玻璃紧闭这,雨打在玻璃上啪啪的声音,似乎在弹奏着妙曼的曲章。

  “我好了,你也来洗洗吧。”欧阳明月穿着睡袍,擦着头发对杨云若说道。

  “啊,我......好吧。”如果杨云若知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句诗的话,他一定会这样称赞,只是,这个世界还没有这句话,梦中的杨云若很想开口,却发现开不了口。

  “你真漂亮。”杨云若说道。

  “油嘴滑舌”欧阳明月撇了杨云若一眼,嘴角带着丝丝笑意。“快去洗澡。”

  杨云若放下浴巾,飞快的跑进了浴室,三下两下地脱掉了所有的衣服,只是脱完了才想起来。

  “那个,明月,我用哪个毛巾啊”杨云若看着满毛巾架的毛巾问道。

  “白的是洗脸的,粉色是洗澡的,黄色的是洗脚的......”欧阳明月一条条给杨云若数着,只是数着数着就不由地脸红了起来。让杨云若用白色的,好像不合适,紫色的那是自己洗澡的,黄色,是洗脚用的......

  “你爱用哪条用哪条......”说完欧阳明月剧嘤地一声把头埋在了沙发的抱枕上,脸色驼红。

  只是,偏偏杨云若似乎不知道似的问道,那我用粉色的了啊。

  “这个坏人......”欧阳明月咬着切齿的骂道。

  “明月,我,那个我衣服湿了,穿不了......”一会过后,又传来杨云若的声音。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欧阳明月嘴上轻轻地说道,心里却如同浪在翻滚,翻滚地使嘴角不由微微上翘。

  “我把睡袍放门口了啊”

  “好的。”开门的声音,杨云若无语地看着这粉色的睡袍,纠结了一阵,只是估计这里也没其他自己可以穿的衣服了。

  “明月,我觉得我们可以留点备用的衣服在这里。”杨云若坐近,拉着欧阳明月的软乎乎地小手道。

  “我有啊”欧阳明月帮杨云若斟了一杯热茶。

  “我没有啊”杨云若接口道。

  “你又不住这。”

  “我可以住这儿。”

  欧阳明月剜了杨云若一眼。“无赖。”

  “嘿嘿嘿嘿”杨云若挠挠头,一脸憨厚的样子。

  “明月你平时都来这里练歌吗?”杨云若站起来,走到钢琴边,手指轻轻地触碰着琴键。

  “是啊,一个人来这里练歌,清静。”

  “那以后我陪你来好不好”杨云若牵着欧阳明月,柔声地道。他最近向高泰取经,学到了不少手段。

  “你来干甚,你又不会。”欧阳明月嫌弃道。

  “你可以教我啊”杨云若坐到钢琴前,看着欧阳明月。“你教我我就会了,倒是,夫妻都是三栖明星。”

  “德行”欧阳明月点了下杨云若的额头,笑着说道,自己也顺势坐在钢琴椅的另一边,手指轻快如同精灵一般的,轻轻跳跃。悦耳的琴音飘散开来,又像是温泉,暖暖地将两人包围。

  这场雨不仅来得快,时间还就,窗外的灯光慢慢的地一盏一盏地熄灭。不管怎么样,时间总是在慢慢的走,夜也深了,原本活力满满地的人,也变得颓废没有精神起来。

  “明月,今天晚上怎么过啊”杨云若心里暗自得意地看看沙发,又看看唯一的卧室,对欧阳明月道。

  “想什么呢。”欧阳明月掐着杨云若的耳朵,吐气如兰,弥漫在杨云若的脸前。

  “我不是看沙发太小吗,我睡不下。”杨云若笑嘻嘻地说道,只是自己的脸也红透了,透道了耳根。

  “那你睡地板。”欧阳明月没好气地说道。

  “那好吧”杨云若有气无力地道。

  “噗嗤”看着杨云若的那生无可恋样子的表情,欧阳明月不觉笑出声。只是,这本来就是她一个人住的地方,不止只有一张床,也只有一床被子,一个枕头。

  “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睡床的。”杨云若道。

  高泰告诉他,作为一个男人要坚持三点:一,坚持;二,不要脸;三,坚持不要脸。杨云若觉得自己的脸皮该厚起来,不能动不动就脸红,这样,别人会觉得你幼稚。

  欧阳明月看了一眼杨云若,自顾自的躺再床上,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假寐着。

  “明月,我睡哪儿啊?”

  “明月,我上来了啊。”

  “明月,没枕头我睡不着,我也要枕着枕头。”

  “明月,枕头太小,只能放一个脑袋,你枕着我胳膊好了。”

  “明月......”

  “闭嘴,睡觉。”欧阳明月红着脸在杨云若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疼的杨云若嗷嗷直叫,心里却似蜜般甜蜜。

  杨云若柔柔被掐的地方,听着怀中轻微的呼吸声,紧紧地搂住欧阳明月,折腾了半天,两个人都累了,一个闭眼,就是天明。

  ......

  早上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生生地把昏睡紧闭的眼睛照地睁开。睁开眼睛的杨云若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不由地伸了伸腿挺了挺腰。

  “啊”

  杨云若捂着两边红肿的脸颊坐在床头,今年好像不是本命年,不用穿红内裤,再说,他穿的也是红内裤啊,怎么不辟邪啊。只能说,这个世界的天道对他这个外来者特别的排斥,修仙小说不就这么写的吗。总之,特别的衰。

  想着自己早上醒来,周依然抱着他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还夹着他的一条腿。而苏晴则被他用手按在了腹部的位置。手还按着人家的脖子。刚醒来的杨云若觉得不舒服,不过是挺了挺腰,伸了伸被压着不能动弹的腿。惊醒过来的两人就各自给了他一个耳光。

  杨云若有些懵逼,好想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隐约地好像记得昨晚大家都喝高了,除了一直劝杨云若三人喝酒的却自己不怎么喝的阴险的黄家父女,然后好像是周依然和苏晴两人架着他回来的,他还把钥匙给了他们开门。

  然后怎么来着,然后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