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红酒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一诺玲琥 1944 2018.10.26 13:50

  “嘿嘿,老板怎么称呼”杨云若战战兢兢地笑着,两个彪形大汉,压根反抗不了。

  “别嬉皮笑脸的,没用,我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我绑着你去。”窦诗文道。

  “呵呵,不会不会,去去去,那个老板,渴吗,我下车给你买瓶水”杨云若道。

  “不渴”窦诗文没好气地道,真以为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吗。

  “那个,我渴了,我下去买瓶水就回来。”杨云若刚作势要出去,旁边的保安已经把他按住了。

  “车里有水,想喝自己拿,不过,下车你就别想了”窦诗文想了想道:“不是哥哥为难你,你这次实在是给哥哥招祸,我也保不了你。”

  “额......”认命了,这次是真跑不了。连抓前座的头发都抓不到,两个保安紧紧地挤着他。

  “我能问下你们为什么找上我吗?”杨云若道。

  “你还记得自己叫杨云若吧”窦诗文打趣道。

  “当然记得”

  “记得就好,找你没错。”窦诗文说完就转过去继续开车了。

  车开的很稳当,杨云若闭着眼睛,总感觉现在是时光是自己再这个世界的最后日子。曾经看到有一个采访,如果你下一刻就会死亡,那么你现在想干什么?现在杨云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逃离这辆车,好好活下去。只有当死亡靠近的时候,才会有无穷的求生欲望。想想自己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没有爱过,也没有被爱,没有功成名就,也没有出人头地,就像是一直随波逐流的小船,风吹到哪儿,自己就停在哪儿,从来没有自己去争取去掌握什么事情,想想,真的很窝囊。

  只是就像自己这样的什么人都不得罪,什么人都得罪不起的人,竟然会遭遇这样的飞来横祸,杨云若看着车外的世界,阳光普照着大地,人间撒满了金辉。只是也有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比如这辆车里。

  车辆行驶出市区,沿着杨云若逃离的方向前进,两边的树木飞快地向后退去,犹如坠向地狱的绿雾,阴阴森森。杨云若的后背已经湿透了,粘粘地贴着他的衣服,又贴着后背的真皮座椅,就好像一把牢不可破的枷锁。

  杨云若想了很多,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家,甚至想到了那个设计总监,那个很漂亮的刚毕业的副总监。只是不管想到什么,等下面对的都是自己不想面对的。杨云若的心好像有一只收抓着,紧紧地挤压,攥着,那种疼痛让他窒息。只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地看着,看着这车辆慢慢地驶向地狱。

  车辆穿过荒芜郊区,慢慢地驶向一个绿水青山地方。视野慢慢的开阔,如盖的老榕树伸展着苍翠的枝叶,一把把根须如同老爷爷的胡子,小河里的流水叮咚叮咚地如同乐符轻轻跳跃,粉墙碧瓦的院子,点缀这些许原木的柱子,朱红色的大门虚掩着。

  “到了”窦诗文道。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似乎卸下了肩膀的重担。

  “等下态度低一些,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你自己的了”窦诗文看着杨云诺道。眼神看着杨云若有些不忍,又有些怜悯。

  被拽下车,杨云若如同行尸走肉般被推搡着进来大门,院子铺着鹅软石,两边妖娆的绿竹随风摇曳着妙曼的舞姿。

  “欢迎光临”两旁穿着素雅的旗袍的高挑美女,轻轻地弯着腰,半露出伟岸的胸部。

  “我们找韩公子”窦诗文道。

  “这边请”一个女子引着四人往里走。高跟鞋踩着木地板“噔噔噔”地轻响着。

  穿过大厅,再走上铺着红地毯的楼梯,穿过飘着肉香的长廊,在一扇描绘着牡丹的门前停下,敲门,咚咚咚,那声音就像是敲叩在杨云若的心房,整颗心和灵魂都一阵阵颤抖。

  “进”里面传出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很有磁性,如同温暖的春风。

  “韩先生你好,你等的客人来了。”迎宾女子半开着门轻轻地道,声音却清脆如同黄灵鸟。

  “嗯”

  迎宾把门打开,把几人请进去,杨云若是被推进去的。关门,转身,踩着噔噔噔的声音离去。

  “韩公子,好久不见。”窦诗文抱拳笑着对一个坐在餐桌前的年轻男子道。那年轻男子手指轻轻地叩着餐桌,俊美的脸上带着丝丝笑意,如同一个智者,一切都在掌握中。右边坐着的是那个叫嫣然女人,还有哪个司机,左边坐着几个中年人,一个个都穿着很正式,西服陪着衬衫,连领带或者领结都很考究。

  “呵呵,杨云若。”韩公子轻轻地开着口,唇红齿白最白一张一闭,吹出柔柔的暖风。“要请你吃一顿饭还真是难啊。”

  “我,认识你吗”杨云若知道,来到这里,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他都退不了,索性也就放开来了,只是,心里一直打鼓,让他说话都不由自主地颤抖。

  “不认识”韩公子端着红酒走过来。

  “啪”一只手掌扇过杨云若的脸颊,瞬间就红肿起来,如同含了一颗苹果。

  “你......”刚想反抗的杨云若就被两边的保安抓住了肩膀和胳膊动弹不得。

  “跪下”韩公子轻轻地说道,如同天籁一般,言出法随,杨云若的膝盖就被保安踢弯,重重的跪在地板上。

  “呵呵,狗一样的东西,也敢缠着明月,你怕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吧。”韩公子倾斜着酒杯,殷红的红酒浇洒在杨云若的头顶,浸泡这根根发丝,然后流下来,眼睛,鼻孔,嘴巴,耳朵,脖子。

  杨云若我这拳头,根根青筋如同青蛇一样暴起,倔强地咬着牙齿。他想反抗,可是他反抗不了。众人看向他,就如同是一个笑话,一个小丑一般,有两个中年男人还指指点点地,嘴巴里发出嘻嘻啧啧地声音,如同缺氧地天旋地转一般,杨云若看着这个韩公子,酒水流进睁开的眼睛,灼烧出一层水雾,很疼,却疼不过心里。

  “是不是很后悔?”韩公子问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吧。。”

  “砰”韩公子抄起桌上的一瓶红酒,重重地砸在杨云若的头上,透明道理碎了一地,红酒顺混合这血液从头上流下,显得更红了。

  “我让你缠着明月姐。”韩公子一脚踢中杨云若的心窝。杨云若向后倒去,身子的重量压得膝盖和脚踝一阵钻心的疼,胸口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韩公子似乎不解气,冲上来继续拳打脚踢着,嘴里还不停地喊着:“让你缠着明月姐,让你骂她。”

  杨云若的意识涣散着,瞳孔有些发白,只是他记住了这张脸,这张俊美又狰狞的脸。

  “我记住你了”杨云若对自己说道:“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意识慢慢模糊,慢慢的消散,眼前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丝光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