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也许

这个明星在混日子 一诺玲琥 2529 2018.12.31 20:26

  火化,跟着灵车回老家,请道士做法事,守灵,烧纸,埋葬。死亡的程序一步步进行着,一个人出生到死亡,随着坟土的掩埋,墓碑的树立就这样终结。

  杨云若站在墓前,青山环绕拥抱着这个小村庄,袅袅的炊烟升起,宁静而清远。

  “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家吃饭”大伯于是说。

  解下手臂上的黑布,胸前的红绳,送葬就完成了最后一步,这个世界已经少了一个人,逢年过节多了一块需要祭奠的木牌。奶奶,就这样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这个人,那些记忆也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磨灭。

  院子里充斥着邻里间的欢声笑语,几个大老爷们划着拳,喝着酒,似乎这不是一个葬礼,而是一个婚宴。

  二伯母说的对,这是个喜丧。

  回到家里,杨云若轻轻地打开电脑,心情很压抑,压抑地想朝着天空大喊一声。不知道大喊一声,别人会不会看着他像是看个精神病。

  ......

  “你收到这封mail的同时,我应该正在远航往台北的班机上,你能感受到我在一万呎的高空中对你微笑吗?也许今天的飞机无法爬升到一万呎,因为我的心情很沉重……去看我的日记吧……读完后或删或留,决定权在你……因为我大概没有机会上线了……”

  关注杨云若的人不少,看杨云若小说的也不少。前面欢快诙谐的笔调带来过很多读者,文青的字符容易跳动着年轻的心。很多人以为,这会是一本欢快的小说,是一本调情追妹泡妞的书,要不然,怎么会叫《第一次亲密接触》。

  只是杨云若新发的几个章节,让大家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因为杨云若前天晚上发了一首《丁香花》,这种气氛就更浓烈。

  为什么会没有机会上线?

  飞舞轻扬后颈出现的红斑?

  几乎所有的读者都惴惴不安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不明显。轻舞飞扬要出事吗?死?这么可爱的女子怎么有人会让她去死?肯定是其他。

  孙瑶瑶是一个文学系的大学生,小资范,喜欢穿着白色的长裙,喜欢散着及腰的长发,风吹起发丝,柔柔地像是情人的手。她坐在草地上,她不是杨云若的粉丝,只是因为这段时间杨云若炒地太厉害随手关注而已,她喜欢杨云若的文字,不管是《空姐》还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喜欢那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格调。她躲在草地上看着手机,因为这个名字真是争议太大,看着杨云若的微博,看着那刚刚更新的文字。

  为什么要让读者在幸福的时候突然地来一个转折,难道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吗?

  或许还有希望。孙瑶瑶安慰自己道,只是她知道,这不过是垂死挣扎,点进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杨云若微博下的一条条控诉的留言。

  她跟随着痞子杨的目光,看到了轻舞飞扬的日记,日记里记录了两人从网络蔓延到现实的情,时而甜蜜,时而忧伤。

  一直到最后的几篇日记,孙瑶瑶才明白轻舞飞扬的后颈那红斑代表着什么......遗传性红斑狼疮。

  这是一个患有遗传性红斑狼疮的美丽女孩,她的人生,注定要在最璀璨的时候结束,她是幸运的,能够遇到痞子杨这样特别的恋人,她也是不幸的,才刚刚和痞子杨拥有一份美好,就要再去亲手打破……

  孙瑶瑶的心揪了一下,这是小说,小说,现实中不能救的病小说里都会有剧情来救的,孙瑶瑶安慰自己道。

  痞子杨和轻舞飞扬最后一次面对面,是在混合着消毒水的病房里。

  痞子杨连水都不敢去倒,因为他怕他转身倒水的时候,那只美丽的蝴蝶就要消失在这个世间。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不是么?

  但病魔不会讲什么情面,于是凌晨三点……从医院里飞出了一只咖啡色的蝴蝶……

  是的,轻舞飞扬去世了。

  孙瑶瑶使出全身的力气咬着嘴唇,憋着眼泪,眼珠在眼睛里不停地打转。

  “为什么要让轻舞飞扬死!为什么!这么好的女孩,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你亲手创造了她,却又要亲手毁灭她……”

  似乎咒骂能够形成堤坝,挡住她继续在心底的泪水,所以孙瑶瑶一边咒骂着作者,一边继续看了下去……

  这是轻舞飞扬最后一封信,一封迟来的信。

  “如果我还有一天寿命,那天我要做你女友。

  我还有一天的命吗没有。

  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女友。

  如果我有翅膀,我要从天堂飞下来看你。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很遗憾。我从此无法再看到你。

  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情的火焰。

  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吗可以。

  所以,是的。我你。”

  这是轻舞飞扬留给痞子杨的最后一封信。

  他改掉了痞子杨的文字,给出了她诠释的版本。

  大海的水倒不出,浴缸的水却倒得出,所以……我爱你……

  去他.妈的坚强!

  去他.妈的不哭!

  痞子杨的胸口被很轻易的撕裂,眼泪汛地如洪水般溃决他的防洪工程。

  <全书完>

  孙瑶瑶的胸口同样被很轻易的撕裂,欲要决堤的眼泪飞快地转着,只为了那一只美丽的咖啡色蝴蝶而流……

  “瑶瑶,你在这儿啊”几个穿着长裙抱着书本的女子向她走来,那是她的室友。

  “怎么了瑶瑶,有人欺负你啊”看到孙瑶瑶那倔强委屈的泪水,室友安慰道。

  “杨云若,是个混蛋”孙瑶瑶咬牙切齿地道,泪水终究没能留住,从眼角倾泻下来。

  “怎么了”

  “他把轻舞飞扬写死了”孙瑶瑶留着泪道。

  “嗨,这有什么。小说而已,好了好了,别哭了”几个没看过的室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小说,把人写死那是常态。

  “叮咚”苏瑶瑶地手机响了一声。是孙瑶瑶设置的微博提醒。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混蛋啊,禽兽不如”孙瑶瑶咬牙切齿,一句一句地看着,几个室友也凑前来围观。

  “这些的什么?纸钱儿缓缓地飞,怎么瘆得慌”室友道。

  “这是杨云若给轻舞飞扬的葬礼,这个禽兽”孙瑶瑶道。

  “葬礼?”

  “看下面那条视频是什么”室友道,对于视频,人们更有围观的乐趣,说着用手轻轻地点了下播放按钮。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当花儿枯萎的时候,当画面定格的时候,多么娇嫩的花,却躲不过风吹雨打,飘啊摇啊的一生.......”杨云若那有些荒凉又有些失落悲戚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失去的残酷,一次有一次地冲刷着心灵。孙瑶瑶我这手机,泪如瀑流。

  “轻舞飞扬”孙瑶瑶温柔地呢喃着,轻舞飞扬终于还是死在了杨云若的笔下,一首《丁香花》,一首《也许—葬歌》。这是杨云若给轻舞飞扬的死安排的一出葬礼。

  “杨云若”孙瑶瑶记住了这个本来没什么名气的明星,这个狠心如斯的男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