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洗脑

安铜志 掷果 2285 2020.03.23 22:13

  血可不怎么美味,苏吟姜只看过猛虎岭的家养老虎吃人肉喝人血,她,还是第一次喝。虽然就着荀云简这副尊容倒也可以下咽,可也有点犯晕恶心。

  如何在隐瞒之前的事情的情况下,等荀云简醒来骗取曹云金的信任呢?荀云简可是见过自己的样貌,且自己还被他设计杀死,她走到水边,一边梳理自己的头发一边沉思,看着水面倒影,不由计上心来。

  “公子?”

  荀云简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戴着纱幔遮挡面容的女孩子,声音清脆稚嫩,他倚在这女孩的怀里,挨着她的身体,她娇小的手正摸着自己的额头,这让他不禁感觉脸颊瞬间爆红,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有了感觉,特别是在这女孩子救了他的情况下。

  “姑娘,是你救了我,云金感激不尽,若有需求,尽管提来,定九死不悔。”荀云简立刻起身对着女孩作揖。

  “呶……没什么的,任谁见到,你受伤躺在那里晕倒,都不会见死不救啊。”女孩温柔得说。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姑娘,可否告知在下你的名字。”

  “我么,你叫我苏吟姜好了,我要回去了,夫君还在客栈等我。”

  “我――我送你一程――苏夫人。”

  荀云简满心欢喜的跟在苏吟姜的后面,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心跳的很快,怦怦怦,他知道,前面的女孩子许了人家,连她的真面目也没见过,可还是忍不住喜欢她。大概少年心性,都会爱上一个救过自己的女孩,那个人便是心中不可磨灭的一颗朱砂,一轮明月,让人无可救药的迷恋。

  面纱里的苏吟姜垂眸,轻轻抿唇,她踱着步,默默的走着,荀云简觉得呼吸都停滞了,忍着心痛开口,“夫人――吟姜,你怎么了?”

  “在你们男人看来,女人都是很没用的吧。武术学的再好也比不上男人天生的力气,谋略再完美也不会被重视,一辈子只能依附男人生活,嫁给男人,为男人生儿育女,一辈子再风光,死后别人提起的不是女人本来是女人,而是会想到是谁的女人。”

  苏吟姜这次竟然对荀云简吐露真心,她虽然以美色惑人,可她也是想实实在在的奋斗一次,这世间始终是不公平,男人可以诡谲奸诈,女人就不可以,她也知道猛虎岭魔教绝非善类,杀人如麻坏事做尽,可这是是非非又怎么说的清呢!还不是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么。

  荀云简这么小,十几岁的少年郎,哪里想得到这么多,这辈子就是想打打杀杀提升自我,然后娶心上人做老婆,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生一个孩子,再教导孩子打打杀杀提升自我,这辈子也就过去了,如今却听到这样一副天下男儿都是十恶不赦的腔调,一时之间也有点反应无力。他可从来没想过那个会成为他妻子的心上人,根本就不愿意窝在自己怀里,大被一盖,娃娃就生出来了,她根本就不愿意过这样的人生――

  “我打小就羡慕一个女孩子。荀云简,我是一个孤儿,出生被扔在安铜郡的外城,可是有一个女孩子总是送给我吃的穿的,她叫杨春花,我自懂事后渴望有家有爹娘,像杨春花那样,每天缠着爹娘撒娇,虽然贫穷。但是很幸福,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当我被拐走卖到魔教,做了被人厌恶被人喊打的魔女,忍受所有的孤独和痛苦,爬到最高的位置,再回安铜郡的外城,却看到杨春花还是过着那样的日子,简单,贫穷,一成不变,我看到她因为美丽被臭男人调戏,她善良软弱被邻居欺负,她因为家庭永远困在外城,一辈子看不到外面的世界,看不到安铜郡内城的风云变幻,看不到荆州的热烈如火,看不到猛虎岭饿殍遍野血流成河。她甚至见到我还当我如从前,殷切的喊我姜儿。”

  “我永远,永远,也无法活的像她一样了。”苏吟姜可怜悲伤的掩面而泣。

  荀云简想,大概他以后就会娶一个身份和他匹配,但是如杨春花一样的没有追求,没有自我的女人吧。

  之前他对魔教抵触颇深,从小学到的正义道德也让他对猛虎岭毫无好感,他之前最大的梦想就是一把火焚烧猛虎岭,杀光所有魔教中人,斩杀所有的猛虎,将他们罪恶的头颅悬于安铜郡的城墙之上,那一刻整个大椿的子民都在呐喊着英雄当属荀小郎君荀云简也。

  可如今却是满腔热血被一盆冰水浇下,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没一处再滚着热血,荀云简多年的信仰一下子支离破碎,他不知道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他只有一个冲动的想法,他想支持苏吟姜,帮助她达成所愿,看看她最后,有什么样的风景,会遇到谁,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不再考虑正义,不再考虑忠君为国,不再考虑大椿神树的荣威,他的心里只有这一个人,这个纱巾遮脸的女孩子,苏吟姜。

  苏吟姜见语言迷惑成功,摘下纱巾,露出那副美的杜鹃泣血我见犹怜得仙姿,樱唇微启,妙音绕梁,她深情地与荀云简对视,轻轻抱住荀云简,吹着他的耳朵问:“荀小郎君,那枚玉佩,可以让人死而复生么?”

  “嗯。”荀云简机械得回答。

  “那,吟姜说的,你都信么?”

  “嗯。”

  苏吟姜捧着他的脸,咬了一口他的嘴唇,又问:“那,你最后一次见玉佩,是在哪里呢?”

  “我躲在风云客栈,差点被大宗师害死,一只黑猫救了我却因我而死,我把黑猫和玉佩留在床底下。希望黑猫能够复活。”

  荀云简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一声响指,却看见自己将苏吟姜压在身下,自己的舌头和苏吟姜的舌头搅在一起,苏吟姜满面憋的通红的脸,双手推搡着他。

  呃……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混账事!急急忙忙一把推开苏吟姜,迅速背过身去,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鬼迷心窍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

  荀云简回味着刚才的温存,有点不舍,一言不发的送苏吟姜回客栈,苏吟姜已经从荀云简的身上得到了重要情报,也没太把荀云简当回事,左右不过是多一个追求者罢了,追求者多了,不正能显得出她的本事么。

  她很快就回到了覃武师的床上,紧紧挨着滚烫的身躯,假装自己依然睡得甜美。

  而荀云简则站在院子里,久久不能平静,一声声非常奇怪的鸟鸣吸引了他。令他暂时忘却了之前的尴尬沉思。

  他顺着声音追来,却又看到一个意料不到的熟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