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打架

安铜志 掷果 2236 2020.03.22 22:24

  黑虎眼睛眯成一条缝,忽然又变回黑色萌软小猫,喵的一声,串到荀云简屁股后。

  “小黑,去哪里啦,快来见过师尊。”荀云简扑通一声跪在苏麻衣跟前,目光炯炯的抬头瞅着苏麻衣。

  “不是,谁,谁是你师尊?你起来,你压着我脚了!”苏麻衣吃惊的、忐忑的、不安的看着自己的脚,有点心疼,又得洗脚了,洗脚好麻烦。

  “师尊,你不是说要收我为徒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您说过,打我一顿,我活下来,就收我为徒,帮我寻找捧水珠啊!”

  荀云简继续忽悠这位打人一顿赏个甜枣的暴力变态分子,多年养成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奇人,有他在,捧水珠或许很快就会到手。

  苏麻衣倒是知道荀云简在乱攀关系胡扯八道,但是依着他的性子也能看的出来,什么事情什么人什么东西,他,从来不都是来者不拒么!不仅不怕沾染麻烦,还乐在其中。

  冥灵变成的女孩捂着肚子笑:“苏哥哥,我记得似乎你从来不惹红尘不理凡事来着,这就收徒弟啦!你带了礼物给徒弟么!小郎君,不然你拜我为师,我倒是可以满足你如今的心愿呢!”

  “哪都有你,滚蛋!我苏麻衣的徒弟,当然是要准备一份绝无仅有的礼物送出去。荀小郎君你起来吧!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苏麻衣的亲传大弟子,看谁不顺眼,揍就完了,师尊给你鼓劲,包括――她――”顺着手指着冥灵,“你现在去揍她一顿,师尊看看你的修为。”

  “师尊,打女人,不好吧!”荀云简为难,何况他也不是真的没眼力见,明显这女孩子和苏麻衣暧昧不清或许是妹妹或者妻子?

  “你不打,就拜她为师吧!我苏麻衣没有不听师尊话的徒弟。”苏麻衣故作高深莫测沉着脸说。

  荀云简眉眼皱起,粉唇微嘟,执剑挥舞,剑意耍的有七八分美感,看起来每一剑都落在冥灵的身上,而被冥灵巧妙的避开,苏麻衣趁此机会将地上做好的糖心鸡蛋全吃光了,一边大声叫着好,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对,拿剑捅她左肋,哎,薅她的头发,用剑柄划她的脸啊……

  哼,早就想揍冥灵这家伙了,竟然奸诈的变作女人,以为变作女人,俺苏麻衣就没办法了么,也不想想俺大了你近七千年,玩心眼,你还太稚嫩。

  冥灵迟迟不还手,只是担心若荀云简真的拜在苏麻衣山门,若是伤了,恐怕苏麻衣对自己不会手软,起码要揍的自己百十来年下不来树,想想那种生活,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可是那斯实在太过分,这荀小郎君听了他的话,真的往自己的脸上划来,这美貌的脸瞬间被剑意划开一道血痕,他,怒了!太欺负人了!不是,太欺负树了,活了几百年,还没有敢太岁头上动土,冥灵树前造次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打断他的根!说动就动,他这一气之下,便使出了五成的法力,一招“粉身碎骨”打了出去,没想到荀云简曾受过苏麻衣亲手从自己身上摘的玉叶子,还和玉叶子滴血认主了,有了先天的灵力,法术中在身上,只是破了个皮,荀云简吐口血,伤心欲绝的对苏麻衣痛诉:

  “师尊,不是说我打架你帮忙么!你又变卦!”

  “不不不,……我什么……时候说……要帮你了……我只是说给你鼓劲……我的好徒儿。”苏麻衣又塞进嘴里一块烤肉,冥灵老弟的烤肉烤得真不错,特别是敢用自己的本源树枝烧火烤肉这点,真男人啊,为了享受无所不用其极。

  冥灵见荀云简用了他五成的法术,却没什么损伤,不由得郑重对待起来,觉得这是苏麻衣想看看荀云简这小郎君的承受能力在哪里,于是便又使出十成的粉身碎骨法术去攻击他,荀云简见事不好,一个跟头闪开后跑远,而冥灵的招数来的很快,他的黑猫扑过来挡住了袭击,荀云简回头想救黑猫,可是黑猫已经为了救他而死,不能白白牺牲,他白捡的师尊,不是跟他开玩笑,是真的没把他当回事!

  不知怎么,他的眼泪就出来了,想他也活了十几年,哭的次数寥寥可数,大抵是从前的日子太过顺遂,所以现在来闯荡江湖,江湖便教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即使是荀家的荀小郎君,也不例外,还不是被揍的还不了手。

  这时有人在他的后脖颈打了一下,他一下子晕了过去,不省人事。冥灵追过来,人已经不见了,他哭丧着脸,跑到苏麻衣跟前,正要告知他你新认的亲传大弟子,被他冥灵打跑了,跑的影都没了!却看见他烤好的肉,溏心蛋,通通不见了!全部被苏麻衣吃掉了!

  “啊啊啊!你把我的美食全吃光了!你个斯文败类亏我还对你的大弟子手下留情!!!!”

  苏麻衣从衣襟里掏出块手绢擦擦嘴,不太满意的说了句:哎?不是你化作一个美人,娇滴滴的喊我苏哥哥,说请我吃的么!

  呵……男人……我信你个鬼。

  冥灵拖过来那只已经变作黑虎的猫,准备把它用叉子穿好烤着吃,他累了,要吃肉。

  苏麻衣瞪了一眼,随手把黑虎变成一个拇指大小的的玉佩,塞到袖子里,他说:

  “你是一棵树,树怎么可以吃肉呢?你要记得你的身份。来,跟我一起念,我冥灵是一棵树,树是不可以吃肉的。”

  “……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大哥,你这样自欺欺人好么?你的脸皮呢?你不也是树么!”

  “我,自然也是树啊,所以我没想吃老虎啊!”

  “拿出来。”

  “到谁的手里,就是谁的,有本事,你来拿,还是你没看够我白嫩的胸肌?还是温润的胸膛?我这就撕开衣服,给你看看?”

  冥灵登时气憋了,服气,真服气,死不要脸,欺负他一个弱小的百年小树,真是不怕贱到一定程度,自有天收么!他一甩袖子连树本源也不管了,跑去了终北国找他的两个好哥们阿鲲阿鹏。苏麻衣却回了客栈甜甜美美的睡觉了,真是充满乐趣和激情的凡间日子。

  而此时在一片云彩降落的河边,河水清澈的简直如一缕薄纱,在星光的闪硕下轻轻荡漾。苏吟姜趴在荀云简的身上,研究着他身上的古怪之处,明明受了那么严重的攻击,现在伤口却愈合的很快,很奇怪啊,是不是他的血有什么不同?苏吟姜拎起一只手臂,用小刀割开,舌头一点点吸允流出的血液。

  铁锈的味道令她有一点做呕,现在还有时间,她等荀云简醒来,就问问他,玉佩到底有何神奇之处。覃武师还在客栈熟睡,万一醒来,被发现她不在,她的可疑行为就会被揭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