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图谋

安铜志 掷果 2138 2020.03.21 21:52

  三人宾主尽欢,小宴也该结束了,苏麻衣念着曹家的事,想再去荆州南部看看,就顺势问了下覃武师来做风云客栈什么。

  “覃兄和姜妹,是来风云客栈何事?需要苏某帮忙么?”

  覃武师和苏吟姜对视一眼,苏吟姜眼睛快速的眨了眼,覃武师对着苏麻衣说:

  “实不相瞒,前些日子,家里老奴偷了家中至宝,这至宝非常重要,家主派我等四下搜寻抓捕老奴,寻回至宝,我与姜儿相识也是在寻找老奴的路上――”苏吟姜立刻接过话继续说:

  “那天姜儿浑身是血的躺在林子边奄奄一息,覃郎君路过救了我,我愿意报答谭郎君留在他身边为奴为仆。”深情款款的望着覃武师。

  覃武师立刻握紧她的手说:“姜儿,我怎么会让你为奴为仆,你会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子。”

  苏麻衣暗笑,原来是一场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把戏,这美人定不是什么好人,是不是嫁过去发现家里还有一个正妻?然后斗倒正妻取而代之。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她要干嘛,于是正色道:

  “覃兄,不如苏某与你同行,苏某功夫甚好,非是自夸,待遇到紧要关头,万夫莫敌。”

  “想不到苏老弟看起来年纪轻轻,武功竟然如此高超,兄弟我可不信,届时随为兄路上切磋一二,目前我们先去趟荆州南部,这风云客栈消息千奇百怪,说不准那贼子老奴去了那里。”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即刻出发吧!不然那老奴将宝物卖了,还要再费一番功夫去寻。”

  “苏大哥不会是好奇故事里那位挖根的少年吧?”苏吟姜忍不住轻启朱唇笑问。

  “哈哈哈……算是。我们走吧,这盅姜妹你收好。”

  三人这就出发了,抵达荆州已是傍晚,天仍然热的很,仿佛呼吸的都是蜡烛燃烧的气味,进入肺腑就会很痛苦,去过高寒之地的人都会晓得,空气稀薄干燥,整个人会被抽空了一样,血液凝滞,而荆州此地却相反,大地辛勤的吸收太阳所有的光和热,为众生源源不断的提供母亲般的爱和力量,因此大地可以烫的生蛋蒸熟,可以烫的灌水而发出兹啦的声响。

  这三人当然是不怕,武师好歹也是个武师,这点忍耐力没有,也不配娶天仙似的苏吟姜,而苏吟姜这女人奇怪的很,风吹日晒,皮肤还是好的一塌糊涂人神共愤,苏麻衣更是不怕,七千多年,什么没经历过,只是他自从来了凡间不知怎么就有了一个无伤大雅的毛病,就是遇到一点稀奇的事就忍不住高兴的想吃东西,或者想打架,打架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就是学习各种打别人的方法,他又不想跟武师打,也不想跟女人打,所以他觉得不如先偷偷去冥灵老弟那转转,抢点吃的或者打他一顿?

  “覃兄,不如我们先休息一晚,明日再寻,即便你不累,姜妹娇滴滴的,可也累坏了。到时候累病了,耽误了成亲你就沙雕啦!”

  “也好,姜儿,我们先休息吧。这附近似乎也有客栈,那老奴据说一路南下,我们也能从店家寻到消息。”说完便也不顾光天化日抱起苏吟姜进入了客栈问好客房歇息了。

  苏麻衣:!这是不是有点有伤风化了?都不问我一句么?

  虽然心里嘀咕,可还是好奇凡人的情爱,他隐去身形去偷听了。

  “覃郎,不要嘛!”

  “姜儿,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尽快找到老奴夺回那个你说的玉佩,不会让你失望!”

  “啊!覃郎,你真好,姜儿最爱你了,可姜儿还是想先拿到玉佩嘛!”

  “你啊,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怜惜你!睡吧,苏老弟不是普通人,有了他的帮助,我们很快就会得偿所愿了。”

  “嗯。”

  接下来便没了声音,苏麻衣虽然还是看不出来二人图谋什么,但是可以猜测出苏吟姜为了什么玉佩蛊惑了覃武师,这覃武师也太无能了,就这么三言两语被打发了。

  他使了个蹬云术,几步就到了冥灵树的地盘,且看到那个荀小郎君依然在挖树根,而他那隐去身形的冥灵老弟已经丰神俊朗优雅怡然的烤着什么。

  “在干嘛?”

  “吓!你才干嘛,神出鬼没的!吓得我肉都快掉地上了!”

  冥灵回头一看,想不到竟然是那个以借为名却从来不还的强盗苏麻衣!

  “我的捧水珠呢!快还给我!上次你可是说了这次是管借我的!”

  “小气,一个捧水珠而已!至于你这么心疼?”

  “说的轻松,那你怎么不结一个捧水珠给我看看,自己懒,还要抢别人的成果!好意思说自己修炼了七千多年么!”

  “哎呀呀,果真心疼?瞧瞧这小脸气的,可惜啊,你的捧水珠太弱了,轻轻被我一摔,破了……如今它的水都洒了,我衣服上全湿透了,我的身上现在还有点湿漉漉呢,到荆州这一路还没晒干,不信你摸摸?”说完苏麻衣极其不要脸的拉开自己的衣襟,露出白的如月光一样的胸给冥灵看。

  冥灵活了一千年,在凡间也算是高龄了,从未见过下凡后有这么不知羞耻的神树,一时之间也愣在当场。

  而荀云简这时刚好放弃了挖树根的愚蠢行为,就随便这么往周围打量,却一下子看到了之前对他大打出手的苏麻衣此时妖娆万分的朝着某处卖弄风骚!

  荀云简:!!!!!!天啊!原来这人不仅是个暴力狂,还是个变态。

  隐身这个术法其实并不好用,冥灵看见了那个傻乎乎的少年郎盯住这边,无奈之下,变作一个可爱俏丽的女孩子,捏着鼻子说。

  “麻衣哥哥,你就别臭美了,你看那边有个少年郎,可比你好看多了,尝尝我做的糖心煎蛋烤肉,保不准你吃了舌头都咽下去。”

  苏麻衣见冥灵变作一个女子。奇怪的说了句:“神经――”抬头却看到了荀云简,他感觉他的神格要毁了,刚才这模样被荀家的信徒看了,也不知道荀家得知真相会不会对他大失所望?虽然他并不介意,左右他也没少干这种无耻泼皮的事。

  他无所谓得朝荀云简笑了笑,荀云简满身泥土和汗水,心里却被这笑容动了一下,有些人就是这么不经意间就很容易收买人心啊!荀云简狗腿的朝苏麻衣跑了过来。

  此时苏吟姜趁覃武师熟睡,偷偷跑了出来,决定夜探荆州,玉佩不容有丝毫大意,她可是亲眼看到老奴用玉佩救活了司马御,还拿着玉佩逃跑了。如今她知晓荀云简在荆州,估计老奴为了玉佩的秘密,十有八九来荆州逼问荀云简。

  她势必要拿到玉佩,为了猛虎领一统天下多一个保障。于是她拿出一个黑色的鸟哨吹着一段鸟叫声,一只黑猫从不远处飞了过来。黑猫忽然变成了一只黑虎,低吼了几声又跑向远处,苏吟姜跟着它,很快就躲在不远处,瞧见了她刚认的义兄苏麻衣,她要找的荀云简,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漂亮女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