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史官

安铜志 掷果 2141 2020.03.26 22:58

  其实荀沂并未发现苏麻衣的真身,只是大椿之树有异样,他日复一日来此祈祷,从未间断,树身上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一清二楚,且每日都会对着神树唠叨一些大椿国的新鲜事,今个也刚好念了句树神殿下,竟然还得到了回答,真可以谈得上受宠若惊了。

  而苏麻衣也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神仙,既然被发现了,干脆直接现身,也方便以后他来本源这里砍些树枝,摘些树叶,捋几从小花什么的。他故作高深老气横秋的假意询问:

  “咳咳,汝就是这一代的史官?”显然他已经忘记自己变作一个翩翩少年,这般故作老成似乎不太搭呢,只会让人忍俊不禁。还好荀沂是个板正严谨的性子,对神树非常虔诚恭敬,也从未见过神树该当是何模样,不过他也内心有过热血,觉得神仙千载不过一瞬尔,大抵也就是与众不同的仙风道骨、法力无边的高傲冷漠?于是荀沂诚恳惶恐的回答道:

  “是的,在下乃是这一代的史官曹沂,我荀家一族守护大椿树整整七千九百一十五年,总算等来了树神殿下!”

  “尔等荀家劳苦功高,吾亦心敬之,汝可有心愿?”苏麻衣私下觉得自己应该有个树神殿下的样子,不能辜负了这荀沂一片赤城仰慕之心,于是搜肠刮肚的想出这句比较有文化的能够符合一个神该有的语言。

  “我,我想要捧水珠!”荀沂耳尖一点红意,不敢说七千多年荀家为了大椿树付出了多少辛苦,到了他这一代,好好的大椿树竟然有将凋零之景,会不会是他不称职没有精心养育的原因呢!

  “捧水珠乃冥灵圣物,十年只此一颗,汝要之何用?”苏麻衣也知道荀家漫天遍地的寻找捧水珠,但是捧水珠他本源之树似乎用不到吧,最最关键的是他上次用菌芝熬汤,听路过的山民闲聊说起捧水珠神奇不易得到,觉得捧水珠或许比山泉水味道更佳,想去“借”颗回来好好品味一番,想不到被荀家的荀小郎碰碎了,所以荀家要捧水珠干嘛?

  “这……树神殿下,我听闻,冥灵神树,五百年一发芽,五百年一落叶,循环不息,皆赖其有捧水珠之作用,可大椿之神树,七千多年,仍未落一片叶子,可见并不是如此循规蹈矩,与平常树大大不同,如今却隐隐有凋零之象,因而,我担心神树死亡之期到了,想借捧水珠之作用,使其重回生机,恢复从前之华耀。”

  苏麻衣想笑却笑不出来,凡人如此待他,感动地他无地自容,可这举动又是这么愚蠢可爱,充满了真诚,他只好沉着声答道:

  “汝无需担忧,吾与冥灵并无不同,生芽落叶,乃是自然天理之道,吾八千年一生芽,八千年一落叶,天生天养即可。”

  荀沂琢磨了一会儿,以他这端然的心性,消化此事不太容易,他脑子已经把这话转了个五六七次,才想出来神树殿下是何意,神树殿下是在隐晦的告诉他,并不需要担心这件事了,他老人家与冥灵树一样需要生芽落叶,只是他老人家并不是五百年一生芽,而是八千年一生芽!八千年一落叶!自然生长就行,不需要他们操什么心!

  荀沂流泪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成为大椿国的鉴史官了。他正如一个失去夫君的少妇一样暗自垂泪感叹身世的可怜悲催,苏麻衣已经麻溜利索的“借”了几只肥鸡回来,折好的树枝已经燃的旺旺的,肥鸡毛都没拔就活生生的烤起来。

  “啊!树神殿下,您在干什么?小心不要让火烧到您的树干!!!”荀沂眼泪也顾不得擦用自己的衣袖灭火。

  他当然没有注意到这几根树枝就是从大椿树折下来的。苏麻衣惊吓,一番神力轻轻拂开他,火灭了再点燃,可是会影响烤鸡的味道,不能让他捣乱。略带威压地对荀沂说:

  “吾腹中饥饿,汝可去准备祭祀之礼,搭建神坛供奉,待汝百年,吾助尔修练仙道。”苏麻衣只是想给这荀沂找点事干干,免得来打扰他折大椿树的树枝。

  “好好,我这就去办,树神殿下您好好休息。”他一听这么庄重严肃神圣的事,立刻忘记了这位树神殿下泰然自若的翻转着烤鸡,自顾自念叨着离开了秘境去准备祭祀大礼。

  鸡肉终于烤好,黄金油亮儿,用火烧过的大椿树树枝,散发一股特别奇异的味道,这味道熏着鸡肉也带有了异香,撕一小块慢慢咀嚼,并没有冥灵树烤出来的那么惊艳,也没有那种从口齿蹦发的香,苏麻衣有点失望,咽进肚后,却觉得自己的生芽之术又精进了一点,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心理觉得自己的树枝不如冥灵的好味道而产生的自我安慰?

  他很快吃光了这只鸡,丹田热气腾腾,仿佛有突破的迹象,在天上修炼和凡间不同,他成为树神,神的八千年无休无止又无趣,所以他选择下凡历练,而凡间的本源树却逃离不开生芽落叶的命运,几千年没有突破,他似乎是神里面最懒的一个了,今番忽然有突破的迹象,难道是他一直没有找对修炼的方法么?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他的生芽之术,其实就是需要生芽本身,和别的神决然不同,这回也算瞎猫了死耗子,碰巧了!

  荀沂回到荀家族里,召回荀家众人,特别是叫回了荀家跟着司马御到处乱跑荀小郎君荀云简。

  “荀家满十五岁的儿郎,现在立刻到祭祀堂,云简,你现在去沐浴焚香,我带你们进秘境一趟。”荀沂说完,众人皆是惊讶,这秘境一直以来,都是荀家史官传人可入内,如今怎么都可以去了。

  祭祀堂里,安神香点了七七四十九根,香味浓郁得众人要晕过去,仆从们手拿香烟点过的一碗碗陈年露水,往荀家众人身上扑洒,荀家众人无法言语,只能看着新制的锦袍一片狼藉。

  荀云简作为荀沂的儿子,自然也享受到了特殊对待,他是用一整桶露水浸泡身体,屋子里更是点燃了九九八十一根安神香,他感觉这样下去,他也快得道升仙了。

  且刚刚曹沂亲自过来叮嘱,要他在水里待满一个时辰。他觉得吧,再泡下去,他的皮肤都要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