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结拜

安铜志 掷果 2270 2020.03.20 22:45

  苏麻衣纳闷,这店小二是在形容谁呢?是菜?还是人?

  小二不消片刻,端来一盅颜色亮丽的鲜汤,富有特点的是光洁如新的瓷器细腻的描绘着许多华服男子跪在一个腹部隆起的美人脚下,另一个戴着王冠的少女持剑对着美人的脖子,整幅图剑拔弩张而又诡异。

  “这汤寡然无味,并没有什么可尝的。”苏麻衣淡淡的点评。

  小二待要解释,那两位进来的其中一位女客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蛊汤,小娘子美目流转情意绵绵,武师轻蔑的打量了一会儿苏麻衣,见他穿着寒酸,却长的如花似玉,心里一阵妒忌,开口道:

  “姜儿,看他做甚?我堂堂大宗师,满足不了你么?”

  美娇娘立时红云爬耳,面若桃花地慢慢低下头,羞答答的回他:“覃郎君,你好坏喔,人家只是觉得那人的盅绘制的新奇灵动,想问店家买一个回去欣赏一二呢。”

  苏麻衣对外貌尤为的在意,十足的颜控,也欣赏天生天长的美人,见这美人如此说,便乐颠颠的说:

  “这位――覃兄,美人求不敢不应,苏某人便将这盅送您,俗语称,借花献佛,祝二人白头偕老比翼双飞。”

  这汤啥味也没有,本尊才不喝,就大大方方的赏赐给你们两个狗男女好了。

  武师浓眉舒展开来,咧嘴一笑,“哈哈哈,借你吉言,苏兄为人如此爽快,不如再与我等共饮一杯?”

  “覃兄相邀,苏某诚不敢不应,苏某这里酒菜充足,覃兄,夫人,请坐。”

  苏麻衣心道这样也蛮好蛮好,如果每道菜都是真实事件,那店小二隐隐约约的提示,是不是应在这二位的身上,不如我和二人称兄道弟看看会发生什么。

  酒过三巡,覃武师已经和苏麻衣聊的天南海北无话不言,而美人越发的娇艳欲滴,看着姜儿的柔腰软唇,覃武师有点心动神荡,这时苏麻衣轻抿一口冽酒,似乎不经意地说:

  “苏某今日初见覃兄,便越发觉得您样貌仪表堂堂,两眼有神,印堂仿若有喜气,却是为何,覃兄最近可否要大婚?”

  美人双手悄悄捂脸,眼睛闪闪发光的望着武师,武师被这么崇拜的目光对上,心里一片流淌的蜜汁,柔和的说:“苏老弟,你有所不知,我与姜儿即将大婚,这可不是天大的喜事呢!”

  “哎,原来竟是这样,苏某定然寻一个大礼献上,才不负与覃兄的结识一场。容苏某多问,婚期何日?何处举行?”

  “下个月初八,安铜郡覃王府。苏老弟,大哥有一个不情之请――”

  “覃兄尽管直言,苏某与覃兄一见如故,恨不得结为金兰。”

  “苏老弟,你真是太好了,姜儿她自幼孤苦无依,这次和我行天地之礼,你来做她的长兄如何?”

  “苏某何德何能!如果覃兄需要,苏某万死不辞,有生之年,定会如长兄护着姜妹的。”

  “姜妹,快叫人啊!你有亲人了!”覃武师着急的说。

  这位美娇娘双手合掌,娉娉袅袅而又不失郑重其事的对苏麻衣拜了一下,娇滴滴的念了句:

  “苏大哥,姜儿也没个全名,覃郎君也一直唤人家姜儿,不如随了您的姓,就叫――苏吟姜吧!”

  “好名字,姜儿真是才华横溢美貌无双!”覃武师叫了一声好。

  苏麻衣也迎合着说:“姜妹可称的上举国第一美女了。”

  苏麻衣眼泪汪汪感慨万千的说,真是想不到喝点酒吃点菜就打入敌人内部了,还做了人家的老弟成了人家婆娘的长兄,真是邪门的很。

  店小二笑容可掬的为三个人碗里添汤,三人吃的尽兴,倒也没太注意,可苏麻衣却想起来还有一道菜没上,便出声询问:

  “小二,不是还有道菜么,我与覃兄相识是缘,又认义妹,可算的上人生大事,此时还不上菜,坏了我等心情,看我砸了你的店铺看你还开什么客栈!”苏麻衣也不是完全想要责怪,一方面跟二人打交道你来我往的着实不易,一方面转移话题听听第四道菜有何名堂。

  店小二盛汤的手一顿,随即露出一口白牙,噼里啪啦的讲了一通:

  “小的还以为您没空听嘞,哪好意思厚着脸皮打断呢!既然您想听,我就再讲讲?”

  覃武师和苏吟姜也好奇的瞅着店小二,似乎等着听有什么趣事比他二人大婚更重要。

  “这最后一道菜嘛……”

  “别卖官司了,速速道来!”

  “好嘞!这筋疲力竭,采用的乃是荤素毛肚,百年老砂锅煮沸两种毛肚,放上八角,干草,黄芪,枸杞等药材,荤毛肚抽筋扒皮的把毛肚从猪腹胃部抽出洗净,素毛肚用魔芋精心制成,烫过的毛肚蘸上孜然辣椒粉,口感滑而富有嚼劲,乃是一绝。”

  苏麻衣笑了笑,“你这么一说,仿佛你家的菜,各个都是一绝,废话少说,快上菜,菜来了,再给我等解开美味背后有什么动听的谣言。”

  说话间,此道名为筋疲力竭的菜已然上桌,店小二没等催促,便羞愧的说:“客官勿怪,这道菜其实……并没有什么典故,只是因宰猪的伙计请假回乡,留下一个小姑娘给我们,小姑娘也没什么力气,这荤毛肚才抽出来,已经累的筋疲力竭呼呼大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覃武师笑得眼泪哗哗,“想不到啊竟然是如此么!”

  苏吟姜接着说:“这孩子也是可怜,倒是同我幼时一样。”

  “姜妹也做过这等劳心费力的活?”苏麻衣好奇道,不敢相信一个美人凭着这副倾国倾城的脸还要杀猪宰羊。

  但是苏吟姜一副不愿意多言的样,踌躇的问:“小二,果真没有别的故事了?”

  “这位夫人想听,当然有!其实最近从荆州传来的消息倒也和这道菜相得益彰,即使是小二我也忍不住提上一嘴,供几位客官乐呵乐呵。”

  他缓了缓气,为三人斟满酒接着说:“荆州南部,传说有一棵冥灵树,以五百年一个轮回生叶,五百年又一个轮回落叶,从地心汲取修炼捧水珠,近来有一个少年郎去寻捧水珠,妄图一己之力挖这近千年老树的树根,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故此少年郎日日不懈,夜夜不眠,累的可谓筋疲力竭,也没挖开一星半点的根须,小的闻听此事,真是乐的腹痛难忍了。”

  苏麻衣佛了,他猜到,那必定是荀家的傻小子荀云简,苦哈哈的为他那棵本命树累死累活的挖着根本没影的捧水珠,也不想想他是谁,冥灵老弟是谁,还胆子肥的挖人家的根,这脑回路清奇可佳!不过他还没干过这等事,倒是可以一试,挖别人的根什么的……不要太美好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