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同行

安铜志 掷果 2214 2020.03.24 22:47

  老奴手拿一个奇怪的笛子,一声声吹着鸟叫,似乎在召唤什么,荀云简诧异着,老奴看似忠厚的外表,透漏出一点点古怪,他也看到了荀云简,放下笛子。

  “荀小郎君,好久不见。”

  “你吹笛子,用鸟叫声吸引我来,何事?是关于司马御?”

  “郎君多虑,老奴是有些私事想请教。”老奴拱手对荀云简说。

  “说吧!”荀云简觉得这老奴既然是司马御身边的,或许可以信任。

  “郎君,可否知道,这世间有一枚能够起死回生的玉佩?”

  “继续说下去。”

  “老奴儿翻遍了古籍却无此事,可,在客栈的某个床下,找到了这枚玉佩,便有心尝试,是不是有起死回生之功效。”顿了顿,老奴接着说,“郎君,这枚玉佩可否是您的?”

  “曾经是吧。玉佩在谁的手里就是谁的。人活一世,生死随缘,看来你是想要这玉佩,给你便是了,滴上血,就可以认主了。”

  荀云简并不在意玉佩,他对这些身在之物向来不甚介意,且说起死回生这种宝物,拿在自己手里,如此招摇,岂不是会给整个荀家带来意料不到的灾难么?

  老奴震惊万分的瞪着荀云简,想他如此年纪,却一点不为名为利,眼睁睁的把巨大的名荀云简他一个年迈老奴。

  “如此,老奴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还有,你要发誓,玉佩在手里,不可作为非作歹祸乱国家之事,否则五马分尸天打五雷轰。”荀云简想了想,又让老奴发下重誓。

  老奴立刻跪下,依荀云简所言,对天发誓,又对荀云简拜了一拜,起身远去。

  荀云简回到客栈,叹了一口气,一觉醒来,泪流满面,梦里皆是苏吟姜的音容笑貌,可她却在别人的怀里。真有点不甘心啊。惆怅的坐在宽厅吃粥,听到苏吟姜的声音传来,心忽的一惊,抬头望过去,只看到他那便意可恶的师尊,挪步行至他身边坐下,抢过他碗里的余粥,一饮而尽,又抢走了他盘子里仅剩的两颗羊肉馅烤囊包子,待他明白过来,他的旁边又坐了苏吟姜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魁梧高大不惑年龄的武师。

  这武师正是覃武师,他昨晚睡的很好,今晨起来,看到他的苏老弟,心情更是格外的美好,热情的打个招呼:

  “苏老弟,怎么坐大厅来了,我正想邀你去吃荆州的有名小吃,吃完早餐,咱们再继续赶路。”

  “覃兄,多谢惦记,我已经吃饱,这包子外酥里嫩,香气扑鼻,实在是人间美味,也多亏了我这顽徒在身边,省了不少心力。”苏麻衣用手轻轻拍了他的可怜徒弟曹云金一下。

  “这包子当真有老弟你说的那么绝?我这就吩咐店家去多买些,我们路上吃――这就是爱徒么,想不到苏老弟你年纪轻轻,已经收了徒弟,我覃武师已经不惑之年,还未能有个一二传人,说起来可真是惭愧呀。”

  荀云简晒笑道:“我与师尊,……也是缘分,不想师尊竟然与大名鼎鼎的覃王爷相识,覃王英勇无敌,云简若不是已经拜在了师尊的门下,定要天天对着覃王府喊着求师傅收下小郎呢!”荀云简心道,可不是大名鼎鼎,已经四十了,还没成亲,身旁连个妾室婢子都没有,安铜整个内城都笑死了,这覃武师也不知道种了什么邪,一心想找个天仙似的美人,这下可找到了。

  一番马屁拍的覃武师舒舒服服,覃武师也赞叹道:“'荀小郎君谬赞了,我与苏老弟情同手足,他是你的师尊,我亦是你的师伯,你遇到武功的问题,尽管来我府上即可。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内子,苏吟姜,你可以叫她覃夫人或者覃伯娘。”

  “覃夫人!”荀云简虽然内心别扭的要死,还是干脆的叫她夫人。

  苏吟姜轻轻的“嗯”了一下,荀云简却如颤竖一般不能自己,他仿佛被这声嗯舔舐了心脏,他又开始不自觉的看向苏吟姜,什么冰肌玉骨,什么墨发如瀑,什么顾盼流飞,他忽然又想到从前背过的一段古文。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邶风·静女》

  那边苏麻衣覃武师二人一边吃喝一边聊的热火朝天,这厢苏吟姜眉眼皆是风情万种的娇羞,她偷偷打量着荀云简,生怕他把昨晚的事当众说出来。而目光也恰好和荀云简剔透的眼睛对上,双方俱是一震,心口涌上一股非常奇异的酸楚。苏吟姜手偷偷的在袖子里握紧,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苏麻衣聊着聊着脑子里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他的那棵本源树,因为昨天不是看到冥灵用自己的树枝烧火烤肉么,肉的确非常爽口,带有一股奇异的芬芳,他觉得,冥灵那么个也就一千年的道行,都可以用来烤肉,不如他也回去从自己的本源树上折几根枝,试试快八千年的神树烤肉会不会更加可口呢!

  “覃兄,其实我近来忽然想起有一桩急事,不得不回安铜一趟,恕苏某难以陪覃兄和姜妹一同前往了,若不然,待苏某事了,再来寻二位?”

  “不必,既然回安铜,不如我和姜儿随你同往,婚期将至,想来家族不会责怪于我。”覃武师瞥了一眼苏吟姜,急切回答道。

  “是啊,苏大哥,有我们陪着你,也免于你一路人孤单无趣,我们一边走,一边查探,没准也能很快的得知覃哥哥要的玉佩下落呢。”苏吟姜痛快地应下了。

  “师尊,我也想和您回安铜……”

  四人目的各不相同,食毕已商议动身回安铜,一来苏覃二人即将大婚,覃武师自然不在意什么家传至宝,只是娇妻撩人,他四十多年的童子之身仍然未破,也不免有些遗憾,苏吟姜在荀云简的暗示下,得知拿走玉佩的老奴很可能回了司马家族,遂当苏麻衣提议想回安铜一趟,立刻同意了,而荀云简也想先回曹家看看有没有什么捧水珠其他的消息,最重要的是,他想跟着苏吟姜。

  四人很快买了四匹快马,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安铜。

  老奴已经在司马御的授意下将玉佩的一小块磨成粉末,近十几个酒缸,每一缸洒了一点。到时就称这是最新研制的神仙醉,喝了可以治疗内伤。

  剩下的玉佩也被精巧切割成四块,如小拇指盖大小,被细心琢磨雕刻成了四种不同的形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