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客栈

安铜志 掷果 14 2020.03.18 09:51

  这玉佩怪的很,难道是一块至宝?荀云简暗自纳闷,却不敢声张,身体如白玉一般的莹泽温润,这是非常令人迷惑的,他是听家主授课讲过几句这世间至宝难得,得之顷刻间洗经伐髓,脱胎换骨,也特意去查过那本名不见经传的《天下轶闻录》,若真如此,怀揣宝物,性命难保。

  “咚咚”敲门声传来,老奴沙哑的声音响起,荀云简迅速从水里起身穿衣,将玉佩藏于袖口。

  “荀小郎君,您可否醒来了?”

  “何事?”

  “老奴带店小二为您梳洗。”

  “不需要,退下。”

  听到老奴下楼的脚步,荀云简舒了一口气,准备偷偷去看看客栈内的司马御是否也和他一样被玉佩改变体质。他悄悄推门出去,又忽然想到这桶水这么干净被司马家的人看到不妥,转过身去翻翻客房内部有什么笔墨纸砚的用墨水搪塞过去,就这么一下子看到了墙上那霸道魄力的书法写的一副字:

  风――云――客――栈

  他有种奇怪的熟悉感,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客栈的大名,却又想不起来。干墨落在水里,晕染开来,搅动一番,越来越浓艳漆黑,他的身上伤痕全无,又拿佩剑在身上划了几个口子,滴些血在水里,这才安心。

  他隐匿气息去找司马,司马在天字二号房,里面雕漆红梁,器皿精贵,司马正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看起来还未醒来,于是一个鹤步躺在梁上,监听司马一族会有什么龌蹉举动,兴许他这里有捧水珠的消息也未可知。

  哪里料到在这还能有个美娇娘,他躺好正好迎上一双凤目,却要开口,被人抢了先。

  “老娘生平没瞧过这么俊俏的小郎君,于是来观摩一下,想不到还有了眼福,你这个小公子也蛮养眼的。”

  荀云简感觉自己的衣内缓缓伸过来一只手,在他的胸脯滑来滑去,一把手抓去,却闻到一股异香,听闻江湖一个魔教俱是貌美女子,修炼采阳补阴之术,常常抓武功高强俊美的郎君到猛虎岭采补杀死,死后喂豢养多年的猛虎。呼吸愈发的艰难,他浑身软成一团,那美娇娘笑吟吟的一把捞起他,待要轻功飞走,司马御的门却嘎吱一下推开,美娇娘一手搂紧他,一手捂住他的口鼻,丝毫不敢再发出动静。

  老奴带了一个八九岁小女孩进来吩咐:“如如,你来帮公子洗浴,切记,看到什么不可声张。”

  “是咧,爷爷,孙儿晓得了。”

  “辛苦了乖孩子。我下楼等你,不要怕。”

  老奴离开后,如如一点点帮司马把衣服扒开,轻轻放在屏风侧面,拿起肩上的白汗巾帮他搓洗,着实忙了好一阵,提着力气将司马御从桶里拖出来,而司马御此时身无寸缕,恰恰被梁上的两人看了个通透!

  ……

  司马御竟然!竟然!是个女人!

  如如也被吓了个冷水附体一片冰凉,赶紧拿衣服给公子穿好,可是整个人开始魂不守舍,把司马御拖在软榻上,急匆匆夺门而出。

  而荀云简的神智在这惊心的一幕后恍然清醒过来,虽然这美娇娘仍对自己动手动脚,也不妨碍他触摸一下玉佩,异香再闻不到,袖口落出一把银针刺进身后,一个呼吸间美娇娘已死。

  这番举动日后当一场生死危机讲给苏麻衣,被骂个“愚蠢”二字,娇香美人就这么死了,真是下手不知轻重,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怪不得成为单身狗在他手里做事。荀云简也很是怅然,因为他亦知晓了司马御的秘密,感觉又是一场生死危机,做人真难。

  “做人真难,难得有这么倒霉的日子。短短几日经历了三次生死危机,不知道安铜的女娲娘娘庙还灵不灵验,好想哭。”

  他漫不经心的把这位香消玉损的美娇娘放在一边,从梁上来到了木桶查看,木桶的水果然漆黑一片。

  “咳咳,又脏又臭,难不成刚刚我的洗澡水也这样?”

  曹云金奇了,脚步难以自拔的朝荀云简了几步又克制住,脑子飞快的一转,将玉佩扔在木桶里,水即刻从混浊秽污变得清澈见底,把玉佩拾起又收在袖口,见软榻上的司马御还未醒来,他驾轻就熟的寻块墨扔水里,想迅速回到自己的客房,却又听到有人在门外,无奈闪身藏在床底。

  来人正是大宗师,司马家族挺厉害一个人物,在门口询问小女孩客房内的情况,小女孩眼神闪烁,却也据实回答。

  “如如,小郎君怎么样了,还未醒来么?”

  “大师傅,公子并未醒来,可气息浓厚,脉搏有力。”

  “你也看到了,公子身份贵重,不可疏忽,你以后就跟着公子,公子的生活由你亲自打理,他生,你生,他死,你死。这是沉沦丹,你服下吧。”

  “如如……谢大师傅赏赐。”

  曹云金听到沉沦丹三字,就知道是荀云简西,沉沦丹据传闻是一位隐世药王研制,食之可塑颜改貌,变成内心最想变成的样子,可只知道这大椿国土从来只有一颗,被司马一族抢去,难不成这就是那颗无价之宝?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沉沦丹,其实真正的沉沦丹却早喂给了司马御,而当下这颗,是司马一族的仿制品,食之可使人沉沦于主人的命令至完成为止,司马一家是皇族,每次皇帝的登基都需要大批的死侍,且绝对忠心耿耿。

  床底下竟然有一只黑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往后一点,猫便往前一点,似乎不满他占了它的领地,用眼神驱赶他出去。他支撑不住“嗳”一声。

  “谁!”

  “大宗师,如如在您这里么?”

  恰好门外敲门声传来,老奴又来了,大宗师细眼一眯瞥一眼床的方向,耳朵动了动。

  “如如,先出去。”女孩在大宗师的示意下把沉沦丹咽了下去。

  当如如离开,大宗师缓缓逼近床旁,黑剑如此锋利,正待饮血!黑猫察觉危险从床底冲出,眨眼间黑剑染血,黑猫命丧。荀云简握紧玉佩,殊不知玉佩已经被他当成了护身符。

  “哦?是只猫么?魔教妖女?”他忽然跳上房梁,提了一具女尸气哄哄的离开了。

  又又又逃过一劫?大概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他三番五次大难不死,岂不是福源深广?溜了溜了,再不来了!

  荀云简从床底出来,沾了许多猫毛,先打理一下衣服,走到黑猫跟前,叹息了一下。

  “哎,你虽身死,却无意间救我一命,也不知道这玉佩可不可以起死复生,我愿意把玉佩留给你,你若活了,我也算报了你的恩。”

  他抱着黑猫到床下,把玉佩放在它的爪子上,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司马御,脸上忽然有点烫,一起二世祖那么久,怎么说变成女的就变成女的了,还是迅速离开为好,他要继续找捧水珠,没有什么比解决大椿树枯萎更迫切的事了。

  当然,一心一意寻找捧水珠的这般定力确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他这不打招呼离开了风云客栈,可引起了一翻轩然大波,甚至让风云客栈成为了江湖卷起血雨腥风之地。

  那个死去的美娇娘装死被司马大宗师带走成为了司马家族臭名昭著的吟姜夫人。

  那个昏迷不醒的软榻上的假公子司马御成为了雷厉风行的御天皇。

  那个小女孩如如成为了司马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白大人。

  还有……我不说。

  黑猫很快就在玉佩的疗养下复活,喵喵了几声循着气味追上了荀云简。

  跳上他的肩膀,荀云简有些眩晕“哪里来的黑猫,你想跟着我么?”“喵!”“……那可不能白跟着,你得帮我找到捧水珠。”“喵喵!”

  穿过这个镇子再往前走就要荒无人烟了,荆州南部地处低洼,潮湿闷热,却有一种可以与大椿树媲美的神树,冥灵树!树叶是紫金色,树干和分枝是黑色,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枝繁叶茂,灵动异常,它的根部有一颗从地心汲取的捧水珠,状若西子捧心,一颗捧水珠养成,冥灵树则不畏惧风暴沙漠暴雨严寒。

  之前苏麻衣为了在凡世好好游玩已经借走了这棵冥灵树的捧水珠寻思可以让安铜郡那颗本源大椿树休息休息喝点水,没想到捧水珠却破了,他还得想办法去还,不管怎么样荀云简这次是肯定白白来一趟了。

  风吹日晒的赶了十几天的路,总算看到了冥灵树,他让黑猫去找周围有什么吃的,他开始挖根了,冥灵树活了几百年,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暴力,直接挖它的根,一时觉得特新鲜,一边吸溜吸溜的喝着早上叶子的露水烧好的椿叶茶,一边津津有味的欣赏这个累的气喘吁吁的少年挖它的根。荀云简属于那种晒不黑型的肤质,妥妥当当的很容易被误认成小白脸,他被家族赋予重任,譬如捧水珠,虽然别人也得找,但是总得有个先后的排名,好歹他也算荀家第一少郎君,此生也就才出安铜郡历练,找不到捧水珠,何以继承大椿国荀家的威名?何以接受大椿树的神降之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