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秘境一

安铜志 掷果 2054 2020.03.27 23:40

  曹沂办事,妥妥的麻利痛快又迅速,他对待树神的事一向是端正肃穆,可苏麻衣能够通过虔诚的信徒眼里看到发生的事情,因此使用个法术加一点小小的恶趣味,比如捉弄一番曹家众人,他深知作为鉴史官,有相当的权利,所以利用职权好好耍一下这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弟子。比如焚香沐浴,对于他可爱的唯一的大徒弟,当然要好好泡泡澡吹吹香气,可焚香沐浴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因为他们所敬仰的神也并非是什么百求百灵的神,何止是百求,千求万求也不行,但如果可以让曹家众人严阵以待,也彰显的出他为树神的一番尊贵。

  在众人呛得东倒西歪之时,曹沂很快备好了一头猪,一只羊,一头牛,一只鸡,作为祭祀的牲畜,必须洗的干干净净,用红绸巾扎上蝴蝶结,祈祷词也准备好了,由他亲自念,他率领曹家全族一百七十三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秘境,而这阵势比之十年前帝后大婚更加郑重,因而很快也被司马一族、白家一族知晓,司马为皇族,司马荣成和白后也率领文武百官来了,一众凡人跪在秘境外,希望能够得到机会亲自拜会树神殿下,曹沂展开竹片刻好的祈祷词,打开嗓子唱到:

  大椿神树七千年,

  年年未见神人现。

  现有神仙秘境宴,

  宴神猪牛烹饪殿。

  殿前狂颂树神仙,

  仙姿更需沐香钱。

  钱落江南唯愿安,

  安国怡家曹家宣。

  一道霓虹彩桥从秘境延伸到门外,曹沂言:进秘境!

  司马荣成身为皇帝,着急待要踏上霓虹,霓虹竟然隐隐消失,而众人皆不可走,无论是白后,覃王,还是王公大臣。到了曹云金,霓虹随曹云金的进入迅速消失。

  苏麻衣本来早就想离开,但是意识到自己吩咐过曹家的鉴史官对他进行千年难得的祭祀,他觉得这样或许会更快吸收信仰之力,稳固修为。曹云金进来就看到苏麻衣颇为无趣的躺在大椿神树的树干上躺着小睡,要不是知道这秘境神秘万分,寻常凡人是进不来的,他准备忍不住暴怒的将这个他赖上的师尊打出去,事实证明,他没有这样做是正确的,这位调皮捣蛋不省心的师尊,十有八九是他老爹恭恭敬敬他曹家整族殷勤侍奉的树神殿下。

  “师尊,是您么?”

  “好徒儿,再不来我可要走了,你来了,我们走吧。”

  不等曹云金有反应思考的时间,他已经被瞬间带到一个干净利落的小院子,苏麻衣乐呵呵的跑进小屋里扔过来一个盆和几件略微发臭的麻衣示意曹云金洗干净。曹云金目瞪口呆,简直难以想象这大名鼎鼎的树神作风是这样的!

  是什么样的?一脸笑意的逼着他不得不蹲下来搓衣,如果不?他哪有这胆子,他可是亲自体会过师尊的拳脚功夫的威力。

  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想道。自己目前身处一个很小的院落,篱笆墙,没有院门,小草屋,四四方方,一呼一吸之间能够看到连绵起伏的山脉,飞流直下的瀑布,和晨光闪耀的苏麻衣,苏麻衣在一块平坦的大青石上盘腿而作,神圣、光洁、令人向往。

  苏麻衣正在通过曹沂的眼看侍奉他的大椿国人,去分辨哪些虔诚,哪些虚伪,哪些敷衍,哪些忠贞,他要从中找到属于他的人,吸取信仰的纯粹力量,让修炼更上一层楼。

  很快他看见了蹲在角落里戴着围帽的苏吟姜,她虽然浑身充满黑气可信仰的纯粹依然白的惊人,多亏他因缘巧合认她为妹妹,于是他听了听苏吟姜的心事。

  “树神殿下,我是如此卑鄙的一个女人啊,可是我依然服在您的神威中,我要得到这天下,您降下这凡尘,救救我们这群最最普通的女人吧。”

  他一个神念过去,又有几个人随着霓虹消失,但是并没有来到苏麻衣这里,而是被准许进入秘境历练,他准备培养出来最近亲的随身侍卫,然后在大椿国好好折腾一番。

  大椿国国王司马荣成和苏吟姜都被霓虹召唤进入了秘境,同进入的还有白家的一个小女孩白如如,大椿国的神武将军陈登。

  司马荣成落入秘境后,眼前先是一亮,他遮挡一下眼睛,便看到了紧身红袍的妩媚女子窈窈窕窕的走向他,正是那日出嫁的苏吟姜,他脑子一团乱麻,感觉似乎是被人识破的羞愧,又觉得怕什么不过是覃王的王妃罢了,这样的美女,再怎么做也是值得的,因此他拥身向前,对这投怀送抱的苏吟姜毫无抵抗之力。这时的苏吟姜仿佛更加魅惑,化身女妖一样,让他骨碎心飞。

  苏麻衣看到此处,连连摇头,司马御不配为王,不忠不义,贪图美色,误国误民。

  而此时苏吟姜眼前浮现的却是曹云金,曹云金风光霁月,柔情似水的拉着她的手,“苏夫人,你过得可好,若是他待你不好,我会一直等着你。”

  苏吟姜眼角一滴泪浸湿了脸颊,她不能选曹云金,这条路恶心黑暗又艰难,她必须独自抗下所有,不能让这美好的少年受到污染。

  “曹小郎君,妾甚安,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这是疼痛的决定,她看到曹小郎君一下子伤心的晕了过去,却仍然没有向前一步。

  苏麻衣点点头,这才是他的妹妹,不错不错,通过啦。这才是风骨,我不管你们做了什么。但是心中的信念不可以被任何在意的人和事打倒,否则也不配来我这陪我大闹一场四国。

  白如如还是个孩子,完全搞不懂这是在哪里,她的眼中却什么也没出现,一片安然祥和,她的外貌也是非常简单素净,很难想到这是一个孩子的心性,达到空明顿悟的境界,多少神仙也难以维持无念无虑,人总是会有种种执念,白如如或许是万年才生出来一个的纯洁灵根携带者。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认认真真,做什么事都会完成的尽善尽美,苏麻衣迅速决定让白如如成为自己的实习药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