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安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婚变

安铜志 掷果 3 2020.03.25 23:00

  四枚小玉佩分别赠予四国君王,第一块是安铜大椿之树,玉佩也是一棵小树的样子,象征着大椿国的的君王权利;第二块是江浦焦溟之虫,似一只极微小的蜻蜓,意味着崆峒国消息四通八达无所不知;第三块是荆州捧水珠,水珠的形状,表示冥灵国神树的独一无二;最后一块,是终北国无边无际的冥海之鱼鸟,有着鱼的身体,鸟的翅膀。

  目前大椿国的玉佩在司马御的手里,司马御乃是司马荣成的龙凤双胞女儿,是大椿尊贵万分的嫡长公主,然她的双胞胎哥哥出生夭折,白后便想出来个以假乱真的馊主意,下令封口杀人,从此司马妤儿成为了司马御,大椿的太子殿下,自小被养在白家当做储君殷勤教养,白家向来彪悍,一方面对储君严格,一方面又要让储君有独特的人格魅力,所以她素来雄心壮志,而她要通过覃王府大婚,用这个玉佩,号令天下,成为历史上最优秀卓绝的君主。而当她做着她的弥天美梦,苏吟姜和覃武师也开始了大椿国盛大的婚礼。

  这次其他三国使团来的也是佼佼者,司马御善于言辞,很快和使团众人达成合作,将三枚玉佩赠上,说明功效,当司马御荣登大典,三国将奉她为主。

  司马御的种种被荀云简看在眼里,不懂她假扮男装的折腾什么,像苏吟姜这样踏踏实实凭本事争取不好么。他是看不上司马御这番路子的,所以他经常以有趣为名和司马御一起去陪那些使团喝酒,他想弄懂司马御要做什么,然后阻止她,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世人大多一叶障目,说的就是荀云简这种人吧!司马御一派正气傲然目光放在统一河山,他荀云简觉得人家姑娘欺骗世人瞎折腾,怪不得大椿之前的生机越来越低,而苏吟姜以美色惑人而用女人征服男人的方法,他觉得她志存高远别出心裁有理想有抱负。这还真是见了鬼吧。

  覃武师,又称覃王,因其武功盖世,到达武师之境,世人尊称一声覃武师,这次也借着大婚,好好打一下那些笑话他晚婚晚育的人的脸。

  一国王爷大婚,婚礼自然办的大开大合大富大贵方能显得出气派,十里红妆白日鲜,绫罗绸缎百里妍,四国使团趁此机会进行友好建交促进经济贸易可持续发展,大椿之国的君主司马荣成携带白后亲自前来观礼,毕竟他很好奇,和他同岁的覃王,到底找了个什么天仙美人,比他的白后还美?会比他的后宫佳丽还美?他自是不信的,白后也不信,白后当年虽然暗恋覃王,可最终也逃不过入宫为后的命运,只能接受家族的命令为白家在安铜站稳四大家族的跟脚。

  终于到了拜天地拜君王夫妻对拜这一刻,夫妻行这三个大礼,需在诚心台坦诚相对,一曰无愧于天,二曰忠心为国,三曰互不相负,因此有侍女在旁把苏吟姜的鸳鸯戏水红盖头掀开,见证的史官荀沂先是眼前一亮,心道好一个钟灵毓秀美艳无双的覃王妃,随即恢复正常,开始端然素正地念拜词:

  吾荀家一族世代为苍天见证,今侍郎荀沂为大椿国安铜覃王与凡女苏吟姜大婚见证――请夫妻二人执手――一拜天地之永垂不朽!――二拜我国君王之长治久安!

  ――三拜双方之恩爱白头!

  苏吟姜眉眼带笑双目盈盈的看向司马荣成,司马荣成一下子看到了这新娘苏吟姜的面容,一下子如痴如梦,心道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如此之美女,想带回宫日夜以心待之,他这想法一朝种下,想不到竟生出无数祸患来,他低声吩咐贴身护卫去办事情后,继续观礼。

  白后也见到了这天姿国色的苏吟姜,心里忽然很慌很怕,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会对自己不利,但她哪里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一切都很正常,苏吟姜已经成为了覃王妥妥的覃王妃,也绝无可能威胁到她。

  当夜,苏吟姜顶着一身红袍凤冠坐在床前等待,嫁衣被她褪去,里面是薄若蝉翼清透可见的裹身红袍,与嫁衣的厚重金贵相比,更加轻盈舒适,且还完全把她火爆的身材显露无遗,她玉手摩搓了一下这红袍,心又揪疼了一会,这是曹云金偷偷给她的红玉蝉衣,祝她荀云简愿志在必得。

  “荀云简,你连我的洞房,也要让我心里念着你么。”苏吟姜正感伤着,有人进来将红烛吹灭了,屋里漆黑一片,她知道,那个人,来了。

  于是她自媚声媚气的言语:“郎君~姜儿终于等到你了~”司马荣成眼睛一黯,染上的欲色越发强烈。

  半柱香已过,司马荣成心知该走了,这时听到外面有人喊走水了,他揉了揉苏吟姜的脸,一脸满足的出去了,红烛忽然又都亮了起来,映出着新娘的肌肤白里透红,苏吟姜还是笑的甜美,这是第一部分的计划,已经成功。

  “夫人,计划成功了么?”一个魔卫跪下问道,司马荣成永远也想不到,在阴影下,竟然有一个人,监视着他的一切。

  “嗯。进行下一部分计划吧。”苏吟姜懒懒的靠在枕头上,喝了一口茶水,魔卫已经用软的仿佛绒毛的汗巾为她擦拭身体,待侍奉完毕,又隐在暗处消失不见。

  覃武师终于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还没来得及脱衣,一把抱住苏吟姜亲吻,然后,睡着了。

  苏麻衣今夜却是很开心,他千辛万苦劳心费神的来到荀家的秘境,循着气息找到自己的本源树,正偷偷摸摸的折了几根树枝,有人却出声打断了他。

  “树神殿下?”这位大着胆子喊人的正是那位世代传承的史官荀侍郎荀沂。

  “呃……干嘛呀?”苏麻衣极不情愿的回答道,这是大椿国的规矩,大椿因树立国,一晃也有七千多年,当初他苏麻衣乃是天生天养的一枚玉种,丢在凡世的归墟之境,是大椿国的始祖司马胖胖将他带到了这片土地生根发芽,荀家的史官见他奇异捡回来精心浇水施肥的养着,他便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祝福司马胖胖成就一个千古传奇的万年传承之国,而荀家则世代供奉他,只要他苏麻衣在凡世,荀家史官喊一声树神殿下,他便会回应祈求,庇佑荀家。

  他可是个知恩图报的好树神。

  可如今却被自己的誓言阻断了前路,苏麻衣又有点想打人。

  “树神殿下?您回应了!”

  苏麻衣惊了一下,凡人是看不见他的啊,他可是做了妥善的障眼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