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漫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漫梦 墨沙 2655 2005.07.28 16:41

    禺雪身上的鬼被除去,但由于鬼在身体里的时间太长,身子很虚弱。她听到葬礼期间没什么意外,便和四神到了乐舞家去等人,那个人就是蓄风。

  “真不知道萧潇怎么样了?禺雪死的时候,他看起来很伤心呢。”六迭在春院唉声叹气。

  “我也不明白,鲁尧那么好,禺雪为什么非要找什么暮实。”月晓也陪他发牢骚。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墨箫听了他们的话后,感叹一句。

  “他们算什么情?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月晓眨巴他的大眼睛问。

  “月晓,你又在长篇大论什么啊?”禺雪从房里走出来,一身清雅犹如池塘中的莲花。

  “我们现在在讨论……”墨箫见月晓要说,一个猛虎扑身抱住月晓,冲禺雪笑笑,又以每秒30万千米的速度飞出春圆。这就是史上跑的最快的乌龟——玄武大人是也。

  “我本来以为乌龟的速度很慢的,但今日一见才发现,咱们家的乌龟可以当长跑冠军了。”六迭抱住禺雪大笑着说。

  禺雪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微笑着说:“小心待会儿呛到。”说完,起身回房。

  结果,六迭因为大笑过头,咳嗽不止。心理是捉摸不透:我应该是佩服她,还是骂她?

  墨箫抱着月晓不知道绕了地球多少圈,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月晓坐在他旁边,双手抱胸,不住叹息:“你说你跑那么快,为什么才跑到乐舞家门口。现在我得出一个结论:跑得太快也是一种罪过。”

  墨萧喘的是说不上一句话,只得瞪着眼睛看着月晓。

  月晓撅了一下嘴,把墨箫扶起来:“怎么说也是朋友一场,我送你回房吧。”

  墨箫两脚无力,被月晓拖着回到房间。过了一会儿,他躺在床上睡着了。月晓冲着墨箫点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来到外面。

  “好——寂寞。干些什么呢?”左想想,右想想,“对了,去看看虚虎在干什么吧。”

  于是,月晓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了明国的皇宫大门。他走到侍卫身边,学着他们摆了个姿势,然后大跨步地走进去了。因为他已经隐身,所以没人发现。

  “虚虎在哪儿呢?”月晓到处寻找着,“说不定在蓄风那儿。”他又欢蹦乱跳地到了太子府。在门口,月晓眼睛一转,想了一个办法,“那蓄风送到禺雪那里,一定很好玩吧。”

  月晓满意地点点头,飞上房顶,正想着往哪儿走,耳朵就听到舞剑声:“有人在附近。”

  月晓伸长脖子,看到下面的人,笑道:“你真是了解我,知道本宫要来找你,就乖乖出来了。”这时,一块大石头从天而降,不近不远,正好砸在月晓的头上。“啊!是谁往本宫头上扔石头。”他大叫一声,不过,这一叫,隐身术立即消失。

  “是谁在那里?”蓄风不看是谁一剑刺向月晓,月晓见蓄风冲自己刺来,“呼”地飞下屋顶。等蓄风见屋顶的人飞到下面,自己才定睛看了看,“原来是那位小姐身边的公子。赵某疏忽。”

  月晓松口气:“幸好你及时发现,不然我不被你一剑刺死。”

  蓄风笑笑:“是赵某疏忽。”然后,他从屋顶飞下来,走到月晓面前。

  月晓摆摆手:“这件事就不提了。我带你去见禺雪。”说完,他拉起蓄风的手就往外走。

  “是昨天那个姑娘吗?今天父王不让我出去,改天赵某在去拜访。”蓄风苦笑不得的说。也不敢甩掉月晓的手,只能被他拉着。

  “你父王发不发现我不管,禺雪非让我带你过去。”这话要是被禺雪听见也许不会怎样,但是要被六迭听到,他句要惨了。

  “那这样,赵某有时间过去拜访。”

  “你知道她家住哪儿吗?”蓄风顿时哑住,,月晓接着说,“所以,这次带你去了解她家的地理位置,以后去也就方便了。”

  月晓就这样,拉着蓄风走啊走,任凭蓄风怎样说,他也不回答。不知走了多就,月晓觉得自己在原地踏步走。这时,只听后面响起一个声音:“月晓,果然在这里。”

  月晓听声,立定,向后转,举起领着蓄风的右手,说:“禺雪,你来了。”

  蓄风转过头,看到禺雪,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说:“姑……姑娘,别来……别来无恙吧。”

  与重沓笑着说:“赵公子别来无恙。”

  蓄风的新长现在像个求一样,跳个不停,想着:昨天见这位姑娘时,也没紧张成这样。

  “既然禺雪来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找虚虎玩去了。”月晓背过手,边哼着小曲边往前走。

  当他走带禺雪身边时,禺雪把他拦住:“回去告诉乐舞,我不回去了。”

  “不回去?为什么?”月晓不解地看着她。

  “别问那么多。”

  “哦,我知道了,会转告乐舞的。”

  禺雪看着月晓离去,脸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向蓄风行了个礼:“殿下,以后我就要和您同朝为官了。有不对之处,还请你多指教。”

  “啊!父王什么时候照女人为官?姑娘开玩笑吧。”显然,蓄风很不相信。

  禺雪走到蓄风面前:“殿下肯定以为我在开玩笑,可惜禺雪没在开玩笑。禺雪以后会是皇上身边的参谋,四品官。也请您不要再叫我‘姑娘’,我姓丁,以后叫我‘丁大人吧。我想太子您不会揭穿我是女儿身的事吧。”

  蓄风连忙点头:“当然,当然。”

  禺雪冲他笑笑,转身而去。

  蓄风挠了挠眼角:“我为什么要那么听她的话?总感觉欠她什么似的。在父王身边当参谋?……”

  “香儿,你去哪儿了?”

  禺雪走在花园,听有人在叫她,转过头,看看是谁。“干爹,找我有事吗?”

  禺雪的干爹是明国国王的弟弟,孟亲王。此人掌管明国所有禁军,年仅三十四岁,正值年盛,但家中无妻儿。三年前,在街上的一条河边,见禺雪在吹笛,笛声悦耳,让过路人都忍不住多听听这美妙的乐曲。后来,他与禺雪搭话,知禺雪无父无母,便收她做了干女儿。这些事四神不知道,乐舞知道。

  “陛下叫你过去。”孟亲王回答。

  “我知道了,干爹。

  “香儿,你来了。”一进么,国王拉起禺雪的手,开心的和她聊了起来,“你来了我这里好几次了,我发现,你比我的那几位大臣的理论更有说服力。所以,我让你女扮男装,给我当个参谋。叫‘谋侍朗’吧。”

  “多谢陛下。”禺雪未卜先知的本领真的很厉害。知识有时,她特别讨厌这种力量,特别是前世。

  “以后你就住在宫中。孟亲王已经同意了。”

  “香儿谢过陛下。”

  “不能家自己‘香儿’了。”国王拍拍禺雪的手,“叫梦香吧。因为朝香这个名字太引人注目了。”

  “一切听从陛下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