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漫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漫梦 墨沙 2665 2005.08.19 14:48

    “丁大人,皇上有请。”

  “我马上去。”这一脚刚踏近房门,国王又请梦香去亭子里说话。这位梦香便使风国公主吴禺雪。梦香这个名字是明国国王起的。虽然禺雪女扮男装当朝廷命官,但从这个名字便可看出,国王并非要隐瞒她的身份。

  “梦香,住在这里怎么样?”国王与梦香面对面坐着。

  “我住在这里很好,多谢陛下关心。”

  国王眉毛一挑,问了个问题:“你觉得我那几个儿子怎么样?”

  梦香先笑了一会儿,说:“大皇子沉着冷静;二皇子……二皇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三皇子虽贪玩了点,但遇到什么事,也能细致入微地观察。他们都不错。”

  “可是,从你的话里,感觉你对蓄风的评价和尘风、柳风有些不同啊。”

  梦香嘴角一翘,什么也没说。

  国王又道:“你并没有说蓄风哪里好,只是说他很有意思。”

  梦香依然微笑:“我知道陛下什么用意,但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种事。以后再说吧。”

  “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事吗?”国王很不可思议地问。

  “我知道。”

  国王顿时大笑,拍拍她的肩膀:“好丫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许说什么。再过两年,或别人知道你是女儿身时,我们就要谈这事了。哈哈”

  梦香笑了笑。

  “虚虎,帮我把丁大人叫来。”

  “太子,丁大人被陛下叫去了。”

  “真是的,父王好象离开禺雪一刻都受不了似的。”蓄风一泄气,倒在木塌上。

  “殿下,丁大人是陛下钦点的‘谋侍朗’,你说……陛下会不会知道丁大人的真实身份。”

  听虚虎这么一说,蓄风坐起来:“说不定,父王真的知道。该不会……父王要娶她吧。”

  “不会。”虚虎很肯定地说,“我觉得陛下这么大年纪了,不会再结婚了。不过,三位殿下倒是未婚。我想,陛下会不会把禺雪姑娘许配给你们三兄弟之一呢?”

  “我们三兄弟之一……”蓄风抬起头,望着屋顶,久久不语。

  虚虎走到他身边,俯下身,小声说:“殿下,您是不是想让禺雪当王妃啊。”

  蓄风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你看得出我对禺雪有请吗?”

  “就是从您刚才那几句话,能听出,您嫉妒陛下和丁大人在一起。”

  “我嫉妒父王?你也太开玩笑了吧。”蓄风好笑地说,“就算我真喜欢禺雪,有必要嫉妒吗?父王都已经五十多岁了,不可能再娶妻了,而且,禺雪也未必会嫁他。”

  “只要国王还活着一天,那就有可能。”虚虎一点儿都不像开玩笑地说,“不管陛下还能活多久,只要他活着,那权利还是在他手中。”

  蓄风皱起眉头,和虚虎对视着:“如果父王真要娶她,我也无所谓。我不希望一个女人,破坏我和父亲之间的感情。从很久以前,我就是这样了。更何况,父王要她扮男装,呀就是说他短时间内是不会揭穿禺雪的身份。”

  虚虎又问:“你就不怕。你的哥哥和弟弟抢走她吗?”

  蓄风冷冷一笑:“我早晚会成为国王,那时,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我想得到,那肯定会得到。如果禺雪嫁给了我的兄弟中的一人,我也会把她从他们手里抢回来,他们谁也别想抢走。”蓄风突然愣住了,过后,他转过头对虚虎说,“当然,我是在开玩笑,你别当真。”

  虚虎点点头,直起身说:“就算是王,也有许多无奈,你要了解。”

  “恩。我当了国王后,请你一直在我身边,提醒我,好吗?”

  虚虎“哈哈”大笑起来:“你就是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俱国皇宫大门。

  “太子殿下,您终于回来了。”萧潇的几位留在皇宫的女仆,已经迫不及待跑到最前面。不过,她们可看着所有人都穿着白色丧服,虽有些不解,但不敢问。

  “潇儿啊,你不是去提亲了吗?怎么像死了什么人啊?”萧潇的母后,扶着满脸憔悴的儿子问。

  “潇儿,那个公主呢?”王后又追问一句。

  “王后,别问了。看了这个场面,你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吧。”俱国国王拍了拍自己的儿子,“女人不只我一个,再找一个吧。”

  “父王,你不明白。禺雪,她不只是个女人那么简单。她死了后,我感觉失去了什么似的。我总以为她没有死,但每次见到她的尸体,绝望之情,让我真想大叫一声。”

  国王又拍了拍他:“回去休息吧,小心身体。”

  “知道了。儿臣告退。”萧潇行完礼后,回到了房间,对着身边的侍女说,“告诉父王,明天准备一下,后天举行葬礼。”

  “是。”

  “乐舞,又要出门啊。”月晓问。

  “后天俱国准备举行葬礼。”乐舞笑着说。

  “谁的葬礼?”

  “禺雪的。”

  “啊?”不止月晓,连墨箫、六迭都不约而同地叫起来,“葬礼不是已经举行了吗?”

  “你们应该知道,鲁尧不是个简单的家伙。我拈指一算,他开始怀疑,禺雪是不是真的死了。我现在必须到俱国,把那草人变成禺雪的样子,我走了。”

  “等一下!”月晓拦住乐舞,“那个草人在我这里。”

  “怎么会在你那里?”墨箫问。

  “这还用说,一定是愁着没事,拿来玩。”

  “呵呵,六迭,你可真了解我。”

  “快把草人给我拿来!”

  “是。”

  “不好了!”禺雪惊叫一声。

  “怎么不好了?”国王喝着茶问道。

  “陛下,准我五天假可以吗?”禺雪请求道。

  “刚上任就请五天假,说不过去吧。”

  国王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接着说:“你把事情和我说一遍,我会考虑的。”

  禺雪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编了句:“我家……我家有人死了。”

  “哦?”国王很不解:“为什么你刚才没有说?”

  “我……我刚感觉到。我从小就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国王阴沉一笑,未卜先知。这样的人世上没有几个啊。

  “好了,算了,准你了。”国王挥袖说道。

  “多谢陛下。”禺雪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你要带蓄风一起去。”

  “什么?”禺雪睁大眼睛看着国王,“二殿下要和我一块儿去!为什么?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监视你,顺便保护你。”国王走到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鱼,又说,“这次你要办男装出去。最好带些特产回来。”

  “哦,好。”

  “丁大人到。”

  蓄风一愣:“请进来。”

  “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不用客气。”蓄风把禺雪扶起来,这脸上的笑,他四怎么也掩藏不住。

  虚虎在旁边偷笑。

  禺雪倒是不觉好笑,直接进入正题:“殿下,陛下不说让你陪我参加葬礼。虚虎将军也跟着一起去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