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漫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漫梦 墨沙 2215 2005.08.10 14:50

    “哈哈,女儿,你可真厉害。皇上居然给你特设了一个官职。”

  禺雪扶孟亲王坐下,笑道:“陛下能给香儿特设一个职位,香儿还要谢谢干爹。要不是干爹收香儿做干女儿,恐怕香儿连王的面都看不到。”

  “一切皆是缘吧。”

  “一切皆是缘”。禺雪的心里一阵绞痛,我和他再次相遇,也是缘吗?老天这次是让我再悲伤一次,还是幸福一次?

  “‘谋侍朗’?这是什么官位?我从没听过。?第二天早朝回府,蓄风便想着这个职位。昨天下午,禺雪说她要当四品官,不会说就是这个职位吧。可是,那人一点都不像禺雪。

  原来,禺雪都是用香儿的样子出现的。今天早上,她则是已真正的模样出现。别说蓄风,就连皇上也吓了一大跳。

  “太子殿下,‘谋侍朗’丁大人求见。”

  “这么快就来了。”蓄风刚要起身迎接,禺雪便进来了。

  “微臣给太子殿下请安。”禺雪等蓄风走道自己面前,跪下行礼。

  “不用行礼了。”蓄风把她扶住,然后问,“你是禺雪吗?”

  禺雪笑了笑:“微臣不叫禺雪,叫顶梦香。”

  “殿下!”这时虚虎兴高采烈地跑来。见到禺雪便问,“您是第一任谋侍朗吧。”

  “孟将军好。”禺雪向虚虎打了声招呼。

  “丁大人好。”虚虎上下打量了禺雪一番,“公子眉毛细挑,耳尖圆润,身体纤细,声音清淡,有股女人味儿。”

  “哈哈,孟将军好眼力。我就是几天前和赵公子一起吹曲的宋禺雪。”

  “就是和月晓在一起的姑娘吗?”

  禺雪点点头。然后把门窗关好,像是谈什么重要的事。其实,禺雪不怕自己是女儿身的事被识破,怕得是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揭穿。她想把真相告诉蓄风。

  蓄风坐在禺雪身边,问:“丁大人这次找我是不是油石啊?”

  “我是想告诉太子,我的真实身份。”禺雪不敢直视蓄风的眼睛。她虽然有未卜先知,但很少用。这次,她更不敢用,也不想用。用的话,这件事她就没有思考的余地,怕的是,蓄风听了,会厌恶自己。

  “是啊。”虚虎叹口气,“我们还不知道姑娘的身份呢。”

  禺雪深吸一口气,开始讲自己的故事。唯一的一件事,她没敢对蓄风,那就是,自己是萧潇的妻子。

  “你说禺雪当了官?开玩笑吧,女孩子能当什么官?”乐舞家中,乐舞把禺雪在宫中的事跟四神说了一遍。月晓是不大相信。

  “禺雪如果是以前的朝香,当皇帝我都不觉得奇怪。但,她现在是吴禺雪,是个公主。万一萧潇发现了,那怎么办?”六迭狂扇着扇子说。

  “萧潇的性格并不那么老实,肯定会东奔西跑。假如有一天,他到了明国,看到了禺雪,那岂不是糟了?”墨萧说着,不觉浑身毛儿都竖起来。

  “除非有什么事,他是不会见到禺雪的。不过,萧公子还是真的很可怜。以前朝香伤心的时候,他总会去安慰他;转世后,朝香变成了女人,萧潇对她又那么体贴。嫁给他,禺雪一定会幸福的。”六迭看着天说。

  “原来你是风国的公主啊。”蓄风有些高兴,“你离家出走,父母不担心吗?”

  “父王他不会在担心我了。因为在每个风国人的心里,我已经死了。”

  “你离家出走的原由不说就算了。如果以后有麻烦,你可以来找太子。他会帮助你的。”虚虎笑着说。

  “我这次来,也有一些原因是为了太子。”其实,禺雪出走就是为了蓄风。但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为了我和太子前世的一句诺言,所以,我又来找您了。”

  蓄风睁大眼睛看着禺雪,然后用手指着自己问:“你和我的诺言?”

  “恩。我想,您会想起来的。不过,要等太子当上皇帝后。”

  “那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蓄风失望地说,“我现在知道就不行了吗?”

  “这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老天说了算。”禺雪微笑着说。

  “老天?我一直都不相信‘老天’。他为什么要掌管人类的命运。”蓄风一双眼睛盯着禺雪、看着他。每次暮实,都是生气的时候,禺雪感到浑身不自在。

  “殿下,今天丁大人刚上任。先让他休息一下吧。以后,他会很忙。”虚虎走到禺雪面前,“我送大人回去吧。”

  禺雪皱着眉头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蓄风。他已经好多了,只是那个笑很勉强。禺雪有些怕他了。鞠了个躬,便匆忙出去了。

  蓄风手支住额头,喃喃一句:“你现在还怕我吗?”

  “啊,禺雪,你终于回来了。”六迭见禺雪满脸忧郁地走来,又问,“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

  禺雪拼命摇头:“蓄风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无意想起了前世的事,觉得很伤心。”

  “禺雪,你知道。我们大家都希望你能快乐,也不愿再看到那时的你。”墨萧说,“但,我们也不希望你勉强自己笑给我们看。我们想你能真正的笑起来。”

  “墨萧,你不用说那么多。我们曾经对她说了很多,可是还不一样。”月晓咕哝着。

  墨萧见月晓说话这么不留情面,拉起他就往外走。

  禺雪眉头比刚才皱得更紧,她对乐舞说:“我以后要住在皇宫,很少会回来。今天特地跟你们打声招呼。”

  “恩,知道了。”乐舞喝口茶,“如果蓄风欺负你,就找我们来帮忙。”

  禺雪顿了顿,缓缓走出春院院门,沿道回宫。马车里,她一直在想,我该怎么再和他相处呢?我怎么像个傻瓜,前世的诺言,他已经不记得了吧。

  她那时的表情,好象很害怕。蓄风爬在厅里的桌子上,回想着那时禺雪的表情,她到底怕什么?是怕我吗?以后,我们一起生活,该怎么相处?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