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暖风喜欢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和他

暖风喜欢你 066简 2205 2019.04.08 17:17

        “灏年,你可是从来了以后就没离开过这房子,你可真是一点都不爱动呀,你看你闲的。”

  “我们这里人手不够,你等一下去钓鱼吧。”旁边谴责与打趣的声音,直击阮楚的耳膜。

  “钓鱼?你们没有自己带或者提前准备吗?”陆灏年冷冷的问道。

  “这不是觉得现钓现吃更新鲜嘛,快去吧,你带一个人一起。”

  “恩,我找找工具。”陆灏年的声音越来越近。

  阮楚才想起来,好像鱼竿在这颗树下放着。

  怎么办,阮楚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睛,只是她不知道,这样在外人看来,只会看见一双强装紧闭的双眼。

  “阮医生,你看着也闲,一起去帮一下忙吧,在这闲着,也不会说不好意思吗?”陆灏年故意的大声说,旁边的叫陆灏年的人都有一丝丝尴尬。

  “刚刚小阮忙了好久呐,别说的跟你一起。”

  “阮医生,眼睛闭太紧了,起皱纹了。”陆灏年走的更近了,低头,降低了一下声调。

  “哦。”阮楚只想骂自己傻子,关键时刻就智商降低,做手术时候的镇静呐。而且陆灏年这样一说,虽然他们口头上帮一下阮楚,但是真不动是不好意思的。

  阮楚,睁开眼睛。陆灏年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刚刚弯着腰,邪魅的望着阮楚的样子。

  两人一愣,陆灏年赶紧抬起头,找鱼竿。阮楚也赶紧从躺椅上起来,“我去带个帽子。”

  “多弄些来哟,小阮,顺便盯着灏年,他偷懒。”

  阮楚回头笑一下,算是回应了。

  阮楚不知道现在这个场景是几辈子修来的霉运。阮楚拿着竹竿和桶坐在副驾驶,旁边陆灏年开着车。

  刚刚一弄完,陆灏年因为要开车就把东西全给了阮楚。阮楚拿着东西等着车。

  “上车。”阮楚听到陆灏年命令的语气后,赶紧过去打开后座的车门。

  “你以为我是司机吗?这么多年的职场白混了吗?”

  阮楚这才想起来,条件反射坐后面去了。是不该坐后面。赶紧又慌乱的关上后门,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并且一直无话。

  车里巨安静,而且阮楚把东西全自己拿着了,都和自己一起挤在副驾驶。

  算了算了,很快就到了,忍着吧。

  差不多冰冷了5 分钟的车内终于结束,接下来可能是冰冷更久的空旷鱼塘。

  车一停,阮楚打开车门,慢慢挪动着东西,下车。陆灏年早就已经下车。

  “给我。”突然陆灏年接过阮楚手里的东西。直接拿着就走了。

  幸好,还保留着一点良知,这点绅士风度还没丢。阮楚心里为陆灏年还有一点人样而感动。

  这是一小片鱼塘,岸边种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茂密的树。正好还可以乘凉。

  阮楚下车,直接戴着帽子,朝树荫下走,坐下,继续休息。

  陆灏年也没说叫阮楚干嘛,自己一个人拿着鱼竿,工具什么的,就在鱼塘边坐下。

  阮楚坐着,眼睛倒是看着陆灏年,这个时候倒是没什么避讳。

  阮楚想既然都这样能遇见了,以后可能见面的时候还有很多,干脆慢慢适应吧。

  原来他们叫陆灏年钓鱼是有原因的。这熟练的操作,真不是盖的。

  从最开始熟练的准备,到现在一共钓了差不多七八条鱼了。

  所以现钓现吃指的是有陆灏年这个钓鱼高手在的前提下,不然就是晚饭了。

  唉,肯定是有钱人家,没事做,就爱钓鱼。看这水平都练出来了。

  阮楚来这算是真正的陪钓的了,虽然全程也没说什么话。可能最主要原因是阮楚坐离陆灏年有好几十米距离。

  突然陆灏年起身,朝阮楚走过来。

  恩,错过去。陆灏年去车上了,阮楚松了一口气。

  “这么快就又换了人选,我以为对于工作来说你其他都不需要了。”

  “大学教授,喜欢人家什么,可以帮你事业什么事吗?”突然阮楚的身后冒出陆灏年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身后的。

  “人一到年纪,就该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我的人生我自己规划着。”

  “所以我们的那段感情是重要的还是可有可无的。”

  “我以为我对你的爱,你看得见,我以为是你追的我,所以很珍惜。”

  “陆灏年,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谁都不是说是谁忘不了的过去。或者不能失去的。我人很自私的。”

  很久,阮楚睁着眼睛,看着树上,身后没有说话声,可能陆灏年走了吧。

  阮楚试探性的朝左方望去,果然,陆灏年又安静的坐那里钓鱼去了。

  阮楚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氛围,虽然他们隔的很远。

  阮楚起身,活动了一下,突然看见右边有一簇金色的花冒出来,小朵小朵的,很耀眼。

  阮楚走去,是一个2米左右的斜坡,斜坡上全是花。本来斜坡右边就是一段矮木灌丛,可能就又让花衍生了下来。

  阮楚低头,蹲下去,像这种不知名的,又不易得到的花,阮楚就想得到。

  摘起来却不是很容易,藤婉很硬,不容易摘下来。使劲扯了几株,实在摘不着了。

  阮楚刚一站起来,包里的手机一不留神就滑下了斜坡,“啊,遭了。”突然身后,陆灏年说道,“怎么了?”

  吓得阮楚战栗一下,回头道,“吓我一跳,手机掉下去了。”

  陆灏年朝斜坡下一看,地上一个反光的小黑板。

  陆灏年面无表情的,拿出鱼钩,因为手机上还有一个绳子,正好可以钓起来。

  蹲下,一钩,手机就勾住了。阮楚想说,幸好是钓鱼,工具齐全,一物多用。

  阮楚站起来,回头,身后有一条花纹斑斓的长条,在蠕动。阮楚又一低头,是一条蛇。正在慢慢靠近阮楚。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阮楚突然一阵腿软头晕,尖叫起来。

  蛇滑动的更快了,直朝阮楚过来。陆灏年被阮楚的尖叫声吓住,拿住手机回头,蛇正飞快过来,陆灏年快速的伸脚,一下踩住蛇的身体,结果蛇一抬身体,就咬了一口陆灏年的小腿。

  陆灏年拿着手里刚刚收起来的鱼竿,一挑,蛇就被挑出路边,掉下山沟了。

  旁边阮楚被吓着赶紧扯着陆灏年朝回退,想远离蛇,结果一崴脚,扯着陆灏年就滚下了斜坡。

  刚刚才从斜坡下救起来的手机,阮楚和陆灏年又掉下去了。阮楚掉下来,正好掉在了陆灏年的怀里。

  阮楚听见身下的陆灏年“咔嚓”响了一下,阮楚赶紧起来,想着是不是压着陆灏年了。

  “你怎么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