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暖风喜欢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暖风喜欢你 066简 2094 2019.05.03 23:40

  “没事了,只是歇一下就好了,刚刚来的路上坐车走的快都没怎么注意这一路上的花草,植物,现在回去路上正好就可以看一下。哦,不知道你会不会愿意,或者你一会儿又其他事情,如果有其他事情也没事,就坐车先回去吧。”

  阮楚本来就想走一走,好不容易来一次这么亲近大自然的时候,自己应该趁这次机会看看,本来想了想,李恒在之前看来还是一个可以让人相处很愉快的人,所以阮楚就正好想说一起去看看,结果刚刚那一瞬间的错觉,让阮楚觉得李恒好像又和她想象里的不一样。

  阮楚在要求完李恒以后又觉得好像是太过亲近了,就又语无伦次的解释额半天说着。

  “好呀,既然你腿没事就好,这里也值得去逛逛,你们作为医生的应该也不容易这么放松一次,好不容易休一次假,我还霸占了你的空闲时光,结果还出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肯定还是要有求必应吧。”

  “那我们慢慢走,你如果觉得哪里不适就立马告诉我。”李恒叮嘱着,好像又变回了刚刚焦急的那个李恒,例行公事的问候好像又没有了。

  这里沿路都是属于那种由泥巴砌成的小路,也不是很平,但是可能因为是泥巴砌成的路,所以两边的花草树木就长得尤其的多。

  阮楚一路上也没有说话,就这样慢吞吞的走着,缓慢的速度,也不是因为她腿疼,腿软什么的,只是她单纯就想走的慢慢的,路途太长有些时候没必要慌忙的赶完这段路,而可以慢慢走着,也不是为了什么目的了。

  “小心点,注意头上的树枝。”李恒是站在阮楚的右手方,也是道路旁没有泥土墙那一面的。所以阮楚走的那一边就属于山头了,上面很多花草树木,不知名的矮小的树木的枝丫会弯曲的掉着下来。

  正好,阮楚的身高还算是高的,正好就在李恒和阮楚一直慢吞吞的走着的时候,时不时会被枝桠给打着头。

  李恒看阮楚已经连续三次被树枝打着了。

  就在旁边带着无奈的语气说着。提醒这阮楚,李恒也不知道阮楚是不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还是不想管树枝会不会压倒自己。

  “啊,这个呀,打着我了吗?我没什么感觉,可能只是轻轻碰着我一下了。没事。”阮楚被李恒突然间冒出来的话吓着了一下,因为本身一直安静的走着,阮楚也适时的一直发着呆。

  结果李恒突然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说话。阮楚一时间不知道回什么,语无伦次了一下。

  “你在想什么?如此的心不在焉,想刚刚的事情?”

  “哦哦,没什么,我只是享受一下这样安静的环境,一时间你说话,脑回路一时间没跟上。”阮楚这时候才算是让李恒刚刚的话过一下脑子,进去了。

  “我不是说是一个喜欢听八卦的人,我本来也不喜欢听别人以前的事情,只是,我现在就突然比较好奇你们俩的事情。你,就我现在来看,是一个遇见事情还是会临危不乱的人,毕竟你是一个医生,还是遇见很多紧急情况。而陆灏年,他一直都是一个对事情,不会太在乎的人。”

  “恩?”阮楚好像是听得懂李恒这么说话的意思,又好像是没怎么听懂。对于李恒突然这样解释一番,阮楚都表示很惊讶了,同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为什么他要解释这么一大堆。

  “我没想到的是,你这么了解,解释得也这么头头是道的。我都有点震惊了。”阮楚突然停下来,就这样看着李恒。

  “你这样一说,应该就是大概知道了吧,你总是这么情商高,让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时如此的舒适。就像现在一样。你虽然好像是在质问我,但是又不让人反感。”阮楚强制性让自己面带微笑,却只有右边的嘴角向上扯了扯。笑得那么勉强。

  “不好意思,我不是说强制性去问你们的关系,我确实不应该管你的过去。谁都有一点过去的。我只是看你刚刚的反应有了我和你呆了这么久都没有的,第一次看见,可能我的好奇心犯了错。”李恒其实是看出来了阮楚勉强的笑意的。

  李恒这才发现自己的这种行为,真的不怎么好,好像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了以前一直避免的那种小情绪,这小情绪从那次犯错后就再也没用出现了。

  “对呀,那就只是我的一段过去而已,你看嘛,谁没有一段过去嘛。我不想提,就这样,没有其它的了。我其他就没有什么好解释,或者说想说的了。就这样了。你看现在和你在一起的舒适感都没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阮楚说完,偏着头,看着前面。好像在告诉李恒,路在前面,是你要先走还是我先走。

  “不好意思,我可能真的失态了。这次的过错我会记得,并且改过,但是现在这是山里面,我还是觉得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该先送你回去。而且你刚刚还刚经历完那些事情,比较疲惫,脆弱。我去先看着你回去吧。”

  李恒从阮楚的各神态,动作还有语气里知道现在阮楚的抗拒。

  阮楚大概知道了李恒的态度,也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她就是想让李恒知道,刚刚那个问题不是他该问的,同时,她也不会回答他的。

  她不熟一个可以什么都倾诉给别人的傻白甜。她是一个已经工作好几年的人精,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知道该怎么去提醒那些说错话的人。

  阮楚想了想李恒的话,就偏过头,自己又恢复了刚刚的那样,安静的继续走着。还是继续在一簇簇,一根根细小的树枝下走着。只是不知道,也没用管身后的李恒。

  她说实话不会去与李恒生气,因为李恒这个行为,在一个小姑娘看来,可能是一种被在乎,在吃她醋的行为,只不过她对于这么行为没有一丝丝感兴趣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