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暖风喜欢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相亲还是要继续的

暖风喜欢你 066简 2542 2019.02.26 19:34

  陆灏年开着车,副驾驶座上裴舟眼眶微红却还是一脸冷静。

  “奶奶都知道的,她知道你想着她,也知道你马上要回来看她,她都知道的。”

  裴舟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我知道。”

  过了一会儿又道:“我去给那个医生道个歉吧。应该给她造成了不少的困扰。”

  得到奶奶在医院抢救无效过世的消息,裴舟还在澳大利亚。

  陆灏年回来了,公司安排过去接替的人就是他。

  所以裴舟奶奶过世的时候他没赶得及回来,明明只是一个流感,怎么就去世了?

  裴舟上飞机之前愤慨地给陆灏年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他去医院以家属的名字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申请医疗事故的鉴定。

  如今鉴定结果出来,和主治医生没有什么关系,他也冷静了许多。

  想到应该给主治医生造成了很大的流言困扰,裴舟哪怕再悲痛,依旧想着登门去道个歉。

  提起这件事,陆灏年的脑海里闪过那天阮楚脸上的歉然:“抱歉,那天晚上真的已经尽力了。”

  她当然已经尽力了,因为只有他知道她为了当一个医生真的很努力。

  她的家在川省,大学却在中国最北边的黑龙江。

  在火车上一站就是两天,只有人少一些的时候她能坐在行李箱上休息一下。

  每一次来回腰部一下全部浮肿。

  陆灏年第一次遇到阮楚就是离家的时候在火车上艰难地坐了两天的硬座,而阮楚在他身边站了两天。

  他不是很绅士,他没有给她让座。

  唯一一次她看向他是旁人问起他的学校的时候,他回答后阮楚投过来一丝羡慕的眼神。

  阮楚的大学不是不好,所以为了考上川省最好的医科大学的研究生她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十倍的努力。

  她考上了。

  也……放弃他了。

  所以,她是真的尽力了呢。

  陆灏年脑海中是阮楚风雪中清冷的脸,路边上一闪而过的走过的一对情侣,女孩仿佛也都长了一张那样清冷的脸。

  “怎么?是不是我想起来得有点晚了?”

  裴舟看陆灏年一直不说话,以为这件事给那个医生已经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了。

  陆灏年突然刹车。

  脑子嗡地一下光亮起来,头探出车窗外,看到走过去的那对情侣的背影,咬紧了牙齿。

  混蛋!

  真的是阮楚!

  她的背影,陆灏年闭着眼睛都忘不了!

  陆灏年猛地拍一下方向盘,一踩油门,马上开车从前面的那个路口转弯回来。

  —

  阮楚身后跟着一个很清秀的男孩子。她有些无奈地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

  江祺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衣,看起来干净又正直。

  皮肤很白净,细腻得像牛奶一样,一看就是家庭生活很好养尊处优出来的肌肤。

  唇红齿白,每次到医院来的时候,都能引起医院里面年轻的小护士一阵骚动。

  平常他在阮楚旁边给她写病例的时候,阮楚总能接收到无数小护士羡慕的眼神。

  也就是她年纪大,要不然有这么一个实习生天天跟在她身边,周围的小护士的眼神都该吃了她。

  江祺有些难过,毕竟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孩子,心里有什么心思都藏不住。

  “对不起,那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进行抢救,但我怕我……做不到。”

  阮楚只比他大了三岁,却像一个长辈看着自己家的小孩一样。

  江祺中午从她下班以后就在医院门口等着一直跟着她走到这里。

  纵使阮楚已经说了很多次了这次跟他没有关系,而且她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但他很担心给她带来了麻烦。

  阮楚手中走了一个病人还差点闹了官司,都是因为他。

  如果那天晚上,他在阮楚没有赶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抢救,如果他在第一时间做心肺复苏而不是自己去找医生。

  那么这次出了问题就在他身上而不是在阮楚身上。

  阮楚有些头疼。

  她好像没什么安慰人的天赋。

  “当医生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不会影响我的,倒是你,这次被吓着了吧?”

  “我不怕,我就是怕影响到你了。”

  阮楚拍了拍江祺的肩膀:“放心,这一次你的处理没有任何问题,还没吃午饭的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本来她是准备回家自己做午饭的,结果没想到会碰到江祺,眼下回去是不可能了。

  阮楚又不想让他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中,干脆带他去吃个午饭放松一下心情。

  江祺看到阮楚当真没有异样的脸色,心里稍稍放下心了一些。

  心里想着这两天他在家把爷爷求过来在阮楚手下治疗,医院里面应该不会再有人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她有别的看法了吧?

  更不会觉得她这次倒霉而幸灾乐祸了吧?

  其实爷爷不是来为他撑腰的,而是被他请过来给阮楚撑腰的。

  想到这里江祺的脸色终于重新好看了一点起来。

  但脸色刚刚好又想起一件事。

  “阮医生,听说你前两天又去相亲了?”

  阮楚让刘洋给她找人相亲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这些事是瞒不过江祺的。

  毕竟他是阮楚手下的实习生,在医院里面大部分的时间都跟着阮楚一块儿的,很多事别人不知道他却是在旁边听着的。

  阮楚也没瞒着:“要是能早点解决这个事儿我也能早点安心了。”

  总共相亲了三次,前两次是因为她的原因,临时碰到了手术。

  而昨天那一次也是她的原因。

  听这个语气大概是没有成功吧?

  江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阮楚道:“其实我觉得你现在也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吧?”

  阮楚笑起来:“我二十九了,不是十九。”

  “我觉得以后肯定能遇到自己喜欢的吧。如果是相亲的话,那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吧。”

  江祺等了半天,才闷闷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干嘛要相亲呢,和不喜欢的人也能在一起一辈子吗?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特别是在双方条件都比较合适的情况下培养出来的感情才是最合适的。”

  听到这句话江祺更闷了。

  阮楚拍了拍江祺:“前面那些川菜馆怎么样?你能吃辣吗?”

  在医院那么久了很多时候比较忙的时候都是他去食堂打的饭,两个人一起在食堂吃的。

  结果阮楚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能不能吃辣。

  她除了是一个好医生,也是一个好导师之外,在别的方面真的很不用心。

  江祺想到这里,心里有些黯然。

  他坐在阮楚对面,看着她那张未施粉黛的脸,抿了抿嘴开口问道:“阮医生,那你以后还去吗?”

  阮楚一边点菜一边心不在焉的答道:“去哪儿?”

  “相亲。”

  “我让刘护士长这周末的时候给我安排了一个。”

  阮楚将手中的菜单翻了一页,点了两个肉菜把菜单递给江祺。

  看了一下手机上别人给自己发过来的消息。

  江祺把菜单接过来,随便点了两个菜,想了想道:“阮医生,我家有个表哥现在也还没结婚,条件都挺不错的,要不然我把他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吧?”

  一直低着头的阮楚听到这句话,这还是第一次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江祺在她明亮的眼神下有些不自然:“你给我说说你对对象的标准是什么?要是我表哥合适的话,我把他介绍给你可以么?”

  阮楚倒没觉得有什么别扭,毕竟她自己本来就是在相亲。

  江祺见她没有否认,大着胆子问道:“你对身高有什么要求吗?”

  阮楚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别太矮就行。”

  “那我表哥大概一米八二可以吗?”

  当然是……很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