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神秘吊坠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如意瓜瓜 2265 2020.06.28 14:30

  “乞巧,想什么呢?”苏乞巧正愣神间,汪奶奶看出了她的异样,笑问道。

  “啊?没什么,刚才走神了。”苏乞巧擦了一下眼角,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生怕踩住一片菜叶子,一个大跨步来到了一边的苹果树下面。

  如今八月盛夏时节,还没有到秋天,这棵苹果树上就已经结了六个大苹果,分别挂着枝丫上,青里透红,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诱惑的光泽。

  苏乞巧一愣,暗暗地吞了一下口水,正准备浇水,她衣袖里的小金就唰地一下跳了出来,在苹果树旁边的青菜地里一阵扒拉,泥土飞泄。

  苏乞巧悄悄地蹲下来,掩护住小金,浇水的同时低下头,才看见小金两个小前爪不停扒拉,扒拉了一会儿,抓住一小块泥土,闻了一下,咧着嘴,举着它对苏乞巧“吱吱”地大笑了起来。

  “闭嘴吧。”苏乞巧一惊,没想到这家伙这一次叫声居然这么大,赶紧一把捞住它放回了衣袖。

  “什么声音啊?”那边,小莲把煎好的药汤端到了汪奶奶旁边,一个跨步,抬起头瞅过来,刚好看见了苏乞巧手里的一块泥土。

  “这是什么啊?”小莲一脸好奇,连忙拿了过来,抠了一下泥土,发现居然还挺硬。

  苏乞巧知道瞒不住了,更何况这的确是从汪奶奶的菜地里挖出来的,于是二话不说,一把从小莲手里抢了过来,“我把它敲开看一下就知道了。”

  说罢,苏乞巧在两人的注视下,用一个小铁锤轻轻一敲,硬土破开,只见是一个看着像吊坠似的东西,苏乞巧把它放到水里,把上面的污垢和泥土清洗了一下,这才看清了它的全貌。

  这是一条银白色的吊坠,吊坠是一个琉璃纯白色的五角星,看着好似一块冰块切割而成的薄玉,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散发出五彩的光芒。

  苏乞巧瞪大眼睛,呼吸一窒,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饰品,更何况还是这么一条洁白无瑕的吊坠!

  “哇!好漂亮啊!让我看看!”小莲眸中大放异彩,直接一伸手准备从苏乞巧手里扯过来。

  “诶?等一下。”苏乞巧一愣,正准备说银链子上有一些泥土没有清洗干净,小莲直接强势地从她手里扯了过去。

  “啊!”苏乞巧手一抖,五角星一角上的边缘薄片怵然划破了她的手指,约摸一尺长的划痕,鲜血直接顺势从破皮里溢出,滴落在了五角星上面。

  “呀,对不起,乞巧姐。”小莲吓了一跳,赶紧看了过来,满脸歉意,“我……我不是故意的。”

  “快!赶紧用清水洗一下。”汪奶奶吃了一惊,也顾不着喝药了,赶紧舀了一瓢水,开始给苏乞巧清洗伤口。

  苏乞巧一愣,握住手指头,赶紧摆摆手,“不用了,我这个都习惯了,真的没事。”

  “没什么事啊,这都出血了。”汪奶奶板着脸,自顾自地掰开她的手指头,看着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又不放心,从一株车前草上撕下来两片叶子,揉碎敷在了伤口上,才松了一口气,“这个可以止血,敷一会儿就没事了。”

  “嗯,谢谢你,汪奶奶。”酥麻软柔的电流感在手指上流转,苏乞巧心里流过一股暖流,虽然她根本不在乎这一点小伤,但是却很少感受到别人的关爱。

  她嘴上不说,心里却很在乎,甚至是很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怀。她想,不止是她,所有小乞丐应该都是这样想的。

  “乞巧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莲轻咬着嘴唇,一脸委屈。

  “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苏乞巧一脸淡然,从她手里扯过吊坠,递给了汪奶奶,“本来就是从菜地里找到的,汪奶奶你拿着吧。”

  小莲手上一空,看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吊坠,满脸苦涩。

  汪奶奶一愣,接过手轻轻一笑,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伸出手一把塞回了苏乞巧手里,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你拿着吧,老婆子我都七八十的人了,戴这东西没用,你能找到它,说明这东西跟你有缘,我就不掺和了。”

  小莲瞪大眼睛,眼神里闪过一丝挣扎,似乎想说一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只得满脸羡慕地盯着苏乞巧。

  她在这里快半年了都没有捞到多少好处,结果苏乞巧一过来就挖出来这么一个白银吊坠,她心里瞬间不平衡了。

  “谢谢您。”苏乞巧一怔,看着汪奶奶真诚的目光,微微一笑,放进了口袋里。

  五角星吊坠上,鲜血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渗透,进入了琉璃色的薄玉之中,在黑暗的衣袋里陡然泛起一丝妖艳的绯红色光芒,然后归于平静……

  “好了,也别汪奶奶地叫我了,我的名字叫汪轻云,如今孤寡一人,你们直接叫我奶奶就行了。”汪轻云轻轻一笑,顺手拿过一个还没有编织好的箩筐,“闲着也是闲着,我来教你们编箩筐吧,还好学。”

  “好啊。”苏乞巧一愣,露出笑意,蹲下来看着。

  毕竟她现在最紧缺的就是一门手艺,能学一点是一点。

  “嗯。”小莲闷闷地点点头,瞥了一眼苏乞巧,脸上一片阴郁,她现在有点后悔把她带过来了。

  汪轻云拿过来一根已经用火熏烤过的荆条,说道,“这样火燎过的荆条不容易折断,编起来也方便,我先教你们编一个小的,你们要是学会了,大的都不用学就懂了”

  说罢,汪轻云又抽出来一根荆条,从半成品箩筐下面的两道缝隙里穿插了过去,“你先打底,在这箩筐里边编出来一个花,对,看我这样……”

  苏乞巧连连点头,一脸认真地看了起来,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小莲撇着嘴,一想到那一条吊坠,她就心里痒痒,一脸焦灼,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

  “对……然后这样打完花再从中间穿过去是吧。”这一边,苏乞巧认真地点着头,手里拿着几根荆条,时不时地向汪轻云发问一句。

  “嗯嗯,你记住,等一下编完还要熏策一下箩筐细子,这样才编出来才坚实耐用。”汪轻云看着苏乞巧逐渐娴熟的动作,轻轻一笑,“小巧挺聪明的呢,一学就会。”

  “啊?”苏乞巧一愣,露出一个得意的笑,继续认真地编箩筐。

  “……哼。”小莲看得心痒痒,低哼一声,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赶紧一步步跟着学了起来。

  苏乞巧的袖口里,小金悄咪咪地溜过口袋,吱吱一叫,直接幻化成一道金光,进入了五角星吊坠之中!

  “咻。”一抹璀璨的金光飞快闪过,整个衣袋里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