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谋出路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如意瓜瓜 2494 2020.06.26 19:00

  苏乞巧小手捏着铜板,嘴角洋溢着止不住的笑容。

  她觉得她的人生就应该这样,在大街上要饭,乞讨,应该是属于那些身上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们,而不是她这种四肢健全,明明可以靠劳动就发家致富的人。

  苏乞巧走在路上,看着过往的路人,热闹的客栈,清冷的医馆,不禁陷入了深思。

  虽然之前夏雨汐跟她提到过东洲,胧月国什么的,但她对那些地方很陌生,她只知道,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青石镇,而青石镇又隶属于广平郡,广平郡又是赤燕国的一部分。

  西荒,赤燕国,广平城,青石镇。

  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就是住在青石镇东南拐角的一个小破院,也就是王婆子专门“收养”小乞丐的地方。

  当然,即便是一个小镇,也比小镇下面的那些贫穷小山村强多了,不然王婆子也不会在小镇上让他们去乞讨了。

  毕竟对于农户人家来说,一天到晚地忙完农活,能够不饿死就算不错了,谁还会有那个闲心跟魄力丢给小乞丐一个铜板。

  而青石镇就不一样了,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小镇,有钱人不在少数,所以小乞丐们在这里乞讨才有活路。

  苏乞巧脑袋飞快地转动着,她明白她现在最需要什么,不是金钱,而是自由。

  在做任何事之前,她必须摆脱王婆子的控制和束缚,活出自己,才能够做任何事处处都不用那么顾忌,可以率真又快乐地活下去。

  当然,通往自由道路的直接途径,还是金钱。

  炙热的阳光下,苏乞巧擦了一把脸上细密的汗珠,认真地观察着身边的一切人和物。

  苏乞巧来到了一个杂货铺门口前,只见大门前面停放着一辆马车,马车上全部都是沉甸甸的麻袋子,一个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弓着腰,扛下麻袋子,抖动了一下肩膀,喘着粗气,任由汗水洒落一地,才脚掌抓地,使上浑身的力气,大喝一声,大步走进了店铺。

  “……这个我不行吧。”苏乞巧看得触目惊心,下意识地两脚一缩,就她这小身板,一个大麻袋子就足够压倒她了,很明显,她不适合这种体力活。

  苏乞巧也并不是一路都在看,偶尔看到有人需要帮忙,或者问路什么的,她也会赶紧跑过去帮一把,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之前那个妇人一样好脾气,要么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就走了,要么就是冷眼相看,看到苏乞巧过来就一脸嫌弃的模样。

  苏乞巧也不在意,她知道,万事开头难,她就当锻炼一下,学点东西了。

  不过一上午功夫,苏乞巧就累得精疲力尽,但好在她也不是碌碌无为,忙东忙西的,总算是收获了五个铜板。

  “啊,好累啊。”苏乞巧热得满脸通红,不过却一点也不难受,若是之前,她肯定早就跟其他人一样躲在树荫下面乞讨了,现在不一样,累是累,不过这种忙碌的生活让她感到很充实,并且一种真实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苏乞巧回到小破院,拿着水瓢,连忙灌了两口水,然后端上从灶房打的干饭,舀了一碗水,连忙跑回了小屋,跟夏雨汐吃了起来,顺便说了一下她今天的想法和行动。

  夏雨汐一听,噎了一口干巴巴的冷饭,连忙喝了一口水,才问道,“你怎么想着要这样做啊?”

  “当然是为了给自己谋一条出路了。”苏乞巧咬了一口昨天晚上剩下来的烙饼子,整个人的神情和动作看着比以往沉稳了许多,让夏雨汐一愣。

  “你那么聪明,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乐意跟着王婆子混吃混喝,甘愿做一个乞丐混吃等死啊,你以为他们愿意啊。”苏乞巧放下碗筷,轻叹一声,正视着夏雨汐。

  “因为大家明白,自己除了上街乞讨,卖一个惨相外,一无是处,要不然早就逃跑了。”苏乞巧打开了话匣子,小声道,“王婆子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什么也不让我们学,就连在镇上谋一个差事都不让,因为这样一来,咱们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想跑也跑不掉。”

  夏雨汐手上的筷子一顿,沉默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大家都是乞丐,这么多人上街乞讨王婆子一个人肯定管不过来,谁要是想逃跑早就跑了,谁也管不着。

  但是没有人敢跑。

  在王婆子的控制下,他们就是一群一无是处的待宰羔羊,除了乞讨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就算是逃跑了又能怎样?只怕是会饿死在半路。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虽然待在这里天天挨骂,又苦又累,没有自由,但最起码还能混一口饭吃,不用被饿死。

  离开了这里,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你是想学一些东西,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后,就离开这里?”夏雨汐小声问道。

  她明白,作为一个乞丐,这非常不容易,一路上恐怕会困难重重。

  “嗯。”苏乞巧毫不犹豫地点头,“大不了豁出去了。”

  屋子里一片沉寂。

  “你先吃,我再去打一碗水。”夏雨汐抿了抿唇,正准备开口说话,苏乞巧就拿着碗走了出去。

  苏乞巧卷起袖口,从木桶里舀了一晚水,正准备往回走,突然听到了一些混乱的吵闹声。

  苏乞巧拐了一下方向,刚好看到那个为首的乞丐老大,裴贺带着他的两个小弟正在跟一个少女撕扯。

  “啊,不行啊,你怎么这样,这是我讨到的钱,凭什么要给你们啊。”那个少女脸都哭花了,两手使劲地抓着一个荷包,就是不松手。

  这个少女她认识,土炕上紧挨着夏雨汐的那个人,平日里跟她关系也不错,跟她一样大,叫小莲。

  裴贺啐了一口,一脸不耐烦,趁着两个小弟帮他,大手使劲地扯着荷包,把小莲的手都抓红了。

  苏乞巧看不下去了,直接跑过去,用力一推,“你们干什么啊,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你管什么破闲事!给老子滚!”裴贺一惊,看见是苏乞巧,嘲讽一笑,直接猛得把她推倒在了地上。

  “你!”苏乞巧倒在地上,拨了一下遮住眼睛的长发,看了一下四周,咬着牙,一手抓住半桶水的大木桶,二话不说,用力一甩,劈头盖脸地对着他们三个人泼了下去!

  “噗!”三个人直接被激了一身冷水,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停止了缠斗,对她看了过来。

  “大家都是乞丐,有什么好欺负的。”苏乞巧知道这个时候更不能示弱了,把手上的空木桶往地上一甩,叉着腰冷着脸瞪着他们。

  “呜呜呜……”趁这个机会,小莲赶紧跑到了苏乞巧身边,满脸后怕。

  “你丫的是不是找死啊!知道你大爷我是谁吗?”裴贺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对她大吼一声,差点就炸了。

  “知道,然后呢?”苏乞巧一脸冷静,“难不成还真想杀了我?”

  “杀了你肯定不行,但是打你一顿肯定可以。”裴贺冷笑一声,大手一挥,招呼他的两个小弟冲了过来。

  苏乞巧一惊,突然灵光一闪,回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敢出手打我,我就去上王婆子那里揭发你,告诉她你在门口的榆树下偷藏了七个铜板!”

  “什么!”裴贺大惊失色,一脸的难以置信,指着苏乞巧,眼珠子差点突出来,口音变得结结巴巴。

  “你……你!你怎么知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如意瓜瓜

如意瓜瓜

一切都太突然了!我刚刚看了投资页面,发现一个叫哈沙散春林的书友追投了一万点!我的天,我现在亚历山大啊,你们对我这么有信心,我好怕辜负了你们,我只能说,我一定竭尽全力!真的,感动哭……

2020-06-26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