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世道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如意瓜瓜 2086 2020.07.02 14:23

  裴贺一盆子水灌在夏雨汐身上,得意一笑,刚转过头,苏乞巧直接一巴掌把他彻底打懵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敢打我!”裴贺伸出手,摸着自己红了半边的脸,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苏乞巧,仿佛蒙受了什么奇耻大辱,怒气升腾,对着苏乞巧的脸,狠狠地一拳砸了过来!

  苏乞巧面色一寒,正准备出手抵挡,一个人影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住手!”赵平一脸怒意,拳对拳猛得砸在了裴贺身上。

  “嗷!”裴贺身上吃痛,龇牙咧嘴地闪退到一旁,不依不饶,正准备一拳招呼过去,目光对上赵平冰冷视线的一瞬间,眼眶里掠过一丝胆怯,看着浑身被淋湿,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夏雨汐,冷哼一声,带着他的两个小弟走了。

  “雨汐!”苏乞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扔掉夏雨汐身上的湿被褥,把自己的被褥盖在了她身上。

  “我去拿一套干净的衣服。”赵平看出了苏乞巧的惊慌失措,扔下来一句话拔腿就跑。

  苏乞巧一言不发,看着紧闭双眼,浑身颤抖不止的夏雨汐,拿出来贴身的肉包子,放进了她的怀里,眼眶一红,“对不起,雨汐,是我连累你了……”

  如果不是她的原因,只怕夏雨汐今天不会这样,她本应该吃着她买给她的肉包子,戴着汪奶奶绣的荷包,过一个平凡而又开心的生辰……

  “没事……是我连累你还差不多,我听说了,王婆子故意为难你,都是因为我……而且,即使没有今天,我也活不长了……”夏雨汐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就连苏乞巧也听不太清了。

  “衣服来了!”赵平急匆匆地冲进屋子,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粗布麻衣,他身上全是雨水,手里的衣服却只是湿了一个边,递给了苏乞巧。

  “我那边没有女孩子的衣服,只有这个了,先将就着穿上吧。”赵平抖落了一下头发上的雨水,气喘吁吁地说了一声,然后识趣地离开了屋子。

  “谢谢。”苏乞巧满脸感激地对他点点头,赶忙跟旁边的小莲一起,两人合力,把夏雨汐身上的破衣服换了下来,给她穿上了这一身干净的粗布衣服,然后又把小莲的被褥也拉过来,盖在了夏雨汐身上。

  苏乞巧不放心,又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把,瞬间就慌了。

  热,触手可及的热。

  小莲看出了苏乞巧的异样,也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一下,直接吓得闪电般地缩回了手,一脸惊慌。

  “雨汐她,好像发高烧了……”

  “轰”的一声,天边划过一道惊天的雷鸣声,乌云翻滚间,闪电铺落而下,照出房间两人惨白的面孔,随即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阴暗。

  “呜呜呜,现在怎么办啊,都怪我,没有阻止住裴小峰那个混蛋……”小莲捂住嘴,哭得眼睛通红。

  “这不怪你,更何况如果不是你拖延住了他们,只怕雨汐还会承受更大的折磨。”苏乞巧捂住心口,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雨汐喂一碗汤药,看着能不能把烧给退下去。”

  “那……你有钱吗?”小莲止住哭泣,突然反应过来,然后从里衣中摸出来两个铜板,“我只有这么多了。”

  “多谢。”苏乞巧一愣,接过铜板,拿起汪轻云送她的那一把油纸伞,二话不说,直接夺门而出。

  “乞巧姐!”小莲吓了一跳,看着天边的倾盆大雨,还有苏乞巧在雨中模糊的身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紧关上门,倒抽了一口冷气。

  ……

  苏乞巧拿着油纸伞,顶着****,破鞋踩踏之处,一道道水花并排溅射而出,浸湿了她一身。

  悲田养病坊。

  苏乞巧有气无力地走上台阶,用力地敲击着大门上的铁环,缩着身子,声音在暴风雨中细不可闻,“大夫,有没有人啊。”

  “砰砰砰”的敲门声持续了片刻,一个满脸横肉,体型壮大的掌柜开了门,一看苏乞巧一身破破烂烂的打扮,就是一脸不耐烦,准备关门。

  “大夫,等一下。”苏乞巧赶紧拉住门,颤抖着手从衣服里掏出来六个铜板,单薄的身子在暴风雨之中猛得哆嗦了一下,“大夫,我朋友发了高烧,求求你,能不能给我开一副退烧的药……”

  掌柜撇着嘴,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顿时乐了,“你一个小乞丐拿着六个铜板买药逗我玩呢?别白日做梦了,不可能!”

  说罢,掌柜一脸不耐烦,就准备关门。

  “等一下!钱不够的话,我有银子的……”苏乞巧浑身直哆嗦,从里衣中掏出来那一小块碎银,嘴唇冻得发白,“一个碎银够不够?”

  “就这一个破银子啊!”掌柜看到她手里的一抹银光,本来还挺高兴,一看到是一小块碎银,顿时就恼了,对她大吼道,“不可能,我告诉你,我这是镇上最好的医馆,别说你一个碎银,十个碎银都不够问诊费的,你还是赶紧滚吧!”

  轰的一声雷鸣划过,照出苏乞巧惨白的面孔,她目光一凝,指着门里面的墙壁上挂着的一条横幅,声音颤抖地说道,“但愿世间无疾苦,宁可架上药生尘……难道你就这么冷酷无情吗!”

  “呦呵,你还敢威胁我?”掌柜看了一眼,转过头瞪大眼睛。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能不能让我先欠着,我到时候一定还给你,真的,我发誓!”苏乞巧赶紧摇摇头,眼泪都溢出了眼眶,“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双倍的药钱,求你了。”

  “哼,我告诉你,横幅是那样写的,可是那也要分人,我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说来就能来的,而且我是掌柜我说了算,你识相点地拿着你的破碗赶紧滚吧,不要在这丢人现眼了!”

  掌柜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重重一声关上了大门。

  苏乞巧面色惨白,任由风雨淋湿了衣服也毫未察觉,抬起头,看着悲田养病坊的匾额,脚步一顿,红着眼睛,惨然一笑,撑着雨伞毅然决然地跑远了。

  苏乞巧迎着猛烈的暴风雨,一路上又笑又哭,她也怨不得谁,世道如此。

  

举报

作者感言

如意瓜瓜

如意瓜瓜

感谢各位书友们的支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的这本书马上就可以签约了!那些投资的书友们,还有投推荐票的朋友们,瓜瓜没有让你们失望!从今往后,我一定继续努力,感谢大家一路的认可和陪伴!

2020-07-02 14: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